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凭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我走到今天


【明慧网2003年3月16日】我在几年的修炼全凭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才走到今天。因为我业力太大,一开始修炼就消业,大业小业一个接一个。几次消大业都凭坚定信念、凭悟顺利的走了过来,走过之后真正感到了法的威力,师父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理,是超常的科学。

在1999年7.20的前两天,恶警把当地所有的辅导员、站长都抓起来了,学员们第二天,也就是7.20的前一天去省政府上访,学员们都整整齐齐的站在马路边上,大概有一千多人,等了一天也没听到答复,在那住了一宿,第二天又去,等了一上午的答复是,从省政府出来了二百多名干警,把学员都装上大轿车,两边有警察挡着,一个人也不让走,我当时想:我就不上他那个车,这一念一出,我很顺利的走了出来,出来后到汽车站,坐上汽车往家走,走在半路上想去我妹妹家看看,半路下车到妹妹家住了一宿,第二天(就是7.20)就走不了。车上都有警察,走亲戚也不让上车,走不了,只好住了4天才走,走时没想什么,在书包里装了师父的一套讲法带,还有两本书,上车时挺好,啥也没说,可走了一段路,就有警察上车检查,查到我的包了,我没害怕,很坦然,没想到司机给说话了,他说:“书包里没书,上车时检查过的”。就这样警察也没翻,就过去了。那时我就体悟到了真能做到遇事不慌、坦然不动就会顺利过关。“7.20”后铺天盖地的谎言,造谣污蔑的宣传,我的心一点未动,我还是坚持天天学法炼功,我跟前的一个同修不但把所有的大法书都交了,还找人到各家去要书,她和我前后楼住,她没到我家。

但是,也不顺利,家里人看到中央新闻天天报道的谎言很害怕,不让我炼。我坚定的告诉他们,你们说什么也没用,我坚决跟师父走,要一修到底。几次想去北京上访,也没去成,定好日子,要去北京的前一天,派出所叫我去,我在派出所讲真相,讲大法怎么好,讲我几年来修炼的体会,修大法后思想的升华,身体的变化等等,告诉他们这对国家是有好处的,对人民也是有益的,媒体中关于法轮功的宣传是不真实的。可是所长、队长一点道理都不讲,他说,“你说好,你炼,我们给你找个地方炼。”就这样把我劫持到了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后,我看到已有十几个同修在里面,她们都是去北京的,有的走到了,有的半路截回来的,我听了她们去北京的经过,说了同修在北京正法的壮举,我从心里感到自己差的太远了,还觉得自己修的不错,真是羞愧难言。听了同修讲的,好像自己刚入门一样,同修背师父的经文、《洪吟》都背的很熟,我越觉得自愧不如,下决心,赶快回家学法,不能在这呆了,这里不让炼功,不让学法这不是我呆的地方……。

2000年元月1日,所长叫我和另一个同修拿被子走。派出所为了要钱,把我们又拉到了派出所,等到晚上12点才让回家。原来是叫家人交4000元钱,家里没钱,只好到处去借。就这样等到了12点,还强迫写保证,还叫撕师父的像片,给了我三张,让我装到了袖子里。这时动了人的念,怕他们搜出像片等杂念。一动人的念,师父的话一句也想不起来了,那时像个木头一样,就听了他们的命令和指使,做了不该做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刚说完就想打嘴,一到院里就无名的大哭,警察问话,不哭了。一出派出所的门就又开始大哭,一直哭到家。到家后,不想哭了。从那以后,我下定决心,再不能叫邪恶抓起来,如果真有考验,决不能马虎,不能听邪恶的命令,一定要对法坚如磐石。有了这一念,在这三年的正法路上,从来都没有害怕过,不管邪恶怎么猖獗,不管是跟前的同修被抓,不管有多大的麻烦,心理从没有过“怕”字,每天照常干我该干的正法的事。师父说:“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转法轮》

身体上的干扰一直很大,有时痛的走路都很困难。但是,不管怎么难受,只要有材料我照常去发,给领导写信,给有关部门写信,寄材料,说服力强的材料,要复写好多份往出发,往柱子上写,往柱子上贴等等形式讲真相,都没有出问题。虽然没出问题,但也有几件有惊无险的事,我把他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第一件是在2000年夏天的一天,同修叫我上午去她那拿材料,那天吃过早饭后,就是难受,我想下午再去吧,等下午去了,小店锁门。我当时很纳闷,她平常天天开门呀,一路上自己恨自己做事不果断,恨也没法,只好回家了。过了一天去了没人,又过了两天去了还没人。一打听才知道就是叫我去拿材料的那天上午给抓走了,还抓走了县里两个拿材料的同修,这时我才想到是师父在保护我。

第二件是2001年夏天的一天,给我们送资料的同修好几天没来,我心里很不放心,越想越坐不住,我骑上车子就到同修家了,去了一推门没人,我返回来推另一个门,也没人。当我往回返的瞬间,不知从那出来了几个便衣,问我找谁,他们那突如其来的动作,我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把我问乐了,我哈哈一笑说找老太太,这时同修9岁的女儿出来了,我说你奶奶呢?她说领妹妹回老家了,我说你爸爸呢?她说没在家。我不慌不忙的推车子走了。走到一家卖西瓜的跟前,我下车子买了个西瓜,这时我看到后边俩人骑车追上来,我心里一点没害怕,我就在那挑西瓜,等把西瓜买好了,再看两个人没有了。这时我骑车就走了,走着走着,有电线杆挺好,我想贴个材料,刚下车还没贴,在跟前一个车停下了,我心想是不是追我的车,我就站那不动了,等了一会,车开走了。我把材料贴上就走了。后来才听说资料点给抄了,抓走了好几个人,那几个便衣就是在那等着抓人的。那时我真的体会到“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

第三件事是2001年的夏天,我经常到外面柱子上贴材料,有一天晚上在家属院里贴,我们三个人走到一起了,跟前有几个柱子,想往上边贴,可怎么也抹不上浆糊,粘不住,刚要走,不知从哪窜出来几个公安,一下抓住了我的手,我说,“干什么?”我用劲一甩,把他的手甩开了,我立那不动,发正念,站了一会,我想,我得走,我就不慌不忙地走了,走到拐弯的地方,我又贴了两张,就回家了,到家坐下发正念,不能叫邪恶把两个同修抓住,后来听说,一个走脱,一个被绑架,被绑架的同修也跑出来了,后来听他说动了人的念,不愿意到外边流浪,结果走到火车站又被绑架回去了。

第四件是2002年的10月份,我们这里放资料的点,被坏人举报给抄家了,我在家天天发正念,有的人劝我赶快离开,我家里人也叫我回老家或到别处亲戚家。我坚定的说:哪都不去,他们说了不算,我绝不会听旧势力安排的。师父的话老在我心里装着,师父说:“你们最大的使命就是维护法。”(《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在考验面前,我一定做到证实法、维护法、讲真相、救度所有能救度的生命,不能轻易让邪恶带走。我有了坚定的信念,一点怕的意思也没有,所以一直没受干扰。十六大前夕,邪恶绑架了三个同修,一个同修正念走脱了,好多同修被干扰,放资料的同修家虽说被抄了,同修做的也很好,没有被带走。

现在真正体悟到了师父说的话:“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通过遇到的这几件事,真正的体悟到了“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个人体悟,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