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15)

【明慧网2003年3月21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在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迫害必须立即停止!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走出来向人民讲清真相。当一个善念尚存的生命,无论他原来如何受到谎言蒙骗并显得多么顽固,明白了真相时,他的心灵都会受到震撼,相信明白了真相的人们会对他们自己的未来做出明智的选择。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心念纯正,相信师父,无所不能

东北某地一常人经常帮大法弟子发资料。2001年冬天,天特别冷,走一段路就得下来把手放在排气管上烤一烤,烤了好几次。大法弟子就想,请师父把我的能量加持给他吧,想完后,就觉得从嘴里往出冒热气。结果,剩下的30多公里路那人就一直没有下来烤手。

正念纯正无所不能——警察开警车送我回家

今年元旦前夕一个傍晚,我们八个大法弟子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镇散发真相资料,因为地点不熟悉,我们走散了。我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只有跟着感觉走,资料发的差不多了,准备回去。拦了几辆车都不停,好不容易拦住一辆,问去某地多少钱,司机反让我开价,我犹豫了一下说:“十块钱行吗?”他笑着说“不行。”我也知道在这样的路程与时间段里,这个价几乎不可能,可我兜里只有十多块钱。他看看我说:“你上来吧,我帮你拦车。”我想这司机真好。上车后我觉得不对劲:“你这不是出租车吧?”他说:“不错,是警车。”出于职业的敏感,他问了我一些问题,我的回答并不太令他满意,他说:“如果在我管辖的地段我就要检查你的身份证了。”我笑笑没说话,心里非常平静,正念坚定。

时间从八点钟指向了八点四十分,还是没有车,他开玩笑说你是回不去了,到所里过一晚上,明天再走,否则打的你要多出好几十块。我心里想这怎么行?而且我在他车里等了那么久,我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我决定去找别的出租车,他说现在司机坏人很多,不要去。我还是下车了,问了几辆车都不适合,没办法我准备走回车上,这时他从车上下来说:“叫你别走,你非不听,刚刚有一辆车过去。”我们赶紧上车,他开大马力,一路猛追,虽然气氛有些紧张,但我还是正念稳定。我笑了,他问我笑什么,我说:“别人不知道,想怎么一辆警车在后面追呀!”终于追上了,他有礼貌地问出租车司机,可不可以帮他带一个人,司机说可以。他问多少钱,司机看看说十块。这个价正是我口袋里的钱数,我知道这是大法在起作用。

下车时我双手合十…。我想他当时可能不明白,事后他肯定会想起来我是什么人,因为他所在的小镇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回到住处,己是深夜了,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能回来,我深深地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因为出发前他们讲:“那里交通不方便,太晚了怎么回来?”我说:“师父说过:‘只要你去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大法有的是办法。”

正念阻止了警察的搜查

同修小越有一次坐火车,身上带了很多光盘。这时,同一车厢里的一个乘客忽然丢了手机。于是,乘警开始一个一个的搜查。每一个乘客都要将行李、随身所带的包以及身上的口袋打开搜查。眼看要搜到小越了,小越开始有些不知所措,准备给同修打手机请他们帮助,可偏偏同修的手机正关机,看来只能依靠自己。于是小越镇定了下来,默念正法口诀,决不允许邪恶利用任何借口迫害自己。已经查到了小越的对面,下一个就要查小越了,乘警在没有搜到手机的情况下却忽然停止了搜查。同修小越在正念的威力下清除了邪恶的一次迫害。

“出现奇迹了!”

罗大妈去菜市场买菜,随手递给卖菜的小贩一张大法真相传单,说:“你看看吧,对你有好处。”小贩看了一眼传单,又看了一眼罗大妈,很紧张,她把传单放起来,不再理罗大妈。以后看见罗大妈也冷冷的。

过了大约半个月,有一天,罗大妈又去买菜,小贩看见罗大妈,高兴地喊:“大娘,快来,快来!”罗大妈过去,小贩说:“大娘,前两天我看了你给我那张传单,都出现奇迹了!我看见屋子里到处都是光,花花绿绿的,可好看啦!我家那位(指她爱人)也看见了,可神了!那上说的(指传单)我信。大娘,你再给我讲讲。”她这么一说,周围卖菜的都凑过来听。罗大妈又给他们讲了很多真相,几个说:“再有什么材料,给我也看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