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坚持信仰而屡遭骚扰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18日】过去由于我多种疾病迫使我提前退休,96年喜得大法后通过修炼,我的身体健康了,心性提高上来了,和同修们一起炼功,集体学法,弘传大法,共同提高。7.20后,气候突变,电视报纸大肆造谣,有很多学员被绑架到劳教所、洗脑班、监狱遭到野蛮的洗脑和摧残。

我也遭到抄家监控,一到敏感日,公安局、派出所、镇政府、社区及单位的不法人员就一起到我家,而且还有镇政府、派出所、社区的歹徒,总妄想对我洗脑。他们一到我家我就向他们弘法。

九九年七月的一天,公安局镇政府、派出所、社区、我单位的人员,共有20多人来我家,屋里屋外都挤满了人,问我:“炼不炼功”,并让我把书交出来,我说:功我是炼定了,书没有,他们就走了。我的老伴吓得精神都不正常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好。

2000年7月一天晚上,突然闯进我家三个人把我拖到派出所,由于我们几人联名写上访信,恶人就把我们抓来送看守所。我当时说:“那我回家一趟把我老伴接来和我一起去看守所,因为我老伴已疯,我没儿女,亲属离得又远,要通知他们也来不及,所以必须一起住看守所。”所长说:“你看你,在家炼功多好,写什么上访信呢?”我说:“写上访信是人民的权利,为大法为老师说句公道话,也不犯法,谁知道你们还抓不犯法的人呢?”所长说:“那你回家吧,安排好明天天亮就来。”我说:“不行!因为我妹妹家,弟弟家都没有电话,得把电话打到别人家去传话,必须天亮起床后再打。”所长说:“那你明天九点来吧。”当晚我到家已经深夜十二点了。

第二天我又去了派出所,跟所长说:“走吧。”他问我:“你都安排好了。”我说坦然地说:“行不行也得去?”他就给书记打电话说:“昨天送走了七人还有一人,他家老头有病。”我不知道书记说了什么,所长放下电话说:“你拿六千元押金吧。”我说:“钱都给老头看病了。没有钱!”后来他又说:“要不我们上班,你也上班(上派出所),我们下班你也下班。”我说:“比看守所强,晚上能回家。可是白天没人照管病人。”(有点消极承受)最后在大法和师父的呵护下我终于回了家。

2001年3月,我和老伴儿去看姐姐,镇政府,公安局,等一系列人,全都来找我,到处打听。有一次我回家取衣服,到家没多久。街坊主任就来电话了,次日一早就来我家,问这问那,隔几日,社区书记和公安局大队长及干警到我家非法搜查。我提前把大法书都转移了,他们什么也没搜到,灰溜溜地走了。

2001年6月某日,社区书记来我家,没进家门就大声喊:“昨天下午六点钟开始到各家搜捕,一直到下半夜两点,没到你家来,搜你家吧什么也搜不到,抓你吧你老伴有病没人带,明天就扣你工资,你去张XX家干啥?”我说:“扣工资随你的便,你不会吓倒我的,去张XX(大法弟子)家是我的自由。”可是没几天他就调走了。 但是,直到今天他们仍然来人到我家骚扰。

我们看清楚旧势力的安排,用强大的正念去否定它们,我们就能做得越来越好!我们大法弟子决心遵循师尊指的路一修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