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3月2日】我于1998年4月得大法。当时是因为丈夫有股骨头坏死的病,听人说炼法轮功可以治好,我和丈夫一同到炼功点炼功。炼功后,通过和大家一起学法,才知道这是修炼,可以返本归真,当时下决心一定要修到底。自从修炼后,我丈夫病情一天天见好,我以前也有许多种病,也都好了。就在我们全家沐浴在佛恩浩荡的幸福生活中时,邪恶独裁者发动的迫害开始了。

为了向国家说一下炼功后受益的情况,99年7月22日,我和几位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半路被截了回来。2000年2月18日,与几位同修一同到当地原来的炼功点去炼功,被当地派出所、公安局非法抓捕,被送进拘留所关押一个月,经过大家集体绝食,家里人又被勒索了一千元钱所谓的罚款后才被放回家。2000年7月18日,我正在家学法,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派出所的警察,我问他们干什么,他说:有点事要找我了解一下,并让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因学法不深,被骗到派出所,警察问;你现在还炼功吗?我回答:炼呀!炼功做好人有错吗?我炼功身体好了,家庭和睦,不生气打仗还不好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吗?你们还怕好人多吗?就这样几句话后,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里,大法弟子受到非人的待遇,每天只给两顿饭,每顿饭只给一个玉米面窝头,一小碗脏乎乎的菜汤。有一次,有个同修的菜汤里还漂着一个大虫子,送到号里的窝头长了很厚的一层发霉的红毛。

2000年8月19日,朝阳市双塔公安局又把我们十个大法弟子用汽车拉着,在火车站前开公审大会,挂牌子游大街。2000年9月8日,我们有几个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9月16日,恶警把我们几个绝食抗议的人拉到朝阳第一医院打针,也不知打的是什么药。9月20日,恶警又把我们几个同修绑架到马三家继续迫害。到马三家第一件事是不管是身上穿的或带的东西都要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翻个遍,分到具体队和室之后,每时每刻都有2-3人围着向你说自欺欺人的谎言,一直到晚上十多点,有时到十二点,还有的整宿不让睡觉,再坚持修炼的就被罚蹲小号、电棍电,每天晚上蹲地板砖,一直到十二点才能上床睡觉。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常人的执著心太重,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弯路,做了伤害师父、伤害大法的事,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五个月,于2001年2月19日释放回家。回家后,消沉了两个多月,看到师父经文《建议》后,又重新走回大法中来。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而且如果做了有损于大法的事,你要不能够真正地在以后正法中弥补了这一切,挽回那些给大法带来的损失,那就真的很严重了。行不行一念之差,你能不能走出来证实法,也不是随着人多势众就可以过关的。”我马上给马三家教养院写信,给朝阳市公安局长(崔力)、双塔区公安局长(张明华)、政保科科长(白文有、李宪华)、龙山派出所所长(李学志)、指导员(李东明)写信声明以前所说、所做、所写的背离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重新再开始修炼,并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从那以后,每天坚持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按师父说的去做,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最后以师父的经文《正神》与同修共勉:“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