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北京大法弟子数次正念走出看守所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8日】我是一名北京大法弟子,1997年7月有幸得大法,师父从地狱中把我捞起,我找到了回家的路,返本归真之路。

1999年8月24日,那天正是中秋佳节,我去同修家签一封上访信。信的内容是三条,1.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2.要求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3.要求还我们师父清白。签完字之后,我和同修又去另一同修家的路上,我突然被三个人劫持到车上,后到怀柔,才知道他们是国家安全局的。在怀柔被无理关押三天后,又被拉到大红门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有一次提审,不法警察把我带到一大间房子内,屋里坐一大排人:好象有当头的,有摄像的,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说:判你三十年。我说:关我一辈子我还炼。不过当时我确实不知关多长时间,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被关一月后,看守所通知我丈夫带1000元接人,说是关押的费用。

2001年8月14日清晨,我和同修去往路上的报刊栏贴大法真相,不慎被出租司机举报,来了警车把我俩绑架到派出所。一个长得比较黑的警察逼问我姓名。我不配合,他就打我嘴巴,还踢我小腿,后把我带到后院铐在椅子上,牵来大狼狗,我也没怕。到中午警察把我俩押到朝阳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后,我一直不配合,恶警们七八个人对付我一个,他们把我压在地上。我快要挺不住时,我喊:师父帮我。话未落,一个警察说:算了。在十一前我绝食抗议,我绝食5天,恶警们5、6个还有我们号里的犯人彭X强行摁住给我灌食两次,一个恶警还使劲踩住我的胸。后来我们号里的号长和犯人彭X在警察的指使下把我带到厕所里又毒打我一顿,我一直正视她们。我的正念越来越强大,清除另外空间在此干扰的一切邪恶。11月20日我又一次绝食抗议,我暗下决心,不还我自由决不进食进水。绝食第三天我被带到蓝岛洗脑班,警察看我根本不听叛徒的胡言乱语,两天后又给我带回看守所。回来后在警察的指使下,号长和彭X几个犯人又对我下手,想叫我进水,我不妥协。绝食第七天我被无条件释放。这期间我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

2001年12月24日,也就是释放我还不到一个月(当时我的脚长疥疮走路很困难),晚上11点来钟,两名警察和几个便衣来到我和丈夫租住的房子,抄走大法书和真相光盘等,把我和丈夫绑架到派出所。我俩被关在铁笼里一夜(我一直不停地发正念),第2天早晨警察把我丈夫带到办公室问他,之后让他走了。我被带上车拉到医院检查,叫我接尿化验,我闪一念:要怀孕就好了(看守所不收)。我接了尿,马上想到:决不配合恶人。我把尿倒掉。两个警察恶狠狠说:直接送。大夫把我扔掉的接尿杯子拣回来化验,之后说:你怀孕了。(我心里明白,我不可能怀孕的。)之后,警察通知我丈夫把我接回。

2002年1月1日我去天安门想证实法,不慎又被警察非法抓捕。警察逼我丈夫搬出那一片,到别处租房住,我丈夫只好托朋友临时搬到很远一处。我被派出所关押八天,白天晚上都有5、6个人寸步不离看着我。我发正念晚上一定离开这里,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走脱。出来后我无处安身,警察又在我们新搬的房子那里守候一星期。后来我在好心朋友那里过了一个春节。

2002年8月初,便衣到我和丈夫租住的房子来,被我丈夫识破,我只好又离开这里在外漂泊。几天后,那两个便衣带着警察几次半夜来到丈夫租住房子那儿查户口。

2002年11月份,派出所两名警察到200里外的我老家去,从我哥那得知丈夫租住房子的电话,两警察把我丈夫又带走大半天,到晚上才放回,想找到我的下落。

我希望所有善良的人站出来,制止江××这场对修炼真善忍的人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