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亲友讲清真相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2003年3月25日】我因为坚持修炼遭迫害。流离失所后,很多人特别是亲友不理解,加上听信了邪恶迫害大法的造谣宣传和迫害对他们的株连,使讲清真相难度更大,甚至“谈功色变”或回避、驱赶、痛斥或央求别再炼了……。即使这样,我们用大法修炼出的慈悲、正念、宽容与智慧也能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师父说“……要根据接受对象对大法的理解程度和承受能力,恰到好处地去弘扬大法。”(《法轮大法义解》)“讲真相中不要讲高了,主要不是叫人明白高深的法是什么,除非特别好的可以跟他去讲。一般的人你在讲清真相中,你就告诉他我们是被迫害的,我们只是在炼功做好人,人就能理解了。了解了真相后的人们看到所有的宣传都是造谣,人们自然会看到其卑鄙与邪恶,人们知道后会气愤的:一个政府怎么能这样耍流氓到如此程度呢?而且被迫害得这么厉害,遭到迫害的原因却是因为只为做好人。就从最浅显的道理给常人讲,他们不但能够接受、能够理解,也不容易使他们产生误解。你们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你们对法的理解是相当深刻的。你们要讲对法的高层次认识,常人就不容易理解,而且还容易误解。你们是经过了一个很长的修炼过程才认识到今天这么高的,你想叫人一下子理解这么高,他们理解不了,所以不要跟人讲高了。就是对所有宗教的人讲真相时也不要谈高了。就谈我们遭到的迫害,甚至于他们不愿意听其它信仰问题,我们也不对他们谈信仰,我们就是炼功。现在救人也很难,你得顺着他们的执著去解释,为了救他们别给他们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碍。”(《北美巡回讲法》)

下面是我讲真相时的一些对话。

亲戚问:不过日子了,领着一家人炼功,各处乱跑。公安局都下了通缉令了。都是你闹腾的!
我答:我想过日子,可有病难受,想炼法轮功祛病健身。谁想到了今天这一步?

问:国家不让炼你就别炼,你上北京干么去?事弄得这么大,你的孩子在亲戚家躲着走了,公安局把亲家抓大狱里去了,说是“知情不报”,花好几千了还没放出来,不炼功的也跟着你倒霉。谁敢招你啊!
答:抓小孩是违法的,株连九族更是违法,无法无天了。俺炼功做好人,孝顺老人,助人为乐,哪里错了?镇压是错的。炼功人觉得不公、冤,才去北京上访请愿。上访是合法的,不让上访才是违法的。

问:上访也没用,我退休工资原先300多块,厂子叫官贪黄了,现在只给100多,还拖半年。告到县里也白费,没人说理。民不跟官斗。最大的官都不让炼了,还上什么访?炼功不当吃不当喝,你看电视上又是自焚,又是杀人,不炼也好。
答:别听电视上的,都是造谣。法轮功的书我都有,书上明确规定:“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江XX为什么要毁法轮功书,因为它造的谣,书上会揭穿它。俺炼功为了身体好,身体好了是为了去死吗?“天安门自焚”是造谣栽赃,为镇压造借口。说自焚的点火一分钟就被警察扑灭了,那么多灭火器从哪里来的?在火中,喘进去的气都是火,嗓子、气管里都是水疱,医生要切开气管帮助呼吸,切开气管说话很困难,可刘思影切开气管却能声音清脆的接受采访,还唱歌。刘葆荣说喝了半瓶汽油,雪碧瓶那么大,喝半瓶早死了,她却精神十足……真是漏洞百出。哎,我有法轮功真相光盘,有空看看,你就全明白了。

问:我可不看!文化大革命时,俺爹就因为拧一句话被打倒10年没翻过身来。难得糊涂啊!
答:文革时,刘少奇一夜之间成了叛徒、内奸、工贼,罪证俱全,其实也都是造谣。邓小平三起三落也被整得够呛。冤假错案害死了很多人。宣传的都是:造反有理。当时迫害凶手被提干、升级、奖励,红极一时,不可一世,根本不想将来怎样。也有很多人冒险保护受害者,甚至被株连治罪。文革刚结束就平反了,凶手就以“知法犯法,家法制裁”被拉到云南秘密枪毙,恶有恶报;而保护善良的,却赢得颂扬,子孙都受益,善有善报,好人有好报。法轮功很快就平反……。

问:江死不了,谁给你平反?你就老实躲着吧,别老说法轮功。你在我这吃住都行,可别再把我牵扯进去!窝藏你我也得挨整。
答: “窝藏”这话不太对,俺不是罪犯,是好人,应该叫“掩护”。你留我在这里住,对我真好,我也得叫你知道俺是怎么回事,省得你害怕不安全,绝没有电视上胡说的杀人、自杀的事。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死了不要紧,可不能坏了名。你知道俺多么冤吧?家不敢回,班不敢上,儿子说不上媳妇,小孩不敢上学,前途都耽误了。警察逮,坏人告,亲家恨。你要不留俺,说不定又得找个园屋(野地里的小屋)或柴禾垛冻一宿。冰天雪地多冷啊!到亲家要口饭吃,人家都害怕。仨月没换衣裳了……。俺因为炼功做好人被坏人迫害到这一步的。早晚得叫咱亲朋好友都知道法轮功冤。

问:你别那么犟了,给政府认个错,电视上曝曝光。好过日子啊!象XXX现在不炼了,多自由啊!
答:镇压是错的,俺没错,认什么错啊?背心扣子的话我不想说。炼功前,我百病缠身,30多岁象个老头,面黄肌瘦。发病时手脚冰凉,连心跳都摸不着了,就差那口气没咽,一个月犯十几回,钱没少花,就是治不好。班都上不好,活着不如死了好。炼功后,病都好了。俺一家人5年没有闹病的,再也不难受了。如果不好,怎么那么多人炼呀?法轮功好就是好,昧良心的事我不干。你对我这么好,困难时帮我,我应该报答你,如果有人逼我骂你,我死也不干。恩将仇报那还是人吗?俺本来很自由,迫害是强加的,俺不服。你爹他老人家挨整十年不也是为坚持一句话吗?坚持真理没错。

问:坚持真理没错,炼功好病我信,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你斗不过XX党。
答:唉,你听听法轮功书上怎么说的:
“永远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真修向善,”(《大法金刚永纯》)
“一个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的弟子。”(《修炼不是政治》)
“我只是想让能修炼的人得法,教他们如何真正的提高心性,也就是道德标准的升华。而且也不会人人都来学“法轮功”的。然而我做的事也是注定与“政”无缘的。但人心的向善,道德提高后的修炼人对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么能把帮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准的事说成是邪教?所有炼“法轮功”的人都是社会的一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只是他们每天早上到公园里去炼半小时或一个小时的“法轮功”,然后上班去工作。没有宗教的各种必须遵守的规定,没有庙、教堂,没有宗教仪式。想学就学,想走就走,没有名册,何“教”之有呢?至于说“邪”,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钱财,为人祛病健身也属于“邪”的范围呢?或者是,不是共产党理论范畴的就是邪的哪?而且我知道,邪教就是邪教,不是由政府来决定的。难道邪教要是符合了政府中一些人的观念就可以定为正的,而正的不符合自己的观念也可以定为邪的吗?

“其实我非常清楚有的人为何非要反对“法轮功”。就是象媒体报导中说的学“法轮功”的人太多了。一亿多人是不少,难道还怕好人多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吗?我李洪志无条件地帮修炼的人们提高人的道德,健康人民的身体,使其社会安定,用健康的身体更好地服务于社会,那不是给当权者造福吗?事实上真正做到了这一点。为何不但不知感谢我,反而要把上亿的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哪一个政府能这样叫人不可理解呢?然而这上亿的人哪个没有家属子女,亲朋好友,这是一亿人的问题吗?那么反对的可能是更多的人。到底“我热爱的那片国土里的领导者怎么了?”(《我的一点感想》)

“我们没有想推翻中国政权,我们也没有这样的政治诉求。我们是无辜地被迫害,我们只是针对迫害我们的那个邪恶的流氓集团在揭露。……是邪恶之首提出来“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共产党为什么要战胜法轮功啊?全世界的人都觉得奇怪,共产党掌握着一切中国军队、警察和政府,要战胜在其领导下的一帮子手无寸铁只为做好人的民众干啥呀?没有理智嘛!其实啊,大法洪传的时候,人心都在向善,社会稳定,谁受益?谁在当政?这不是没有理智吗?我们对政权也不感兴趣。其实迫害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七个常委所有的家属都在炼法轮功,七个常委都看了书。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他们完全清楚。”(《北美巡回讲法》)
……
问:原来是这样啊!镇压这么好功,对国家有什么好处呀?
答:其实不是国家不让炼功,国家讲信仰自由。是江泽民看着炼法轮功的有一亿人了,江“红眼病”,小心眼子光猜,怕人多了管不了,才镇压的。它有权,为了个人,害一亿人,对吗?三年迫害致死几千人,伤残无数,关押几十万,象俺这样流离失所的上千万人。它花多少亿修监狱,抓好人。俺没违反国家一条法律,没有吃喝嫖赌、贪污盗窃、打架斗殴。当官的要都这样,你那厂子也黄不了,你也不生气上访了。

(未完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