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同修之间“过关”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2003年3月20日】有时同修之间的关很不好过,对我来说,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啥也不想,努力学法,同时不停告诫自己,这和给我过关的同修无关,和常人的事无关,心里痛也好,苦也好,是要把这心放下,修掉,不然决不会无缘无故出现这样的事。通常迈过去后回头看看会明白,客观事情的那个表象根本就是个壳,实质是人的心在后面动,非要你去掉不可。

大法弟子做很多事情,都会出现想法不一,这个对那个错。但我认识到在高层次上看,人间很多表象上的“对错”,都是冲着修炼人的“心”来的,执著人间事务的对错,或聪明才智,会成为修炼的障碍,就会不断出现“我对”“你错”,而有时明明按人间的理来讲,确实是“我对”了,可事情就是不按“对”的走,非要走到反面去,为什么呢,因为旧势力不拿人间的事当事,它们只抓修炼人的心,对也好错也好,心不去,就非得给你颠倒过来。而客观的环境和事情又还有它充足的理由,人就是这么被迷的,修炼人一不小心也容易入套。

但也不是按旧势力想的那样,人间的事就不是“事”。我们都在做正法的事,救度众生对于正法弟子来说是无比重要的,没做好我们还要为之负责。最好的状态是,大家都没有关和难,万众一心,做得越多,救度的生命越多越好。而无奈的状态是,个人的心性问题,同修之间的协调不足,都不时出现,消减自己的心力和整体的力量,正法的事情也因为执著心的放不下和旧势力的破坏出现大大小小的干扰。这时只有同修之间的理解和包容,来帮助,来圆容。大法弟子之间的慈悲和包容,是能相互补漏和为整体补漏的最好的方法。

伤人的时候都是认为对方“自找的”,他(她)做错了他(她)活该,那一刻明白神看人间根本不管事情对错的,只看人的心,看你是如何在各种发生的对对错错的事件中去对待他人的,神是以这个来评判生命的。

在个人修炼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深刻的教训。其实人一生总是在伤人,经意的不经意的,除了傻子。过去因为个性强,很会看人的缺点,伤过很多人,可是自己不知道。修炼后有两次,突然过去所做过的事情全往外打,自己做观众看那些事情中我给过人的种种伤害。那一刻我把她(他)们从我这里身受的种种难堪、痛苦、感情上的折磨、压抑、愤怒、绝望统统尝过一遍,我就是她(他)们,她(他)们就是我,原来这个境界中的所有生命是一体的,我所作出的任何伤害实际也真真实实在伤我自己,可是我在迷中不知道,因此敢肆无忌惮地伤人。那一刻我除了哭得肝肠寸断,不知道该怎样做,因为伤人的事已经做下了,无法挽回了,那时只觉得自己不配再存在这世上。并不是夸张,虽然当时我只是个社会阅历尚浅的女孩子。

这个感受的教训太深刻。可是人就是这样弱啊,时间一长,又会淡忘。又会摩擦,过关。只有不停地告诫自己,用自己所经历的告诫自己,用自己所悟到的境界来衡量尚在人间的自己,还是有帮助的。

正法到最后时期,大家的事情越来越多,必然对心性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有些人的东西又总是留着修不掉,怎么办呢,真的只有时刻告诫自己,用真诚的善意来弥补间隔。

当然说来容易做来难,真的把法放在第一位,把自己放低,真正以整体为重,才能做到。

而真正在矛盾过去之后,心放下之后,发现能够放下心本身并不是“做”到的,是“修”到的,那是一个境界的提升,那是境界。但体现在人间,又必须努力往这个方向去“做”,同时努力多学法。有时关不好过,加上正法形势不等人,又急又气,真的心痛得象刀扎。可是好在现在出现这种情况,就是使劲使劲学法,回头看看:昨天怎么会那么心痛?就是这么回事呀。

过去修心的时候很少有这样感觉。可能因为正法进程越来越快,把我们在飞快地往上带,加上自身的成熟,关上来时也对自己越来越“冷静”,虽然人这面没什么感觉,但境界的提升实际是非常快的,只要真心地在矛盾产生的时候向内修。

由此想到我们今天不同地区少数海外学员出现的情况。作为弟子,第一念应是去帮助同修的,同修做得怎样和自己遇事发出的这一念是两回事,自身的一念体现的是自身的境界,洪大的慈悲那是觉者的境界。作为大法弟子应该爱护这个整体中的每个粒子,即使一时做不到,也要经常提醒自己:施与和慈悲都是无条件的,做到了,那至少是对自身境界的负责。

个人体悟,层次有限,不对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