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20)

【明慧网2003年3月26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老王的故事

大法弟子老王,有段时间一直被恶人注意。一天,派出所几个公安去家里抓他,老王正在看书,公安围上去抢,并绑架他。老王拼命抵抗,在楼上坚持了好长时间。他紧紧抓住楼梯护手,公安抠了好久,这时老王在心里喊到:“师父,再帮弟子一把哟!”顿时力量大增,左挣右突,累得5个公安脸色发青,上气不接下气,坐下来喘息,一公安说:“看你干筋筋的样子,年龄也比较大,想不到还这么厉害,过两天再来找你。”老王回答:“你不来找我都要来找你,我在家好好的,你们撞进来骚扰,你们才是扰乱社会治安!”在这次警察行恶后,有两公安得到了恶报,好几天没上班,花了几百元钱治疗。

发正念破除恶警的迫害

3月5日,大法弟子播放真相光碟之后,长春的邪恶势力疯狂到了极点,到处是警车,便衣蹲坑,抄家抓人,长春笼罩在恐怖之中。

知道了要抄家抓人的消息,自己在头脑中真的没有过警察能来我家抄家的念头。上午还和功友在一起谈论是否把该放好的资料和书等好好收藏起来,功友说“就这么个屋,藏哪都能搜出来。”我当时一愣,感觉功友说的有点问题,但也没有细想,就分手了。

下午警察突然来家搜查,我一看到这些人就立刻发正念,并想今天让你们什么也搜不走。我就紧跟在搜查的警察身后,不停地发正念。只见该警察不太敢明目张胆地翻,我告诉他什么也没有,他就又转向别处。另外的警察在另一个屋翻,我的孩子跟在后边也不停地发正念,当警察接触到放真相资料的地方时,他的手机立刻就响了,他返到大屋去接听手机(我当时不知道这个屋的情况)。

我那时只有一念,什么也不能翻出来,并对该警察说“翻什么,什么也没有。”几处翻过后,没有翻出来,他也到了另外一个屋,我先走到那个屋挡在门口,我边发正念,边请师父加持,该警察要迈此门时手机立即响了,他就走到大屋去接手机。(我的孩子在他们搜的过程中,机智地将桌面上放的一套光碟和大法资料藏了起来,在警察来之前,我们给朋友放了光碟)其实在我的几个屋内共计有十几处放有大法的书、碟、录像带、资料光盘等,甚至就放在桌面上的讲法带他们就是看不到。我和孩子两人就跟在警察身后不停地发正念,警察就是搜不出来,而且也不敢那么嚣张。师父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

他们搜了很长时间,这时我突然悟到他们不应该搜,让他们赶快走,我在头脑中想让他们赶快走,不长时间他们找了个理由说:“今天看在你家孩子的面子上,要不然就凭你这态度就抓你走。”期间他们曾诱捕我上车,我说我就是不能跟你们走。事后得知他们来了一警车人,有在车里的、有在楼道的、有进屋搜的。由于我们正念的作用,他们没有得逞。

佛法无边,须有正念

在邪恶一次次的迫害中,我虽然对大法比较坚定,但很少向内找,这样“坚定”慢慢就变成了“坚持”,总以为只要坚持下去,就能圆满。时间一长,这种“坚持”就变成了“硬撑”,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甚至形成对立,不自觉地用学法炼功代替了学法修心。由于有各种执著心,邪恶才有空可钻,在多次加害不起作用的情况下,又指使公安把我非法送进了劳教所。到了这一步,我仍不向内找,反而怨恨出卖我的人。直到出了劳教所,反复学习《转法轮》和师父的经文,才逐步发现自己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每一次遭受魔难都是因为自己的争斗心、显示、欢喜心、私心、怕心等等许多执著心造成的,而当这些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时,又正念不足。于是我针对这些肮脏的心,不断去掉它,慢慢的我的思想中正念就强大起来。随之在正法修炼、讲清真相、正念除恶等事情中明显地越做越好。

从劳教所回来不久,我就想发表《严正声明》,有位同修劝我不要发,以免再遭迫害,当时我认识到因此而再遭迫害是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只要我心性到位,师父看着呢,邪恶不敢也不配再迫害我。所以我堂堂正正地用真实姓名发表了声明。

邪恶判我两年劳教,我只待了两个多月就被退回来了,原因是有严重心脏病,回家后家人给我买了很多药让我吃,越吃越重。我知道不该吃了,于是要求家人让我停药去医院查病因,结果三家医院都没查出心脏病来,家人不再逼我用药了。从此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而且出现了向年轻方向退的真实感受和外在表现。

重回正法洪流中,我与同修们一起,紧跟师尊的正法进程,继续学法修心,做正法的事。3月底的一天,我又出去散发真相材料,被公安便衣发现,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这一次我几乎没有怕意,而且乐呵呵的面对公安,心里却首先想:我做的是大法的事,是神圣的,不该被抓,一定是我有什么心被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按他们的安排要让我加大魔难过关。但我立即想到:我是大法弟子,修炼有漏也只能由师父点悟,按大法的要求去执著,邪恶不配钻空子迫害我!于是我一直用慈祥的目光盯着公安发正念:清除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他放我回家!做笔录的警察说:“你这次得判刑。”我马上笑着说:“你说了不算!”于是躺在连椅上,公安害怕了,把我送到医院一查,病得不轻,马上开了三种药,并让我第二天再输液。就这样公安当天晚上就打电话让家人把我接回了家。之后区、市两级公安和610办公室还有单位都先后找过我,并和家人商定再送我去劳教所几天,我都拒绝配合,同时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使邪恶的迫害始终没能得逞。

自从99年邪恶迫害大法至今,公安非法抓捕、关押大法弟子无数,我本人就被他们非法关押6、7次之多,每次公安都搞所谓的笔录,把大法弟子的名字写在“犯罪嫌疑人”后边。我从不承认这个称呼,所以从不签字,这次也一样,公安无奈只好换了另一种笔录纸,把我的名字写在被询问人后边,我才勉强签了字。而后来区、市公安笔录时就直接不用对大法弟子不尊重的那种纸了。

四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十点半了,公安又来敲门,我们没给开。第二天两个公安又来了,说是又快到什么日子了,来看看我是否在家。我冲上茶水,以礼相待,但不能让他们白来,该让他们明白的话还要讲,于是我跟他们边聊天边讲大法真相,临走时他们一再说谢谢,但回去后他们的头立即给家人打来电话,说本来想让我上班的,听说对法轮功的还认识不清,连“天安门自焚”(骗局)都不信,那还是不能去上班。我对家人说:“如果是来让我上班,那头一天夜里来敲门干什么?他俩进门就说上边指示快到什么日子来的,他们的头不在骗人吗?”家人无言以对。以上经历使我感悟很多,只要我们时时心在法上,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事事都会做好;修大法的人遇险不惊险自无,功无所不能,无须动手脚,不必亲眼看见,但是佛法无边,须有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