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坚定修炼 再残酷的迫害都没有用

【明慧网2003年3月19日】我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家住吉林省某市,今年72岁了,没有文化。我是96年开始炼法轮功的,炼功前我体弱多病,是医院的常客。自己在病魔的痛苦中受罪不说,给儿女们也带来了许多麻烦,家庭的经济条件也被搞得非常紧张。可是我学习法轮大法之后,只半年时间病就全好了,心脏病、胆囊炎、糖尿病、高血压等病都不翼而飞了。现在我走路一身轻,不但不再拖累儿女,还能帮助儿女们料理家务,有空还能帮助邻居们干活儿,照顾孩子,思想境界也高了。

有一天早晨我出去买菜,被一辆车撞出去10多米远,头被撞在马路牙子上,当时就晕过去了。当我醒来时周围的人都惊呆了,肇事者两口子吓得不停嘴地说:“大娘你可醒过来了,咱们快上医院吧,可吓死我们了。”看到他们焦急的样子,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有师父管,我不会有事的,你们快上班去吧,别晚了。”说着我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走回家去。无论别人怎样劝说我也没要他们一分钱,只半个月时间,摔坏的地方就痊愈了。邻居们都夸法轮大法太好了,太神了。看到我的变化,我的五个孩子中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开始修炼法轮功了,全家人都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伟大。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正度人的法,他让人有健康的身体,高尚的道德,法轮大法真的好!

可是中国这个妒嫉心极强的小丑——江泽民,却因为炼法轮功的人太多,就吓掉了魂,在全国范围内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江泽民这伙流氓邪恶集团到了一句真话也说不出来,一件真事也不会做的程度,它利用手中的权力,给法轮功造谣,诬陷,栽赃,陷害,严重地破坏了中国宪法,他不许大法弟子说话,不许上访,根本不讲人权。我的儿女们为了制止这场迫害,澄清大法清白,去北京上访,向国家说明真相,却被关进了劳教所。就连我这个一个大字不识、平时不常出远门的老太太也不放过。当地派出所去我家,逼我写保证,我坚决不写,他们就威胁我的儿子写,逼得他写了:一定看着我,“不让进京”的保证才离开我家。我是大法弟子,谁替我写什么也没用,我现在就严正声明,我儿子替写的保证书作废。我就是不配合邪恶,坚修大法。

现在这儿大法弟子是没有人权自由的,出门办事、上街买菜也经常被特务盯梢,同修之间见面说句话,他们就以非法集会为由抓人,尤其到了象7.20、4.25,中央要开什么大会等的敏感日子,他们就开始干扰大法弟子正常生活。更有甚者无故抓人。我的大女儿早晨正在家中做早饭,就被他们强行抓走,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的大帽子,关进了看守所。我的二女儿也因进京上访被关进了劳教所,并被开除工职。上访已经没有人听,也不给说理的机会,所以为了证实大法,我的儿子去了北京天安门,打出了大法横幅,大声地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结果被天安门的恶警们打得遍体鳞伤,至今还被关在劳教所里。

中国的劳教所是人间地狱,恶警们天天逼着我儿子写保证书,不写就打,他们用天天坐板不许动,不许睡觉,不许家属接见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还经常用鞭抽、电棍电,让刑事犯随便打大法弟子,使大法弟子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他们为了让家属交钱,才允许我和儿子见面。当我看到儿子时,几乎不敢认了,儿子健壮的身体变得皮包骨,眼窝深陷,身上有许多伤口,溃烂、流脓,不知那些人面兽心的警察怎样把他折磨成这样。因为两个队长把他押出来见我,不许我们随便说话。可是他们不注意时,儿子才小声说:“他为了让我写保证,把我天天关在潮湿的菜窖里,越潮伤口越疼,但这招对大法弟子是没用的!”看到儿子被折磨成这样,叫我们这些亲人怎能不难过呢。

由此我们不难想象狱中的大法弟子承受了多大的痛苦。这不正是恶人破坏人类、不讲人权的最好见证吗!因此我状告人权恶棍江XX这伙流氓,他们已经触犯了危害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请国际法庭伸张正义,把他们绳之以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