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一位故友的信

【明慧网2003年3月19日】

亲爱的朋友:您好!

还记得我吗?虽然我们多年没见面,但我知道,您还是一个善良的人。我作为您以前的一位朋友(也许您早已忘记),也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要将法轮大法的真相告诉您,使您能在关键的时刻正确选择自己的命运,也是不枉我们相识一场的缘分吧。

首先我要告诉您,在99年7.20中共镇压法轮功前,全国有一亿人在修炼法轮功,有工人、农民、军人、学生、经理、高级知识分子、党政官员、离退休老干部,包括社会各个阶层和领域的人。面对这样一个庞大群体,我们不禁要问,难道这些人都是后来媒体中诬蔑的“神志不健全的”,或“愚昧无知”的人吗?尤其那些高级知识分子,他们中有北大、清华的博士、硕士、教授、中科院的院士,这些在各自的研究领域取得过成绩的人,会轻易地相信违背科学的东西?他们没有头脑吗?

在国外,法轮大法在60多个国家和地区广泛弘传,得到上千份褒奖。国外的学员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华人中的精英,有睿智的头脑,理性的思考,冷静的分析,敏锐的洞察力,他们会轻易地上当受骗吗?不会。在中国,“其实经过了各种各样政治运动的人们会有很强的分析能力,过去他们有过信仰,有过失落,有过盲目崇拜,也有过经验教训,特别是在文革中受到过难忘的心灵触及,这样的人们叫其随便就相信什么这可能吗?”(《再论迷信》)这说明法轮大法中有令他们信服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博大精深的法理!他揭示了宇宙、时空、人体之谜,第一次将造就宇宙中所有生命的根本大法——真、善、忍展现在世人面前。多角度、多层面揭示了许多人类苦苦探索的未解之谜,决不是说教与唯心,而是真正的科学!

一些科学巨人如牛顿、麦克斯韦,为人类科学做出许多丰功伟绩,后来他们都步入了宗教。因为他们发现自己毕生研究的东西都没有超出宗教范围,宗教经典著作中都有过论述。人不相信神的存在是因为人看不见神,而神会因为人看不见就不存在了吗?就像人的眼睛看不到红外线、紫外线,耳朵听不到超声、次声,人就能否认它们的存在吗?它们是宇宙物质的真实存在,在人还没发明相关技术探测到它们之前,它们已经客观存在了,只是人还没有认识到而已。一个真正理性、睿智的人头脑是开放的,他能接受一切新鲜事物,而不是本能地产生排斥,否则科学也无法向前发展了。朋友,也许您受无神论教育多年而不信神,不信他也是真实的存在,宇宙中人类不知道的事多了。宇宙浩瀚无边,人守着小小的地球,就认为宇宙只有看得到的这一点,就像井里只有微生物、泥鳅、小鱼、小虾一样,不会再有别的了,而井之外——地球之外,有多大,有什么生命就不知道了,固步自封,盲人摸象。

世界上有许多预言家都道出了今天的人类正处在一个重大的历史转折关头,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所以我想把自己知道的真相告诉您。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说过,今天是人神同在的时期,同时预言了99年7月中国(江集团)对大法的迫害以及最后宇宙真相的显现,那时所有的人都会震惊得目瞪口呆,那时善恶有报的古训就要兑现。早期的玛雅预言、印地安人的霍比预言、我国历史上的“梅花诗”、“推背图”、以及刘伯温的“烧饼歌”等都预言了这些,也就是说世界各民族的祖先早就知道今天要发生的事情,留下预言的目的,是要后人在关键的时候,保持善念,善待他人,以免遭淘汰的危险。

也许有人会说,我也没迫害大法,当权者说大法不好,为了生存,我只是随和。可是天理并不是这样的。人们都听说过《窦娥冤》的故事吧。一个善良的弱女子被贪官冤杀,震怒了天地。窦娥临刑前的3个愿都兑现了:血溅白练,六月飞雪,亢旱三年。我们就说“亢旱三年”,窦娥被杀后,她所居住的地方果然三年大旱,颗粒无收,饿死不少人,当时的老百姓就有对天喊冤的,说我们没参与迫害窦娥呀,是当官的干的,报应他一人好了,为什么连我们一起报呀?其实“善恶有报,分毫不差”天理是绝对公平的。当时窦娥蒙冤时,谁都心知肚明,但人们那个私心呀,使人泯灭了做人的良知,没有一个人敢替她鸣冤、阻止迫害,人人都为了不连累自己而保持沉默或认为与己无关。其实对恶势力的默许就是对善良的迫害,如果大家都有正义之心,伸出援助之手,采取不同的力所能及的方法去为窦娥鸣不平,就不会有这种千古奇冤了,人们也不会受天灾人祸的连累之苦了。三年多来,江氏的暴政引起天地震怒,中华大地已经降临了大旱、洪涝、蝗虫、沙尘暴以及各种各样的恶性事故,天灾人祸不断。人们啊,赶快警醒吧!不要目光短浅,只顾一时安逸和眼前利益,不要等报应来时再后悔,晚了!

我知道您是善良的,请睁眼看看三年多来发生在中华大地上的血腥的一幕吧!那就是江XX对一亿多法轮功学员的疯狂镇压。江XX先是将自己写给常委的信作为中央文件传达并执行,先定性,定罪,再立法,再伪造证据,以口头传达、不得记录的指示,代替法律,利用司法机关处理法轮功,却不经过正常的法律程序。叫嚣什么“十一前消灭”、“三个月内铲除”、“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法轮功打死算自杀”,甚至丧心病狂的下令对法轮功学员可以开枪射击。公安部还密令打死法轮功学员“不查身源,直接火化”,他们置法律和宪法于何处?从镇压的手段看,对待炼功群众,采用的完全是残酷的、非人道的甚至是灭绝人性的方式。据不完全统计,三年多来,有1600多名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数十多万人被投入监狱,数千人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大法弟子遭受着各种酷刑的折磨,上电椅、电棍电、老虎凳、炮烙、竹签子、甚至将学员绑在摩托车后疾驰,将人活活拖死,女学员甚至被强奸,被电棍电下身……,还有多少鲜为人知的悲剧在发生?其罪恶罄竹难书!

当面对这种对善良百姓的残酷迫害时,我们还能继续保持沉默吗?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曾是纳粹的受害者,他在忏悔自己当年的道德污点时说:“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人为我说话了。”多么沉痛的忏悔!可是一切都晚了,人已身陷纳粹集中营了。面对邪恶做“看客”就等于同谋!对此,爱因斯坦有一句千古不灭的名言:“在长时期内,我对社会上那些我认为是非常恶劣和不幸的情况公开发表意见,对它们沉默就会使我觉得是在犯同谋罪。”当那些“非常恶劣和不幸的情况”发生时,正是人们一次次的沉默助长了这种恶劣气焰,使恶行在人间肆无忌惮。有位作家对文革前后国人的人性做了精辟的论述:“在文革期间,正该是站起来(仗义执言)的时候,每一位公民却都跪了下去(屈从于强权与迫害);在文革结束后,正该是跪下去(反思与忏悔面对强权与迫害的沉默)的时候,每一位公民却都站了起来(控诉与鸣冤)。”文革结束后,全国人民齐声控诉“四人帮”,把所有责任都归于“四人帮”,却很少人像尼莫拉那样反思一下自己面对迫害、面对罪恶的所作所为。

三年多来,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的抵制着邪恶,唤醒着众生,他们知道,许多世人是在江政府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的宣传中被蒙蔽的,所以他们遵照李老师的教导“不能够看到这些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谎言带入罪恶中销毁掉,”(《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大法弟子在残酷的迫害和巨大的压力面前,不畏强暴,敢于捍卫真理;在血雨腥风中,在痛苦煎熬中,为救度众生,本着慈悲善念,舍尽一切,讲清真相;面对世人的冷言冷语,他们忍辱负重,满怀大真、大善、大忍之心,无私无我地默默承受,拿出自己省吃俭用的钱,给世人写信、发传单、送光盘、挂条幅,就是要尽最大能力救度被谎言蒙蔽的众生。面对这些心怀大善大忍的大法弟子,人们的良心能不被震撼吗!

朋友,在和您的接触中,感觉到您正直、善良的一面,这在以金钱为重的当今社会潮流中,是少见的。所以我发自内心的希望您,在对待大法的问题上,保持您正义良知,在内心和思想中不反对大法,保持这一念,不听信江氏的谎言,这就会给您带来美好的未来。对真、善、忍的卫护,是为了人类道德良知的回归。我所得益者,我愿分享与人,请告诉您的家人、亲朋,让他们也明白真相而得救。

最后,让我送您我们老师的一句话:“在这次正法中给大穹一切众生开创了最好的机缘。对一切众生来讲,都存在为自己奠定未来最好的机会。”(《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我现在被迫害得离家出走,流落在京,只能用别人的地址给您写信,请见谅。

衷心祝您合家欢乐,幸福如意!

一个真诚为您好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