我正念闯出县公安局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14日】2003年3月2日晚10点,乡派出所邪恶之徒突然开警车到我家搜查。因为我们全家刚炼完静功入睡,听到吵嚷声就急忙穿衣,邪恶之徒发现堂屋桌子上放着师尊的法像就去抢,丈夫急拦也没有拦住,我多次从恶人手中去夺也无济于事,对不起师尊。之后县公安局来一辆警车4个人,它们气势汹汹,拿着手铐和搜捕令,简直就象土匪一样,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就连我女儿睡的房间也不放过。孩子睡着了,硬是叫孩子们穿上衣服站在一边,孩子们冻得发抖,我大女儿不愧是师尊的小弟子,她机智地把她和妹妹看的经书《转法轮》藏在胸前衣服里,保存下来了。一台VCD机(我们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快讲》,为了更多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就用省吃俭用的钱买了一台VCD机)也被邪恶抢走,并搜走真相光盘5片,三本《转法轮》,给新学员请的《大圆满法》及炼功带,还有平时看的明慧资料,全部搜走。因我们是农村,县里传递资料的大法弟子因2000年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师父新经文半月或1个月或更长时间才能传到,深知经文资料来之不易,我们万分珍惜,如有的来一份,我们为了更多的同修都及时看到师父的教导,我们就把他抄写下来。恶警们搜查时对我用于给孩子做衣服用剩的红、黄颜色的布边也拿走,说对照一下(因为一夜之间当地乡间小路、公路两旁到处都飘挂着写有“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的横幅、条幅、真相传单)。

3月2日晚11点20分,恶警把我带到公安局二楼一警察的办公室,它恶狠狠地说:“资料和光盘是哪里来的?”我没回答,用眼直盯着它,它显得有些恐慌,猛一把抓住我的前胸衣服,用力把我甩出2米多远,并说:“我叫你瞪。”这时屋内的几个年轻的警察赶忙躲到屋外。它说我态度不好,嘴里还嘟哝着:看我咋收拾你,叫你嘴硬。我扭头看了它一眼,黢黑的脸,50岁左右,一个手里拿铁锨,一个手拿火钳,又是向屋外吼“来两个人!”之后问我:“你娘家是哪的?”我反问:“你问这干啥?”它凶狠的叫道:“这是该问的。”我昂头挺胸,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怕。在这屋只停有几分钟,它看没招,就和瘦脸警察把我架到二楼一间宿舍,放着二张铁床(上下铺单人床),邪恶先把我的左手戴上手铐,它怕松,“咯吱吱”随着它一咬牙手铐整个压进手腕肉里,我毫不畏惧,眼望前方,我连看手一眼都没看。我心里背:“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师父2001年9月8日《也三言两语》)它把我“火”字型铐在铁床栏杆上。我不理它,闭上眼睛背法,发正念。恶警凶狠的吼道:“不许闭眼,你炼功呢?”并用手狠狠地推搡着我。它最怕我闭眼,我一闭眼,它就吼,它既恐惧又得意地说:“说吧,不说没你的好。”它散布它的歪理邪说,我就不听,背法,它看不行,又拿起一本绿皮厚书,说我给你念一念,刑法第XX条,我头一扭说:“不听!”它又放下,走来走去,一会儿在我面前站几分钟就走了,一会儿又来了。这时,我刚进来时,床上躺着一个年轻警察嫌我打搅它,就说:“把手铐再铐高一点,把胳膊拉直。”恶警问:“这个法啥时见效?”“一个钟头就见效。”(指我就屈服了)可它哪知道,对于一个常人可能见效,可对于大法弟子就不行了。

停了一段时间,我的慈悲心出来了,我何不向它洪法呢?我就开始向它洪法,我没有一点为私为己的想法,我说:“既然你又睡不着,那我给你讲真相吧!”由于我不断近距离发正念,恶警善的一面出来了,忙说:“行,你是什么文化?”“高中。”它还说:“我好和有文化的人讲话。”但我首先强调说:“我可不是在向你乞求什么!我是真的为你好,因为我们在这里相遇是缘份。”它忙说:“你说吧,我听得进去。”我就从身体的变化说起,从一个有病的身体,通过炼功3-4年,全家人都没吃一片药,变成一个好媳妇、好妻子、好母亲等等,大法洪传世界,全世界有60多个主要国家都炼,给李老师褒奖近千项。从天安门自焚真相到12个国家36个洋弟子在天安门前和平请愿,江XX栽赃陷害法轮大法,大建监狱,血债累累,又从文化大革命打倒刘少奇,哪一场运动不是错的,最终平反昭雪,随后大清查,难道你就不为你的明天着想?甘愿当江的陪葬品。善恶有报是天理。

我们虽然谈笑风生,却刀光剑影,斗勇斗智。它怕曝光我们就给它曝光,我问“你家住哪里?”它猛一怔慌忙说道:“你问这干啥?你想到我家给我送资料讲真相呀?”“说不定,我和你爱人是熟人呢!”最后它说:“我知道我初中文化,说不过你,我也很难把你从法轮功里说出来,别说洋的,还是来点实的,你现在不说,你就得受罪。”我说:“我的一切谁说的都不算,只有师父说的算!”我又给它讲因果报应,乡派出所副所长(曾迫害很多大法弟子)因多次抓捕大法弟子,现在已经遭恶报瘫痪在床。恶警自知作恶多端,踱着步,上举双手,面向门口,背向我,学着当年日本侵略中国时讲的一句话:“看起来是我良心大大的坏了坏了的。”这是邪恶发自心底的绝望悲哀的自白。这时瘦警察来替他。我还不失时机的洪法,好象邪恶在一起胆就大了,这时恶警凶狠的说:“我不管什么明天,我也不管下油锅遭报应,只要有钱,今天干这个就干到底。”我厉声道:“钱重要还是性命重要,人死了,钱再多,你能花得了么?”它无言以对。我说你俩都去休息吧,恶警很惊讶“还关照我们?!”我又说:“我们大法弟子到啥时候都是按师父的话做,对别人好,先人后己。”它看着我右手松下的手铐“这个咋办?”(因为刚才我全身心洪法讲真相时,手铐从铁床杆上哗啦下滑,响声很大,恶警也听到看到了,这是师父在帮我!)我坚强地说:“你想咋着就咋着,凭良心吧!”它说:“行,现在不动,明天叫你立着脚尖。”意思是比今天拉的还高。)邪恶之徒走了。瘦个子坐在我面前的椅子冲我说:“给我讲「讲法」吧!我还是第一次听这么亲切的说话呢。”我说:“我给你背我师父的《洪吟》吧!”“苦其心志”、“做人”等等,又背师父的新诗“淘”:“天倾地覆落沙尘 毒害凡世几亿人 慈悲救度知多少 中原处处添新坟”它接着说:“历朝历代皇帝腐败,也没出现你说的什么落沙尘呀,还有中原处处添什么什么。”它是不愿说“新坟”两字,我补充上是“中原处处添新坟。”每当它无礼说到师父的名字时,我义正词严地警告它:“不许提我师父的名字。”“那你叫我说什么,说法轮大法好?”我说你还是多喊喊“法轮大法好”吧!

每当邪恶之徒为了消磨时间而问话时,我就不理它,我不能把大法当口头禅随便讲的。

我的全身被师尊强大的能量加持着,身体变得高大、空,整个身体象浮在透明的啥东西上一样,舒服极了。胳膊一点也不疼,我微闭双眼,沐浴在师父洪大的慈悲中。邪恶穿着大衣,还冻的直抖,可我头上却热的冒汗,怪不得邪恶说我炼功炼到这种程度,它嘟哝着睡着了。它哪里知道,这是我们的伟大师尊在为我承受巨难!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怕,弟子誓死坚信师父坚修大法,维护大法,就是钢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能背叛师父,背叛大法。我从家来一路上不停的发正念,因近距离发正念,效果很好,这是多难得的机会呀,我始终精力充沛,头脑特别清醒,我心说:“师父啊,弟子决不能在这呀,我还有很多正法之事要做,有缘人正等着得法呢,有的新学员,静功动作还没教会呢,我必须走出去,任何时候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

我慢慢试着轻轻移动手臂,两个胳膊麻木,没有任何感觉,不能执著,随师父安排,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这时肚子有点疼,想去洗手间,感觉越来越强,我轻声喊:“值班警察,我要解手(上厕所)”。它睡的正香,睁开眼说:“你炼功吧。”停一会儿,感觉越来越强,我大声说:“解手也不让解。”他嘟嚷着:“还真善忍呢,连这点都忍不住。”我说要不叫出去解手,我就解这屋,同时我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他忙摇了摇头走了,一会儿和恶警来了,它们先打开右手手铐,帮手抡胳膊活动,因为整整大吊铐5个多小时,胳膊麻木,无知觉,也不疼,而左手去掉铐,手腕被勒进很深的沟。邪恶怕出危险担责任,慌忙给我活动胳膊。我心想,我要出去,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公安局这样迫害大法弟子,要给你们曝光。在去厕所的路上,我细心看了看大门,它们就吼道:“看啥看?”我平静的说:“看看你们的车。”上楼后,恶警把我领到他住的屋,把我铐在办公桌的腿上,我只能坐在地上,它扬言:“不许睡觉,精神挺好的,看你能熬几天。”它们的目的是利用这种迫害来搞垮我的意志,得到它们要得到的东西,多邪恶呀!之后,恶警狂言道:“等着你的师父来救你吧!”我严厉的告诉它:“不许你叫我师父的名字。”他哼了一声:“自己还保不住呢!”这时门外的风特别大,门帘、窗帘当当响,恶警恐慌地问:“谁来啦?”我说风刮的。

不知过了多久,这时我的右手从手铐里滑出去了,我一看两个邪恶之徒睡的正香,我发一念,请师父加持弟子,我用功能定住局里所有的邪恶之徒不醒。我左手掂拎着手铐,跑下楼,正巧正东有门,锁只在门上挂着,没有锁,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我顺着一条胡同向北跑,没有往回家的方向跑。我正跑着,一只狗狂叫,我马上立掌发正念,狗不叫了。前面一条高高的院墙挡在眼前,贴墙有一厕所,上面用石棉瓦盖着,我强抓着,随着叫一声“师父加持!”,一跃身上墙,沿着扎着玻璃渣的墙“嚓嚓”走着,正好墙边有一棵树,我抓着树干,轻轻一落,身子象棉花一样落在地上。就这样我正念闯出魔掌,在亲戚和功友的帮助下,又汇入正法洪流之中。

后来,我打听到,当我早上6点左右从公安局走脱后,邪恶更加疯狂,警车咆哮着又奔到我家,它们骗丈夫说:“你拿着钱去把她(指我)保出来。”还撒谎说让我大女儿去“对口供”,这样把丈夫和女儿都拉走。它们把丈夫直接拉到看守所(地址不详),叫写个保证书就放了。我丈夫坚决不写。我女儿说“什么都不知道。”它们无奈把女儿放回来。

就这样好端端的家,一夜之间被迫害的妻离子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