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10)

【明慧网2003年3月16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在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迫害必须立即停止!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走出来向人民讲清真相。当一个善念尚存的生命,无论他原来如何受到谎言蒙骗并显得多么顽固,明白了真相时,他的心灵都会受到震撼,相信明白了真相的人们会对他们自己的未来做出明智的选择。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走到那里,真相就讲到那里

上车他们立即开始发正念,清除影响司机和乘客了解真相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发了约十几分钟后,一大法弟子拿出一个光盘对司机说:“请您帮我放一下这个光盘给我们看看好吗?”司机说:“行啊!”播放开始,图象却显示不出来。司机说:“先前放还好好的,怎么放不出来了?”大法弟子知道这是邪恶在干扰,于是对电视发正念。不一会儿开始有了图象,但有跳动感,大法弟子继续发正念,电视越来越清楚。于是荧光屏上出现了法轮功的真相画面,司机紧张地说:“哎呀,放这个录像,如果有人举报,不把我车子给他们扣去吗?”大法弟子继续发正念,对司机说:“没关系,这是正义的!”这时一乘客跟着说:“现在谁还给╳╳党卖命啊?”另一位乘客说:“╳╳党动员我们入党我们都不干了,╳╳党太腐败了!”乘客们不约而同发出一种呼声:“放吧,我们不会举报的。”就这样在正念的作用下,成功地播放了真相光盘。

某乡镇大法弟子多种方式讲真相的经历和体会

1)当我从劳教所被释放后,我回到了家乡。通过静心学法、发正念,我深感自己的责任重大,应加倍完成讲清真相的使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几经险境,筹备到了真相资料、标语、“法轮大法好”等横幅。

在当时人力有限的情况下,几个功友一夜之间发放了两镇街道的真相资料,贴了标语,张挂了条幅。610恶警瞎忙了一阵子后,无可奈何地只好干着急。功友们继续静心学法,坚定严肃地发正念。在恶警几次全县范围大戒严、大巡查之后,我们进行了第二次讲真相活动。这次我们到较远的镇街去做真相,做了好几个镇后,全部安全返回。提前约定的讲真相之夜刚好天降小雨(可能是天意让世人早睡,好方便我们做真相吧)。

2)我们在2002年春节期间,改变方式化整为零地讲清真相。或走亲戚,或向赶集人群,或进茶馆发红包、发资料、送光碟,或放气球。尤其是除夕之夜,递真相资料是最好的机会。后来,我又利用自己乘自行车之便,又到了另外的较远的镇街夜递资料、贴标语。一夜,我到一所中心小学发放真相资料。我的镇静稳住了一位惊吓呼喊的中年教师,接下来他主动来了解真相,并要了资料和真相光碟,以后我还不时寄资料给他。

3)在今年四、五月份之间,我们采取有针对性的张贴标语同时配以文字说明的不干胶或寄信到公、检、法、政府等部门或专人前去递送真相光碟等方式,有力地破除了4月份610恶警的全县大抓捕。与此同时,向另外4个镇街递真相资料声援了被绑架关押的同修。最后,警察无可奈何地释放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4)六月下旬,我们又成功地到本县城用自动喷漆或手写或字板喷写大法标语,全部安全返回。这一次同修的亲戚也参与进来了,人数也增加了。天又下着小雨相助,一切都在变化。目前我们已经在多个镇街上撒了上万份真相资料。

国内目前讲真相的地区差异很大。南北、城乡、市郊……各不一样。师父说:“顺便啊,再说点小事儿。大家知道,我们现在人力很有限,证实法中大家不要光顾了这个就不管那个。就是说我们不要把力量都集中在一点,尽量要顾全整体。把我们当前所做的这些事儿啊,都做好。”(《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试想,整体范围内的乡镇街道、边远农村,是不是整体中不可忽视的一方面?一个重点?是不是目前正法进程中的一个阶段?一个过程?厚此薄彼的现象,是不是我们的不足之处?

堂堂正正讲真相

有天晚上我去发真相资料,可那天我就是心里总有些忐忑不安,虽发着正念,有些狗还是狂咬乱叫。这时,就有的人家打开了门灯。此时,我心里就有想到别处发,离开这里的念头,但马上又想到:师父有一篇经文叫《随意所用》,那么我们大法弟子做正法的事时,也应该想在哪儿做就在哪儿做呀!不应受常人环境的制约。没什么可怕的!想到这里我就继续挨家挨户地发着。突然,就听到后面有人开门并伴有咳嗽声,我快步前走并停止发材料,只听后面有脚步声并叫道:你是干什么的?站住!于是我就跑了起来,他紧追并嚷到:站住!追上非打死你不可。很快他追上了我。这时的我反倒心中平静下来了,立掌发正念,并停住了脚步,一回头正好和他面对面。只见他是个年轻强壮的小伙子,一米七几的个头,手里拎着一根约二、三寸粗、一米多长的棍子。我微笑着说:“我相信你是个好人!”他问:“干什么的?”我回答:“我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到我们这儿干什么?”他说。“发真相材料。让人们了解一下法轮功的事实真相。”我回答。

“炼法轮功的,我还以为是干什么的呢!嘿!我姐夫就是炼法轮功的,他叫XXX,你认识吗?行啦!快回去吧!天都这么晚了!”他说。我说:“我不能回去,因为我还没发完哪。”接着向他讲起了法轮功真相:“法轮功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媒体对法轮功的报导完全是栽赃陷害,法轮大法只是教人向善,无论在哪儿都要做个好人。其实,中央有些领导人是反对江XX迫害法轮功的……”我能看出他在认真地听着,最后他说:“那你就去干你的事吧!”这样,我就给了他份真相材料,他欣然接受。分手时,我说:“希望你能理解法轮大法,并愿你有个好的未来!”

川东大法弟子乡政府前讲真相

(一)

2002年5月30日和31日,川东某乡不法之徒强行闯入大法弟子住宅,到处乱翻,不但拿走东西,还绑架了两位大法弟子关在乡政府。6月2日逢赶场,大法弟子们商议去坐茶馆(在茶馆可以切磋、交流),茶馆的老板说:“乡上打了招呼,不让你们炼功人来坐茶馆。”功友们想:不能让邪恶破坏了我们交流的环境。商议6月3日到乡政府去讲真相,要求放回被关的两位功友。

6月3日上午九位大法弟子来到乡政府。有的在里面发正念,有的在外面讲真相。在乡政府门外讲真相,听的群众很多。功友玉莲(别名)坐在乡政府门外,一面讲真相,一面洪法,听的人越来越多。乡政府不法之徒周建江把玉莲提起来说:“不准炼功,在办公室炼功是围攻天安门,在大门外炼就是围攻中南海。”她继续讲真相。不法之徒看听的群众很多,很害怕,就来抓她,她为让更多的群众听到真相,就发了一念“邪恶抓不到我”。她在前面跑,三个不法之徒在后面追,虽然离她只隔一尺多远,就是抓不到她。她想:不行,我得到乡政府门口去讲真相,她就对不法之徒说:“不准动。”不法之徒就走开了。她又到乡政府门口继续讲真相。

(二)

进到乡政府的功友被不法之徒锁在里面。一位50多岁的功友,家里有小孙子无人管,想回去看一下,大门锁着出不去。她钻到乡政府邻近的一家人的楼上,想从一丈多高的墙上跳下去,刚这样一想就已经下去了。赶场路过的人看见都吓坏了,马上问她摔伤了没有?她说:没有事。她没有回家,就地给大家讲真相,听的人越来越多。接着又到乡政府门口和其他几位功友一起发正念。11点一过,几个不法之徒冲出来,把这四位大法弟子抓进去和里面的五位大法弟子一起关在乡政府厕所下面堆垃圾的过道里。过道很窄,只有2尺多宽,还堆了些垃圾。过道很黑,又臭,灰又多,蚊子也很多。不法之徒把大法弟子关在过道里,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也不开门,就这样关了两天。晚上蚊子特别多,只听见嗡嗡的叫声,蚊子却不咬他们,他们也闻不到臭气。被关的大法弟子中有一只电子表,看不见时间,但每小时响一次,他们就利用这个条件,整点发正念,同时利用发正念中间的时间背经文、“论语”、《洪吟》,唱“法轮大法好”的歌曲。不法之徒守着大法弟子们,不给开门,不让上厕所。大法弟子只好在被关的过道里解便。但谁也没有觉得有臭气。不法之徒已好几顿没给大法弟子饭吃,也不给水喝,可是他们精神都很好,没有饿的感觉,早上起来,好像刚吃过早饭一样。

(三)

6月4日上午,不法之徒带着他们去找家属拿钱,谁家都不拿钱给他们,没弄到钱,又把他们拉回去关起来。下午又拉了几个大法弟子去拿钱,谁家也不给钱,不法之徒看到拿不到钱,就强行踢门、撬门拿东西,抢走了大法弟子的70摩托一辆,25寸彩色电视机两台(海尔、西湖牌各一台)、双卡收录机一部,人民币400,黄谷500斤,(邪恶之徒周X本来要抢1500斤黄谷,该大法弟子说:你们抢大法弟子的东西,我要上明慧网给你们曝光。周X害怕了,只抢去黄谷500斤)。

智慧讲真相

一次出差,和检察院的人一起去。去之前我起了人心,不知怎么对这些人开口讲真相。出发前吃饭,我暗发正念寻找机会。这时旁边一人说起他去普陀山进香的事,原来这三人都信佛!我心里对慈悲的师父的安排无限感激。这人讲的都是现代和尚乱法之事,我对这些破坏佛法的行为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还没等说起大法,检察院的人就说:要说炼法轮功的人还真行,他们去中南海也好,市政府也好,走后地上都没有一片纸。我立即接口:我对法轮功太了解了,我好几个同学都炼,我对他们坚持真理的精神非常敬仰。接着就讲了很多同学遭迫害的事实,佛家因果报应的故事,大法洪传情况等。后来发现他们都很爱听,佛缘也深,还有人有些超感功能,我又利用以后几天分别给他们讲了好多师父讲的高深法理,告诉他们今天的人来源都很高,应该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会。对这些他们半点也不排斥。后来提到江XX,两个检察院的人都说:他怎么那么讨厌!看见他就恶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