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恶警的残酷手段改变不了修炼人的心

【明慧网2003年3月27日】我是辽宁省大法弟子,1997年7月有幸得大法,发自内心修炼,身心受益无穷。1999年7月20日后,我依据国家宪法,多次去北京上访讲真相。结果三次被抓,关过9个地方,被勒索2000元钱,2000年10月12日被非法劳教3年,同年12月21日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在那里,我亲眼目睹了马三家教养院的邪恶,也走了一段弯路,现将马三家教养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披露出来。

2001年12月以前,马三家教养院把法轮功女学员集中关押在女一所、女二所,其中女二所人数最多,大约1400人左右(女一所人数不详)。我被关押在女二所二分队。马三家教养院管教对新劫持的大法弟子采取包夹、隔离,由犹大哄骗写“三书”,剥夺基本权利和自由,不许亲友探视,不准和别人说话,一举一动都在管教、包夹人员的监视之内。对长时间不妥协的大法弟子,则是训骂、不让睡觉、罚蹲、掐打、电棍电和其它刑罚。那时我在分队,同室的大法弟子邹桂荣(已被迫害致死),经常被弄到厕所里,逼做“喷气式”、“骑摩托车”等体罚。她的身体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大腿肿得不能上床。同室的大法弟子董晓艳因长时间罚蹲,一只脚已蹲残废,没有知觉,走路一瘸一拐。马三家教养院怕承担责任,提前把她放回家。

2001年1月17日,马三家教养院释放一批它们认为已经放弃修炼的人,并集合女一所、女二所召开大会。参加大会的有辽宁省司法厅厅长于凤升、辽宁省妇联、马三家教养院院长张超英,还专门找来中央电视台、辽宁电视台录像。一个犹大在大会上发表诽谤大法的言论时,二分队大法弟子邹桂荣站起来护法,随即冲上来4、5个男管教将她打倒在地,拳打脚踢,整个过程持续十分钟。台上的人没有一点反应,也没有人制止。恶警管教们把邹桂荣拉出会场后,在楼梯处又把她打一顿,并给她一个刀片,让她自杀。后来邹桂荣被调到四分队,多次在出操时喊“大法好”,被四分队队长张秀云叫到办公室打嘴巴、“定位”体罚。1月23日大队长王乃民强迫法轮功学员看“天安门自焚”录像,各分队坚定的大法弟子立即指出录像是假的、是在造谣,但都遭到管教的围殴。

一大队的大法弟子在自身遭受迫害的同时,坚持向被邪恶谎言迷惑的学员讲真相,不放过每一个证实法的机会,使马三家恶警十分恐惧。2001年3月8日,他们秘密将大法弟子邹桂荣、曲彩玲、孙敏、赵淑环、尹丽萍、王丽、苏菊珍、王克依、任红梅、周艳波转押沈阳大北监狱进行迫害,而此时,女二所邪恶所长苏静却被司法部奖励5万元,还因为残酷迫害好人被评为所谓“一级英雄”。苏静更是卖力加紧捞取政治资本,唯恐入地狱不深。大队长王乃民和各分队长紧随效仿,逼迫法轮功学员给她们写表扬信、送锦旗、送牌匾。不少来参观的人被那些虚假的表扬信和锦旗蒙蔽,以为马三家教养院真是“春风般温暖”,其实邪恶迫害一天都没有停止过。

2001年4月25日以前,苏静指令各大队打“攻坚战”,必须达到内定的“转化率”。从2001年4月15日开始,各分队两人一组,两小时一换班,围攻一名大法弟子,每天到凌晨4点。3分队大法弟子高广清被连续4天4夜不让睡觉,还得干活。大法弟子方彩霞、魏洪波、王霞被电刑。一分队大法弟子邢飞、吴艳秋、李波被一分队长周谦叫到办公室用电棍电。四分队长张秀云用电棍电60多岁的大法弟子何辉、扬凤英、周海艳、张静、刘丽娟。二分队长邱萍曾在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东方之子”节目中多次露脸,在电视上,凶手邱萍的表演令人作呕,她大言不惭地说什么“关心爱护”、“真情感化”等字眼,实际上她又是如何做的呢?她用电棍电张静艳,逼张静艳做“喷气式”、“骑摩托车”体罚。后来这些分队长(包括邱萍)怕别人知道她们用刑,就以谈话为由将大法弟子叫到大队长王乃民的休息室秘密用刑。有时分队长电完了大队长王乃民还要电一遍。经常听到电棍啪啪声和惨叫声。残酷折磨进行了二十天,所有大法弟子都受到了毒打折磨,但是没有一个大法弟子妥协,都非常坚定。

“攻坚战”失败后,大队长王乃民又出新招。把原5分队的大法弟子解散,把各分队的大法弟子集中到5分队,成立“严管班”,企图用高强度的劳动摧毁大法弟子们的意志,不准放风,不让吃饱,从早上5点30分干到半夜12点。有一次马三家教养院请云南省的蔡XX做“报告”,白天做完报告,晚上跟着所长苏静到一大队参观,各分队看一遍,最后来到严管班。大法弟子孙永丽、林萍、董洪珠向他讲真相,揭露马三家教养院的邪恶,讲她们被打、被电棍电、被超期关押的真相,蔡被问得上句不接下句,说了一句“我回北京后给你们反映反映”就走出严管班。事后,苏静气急败坏。后来香港凤凰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再来采访,她们再也不敢让坚定的大法弟子露面,一大早就用车送到马三家少年教养食堂关押,等采访组走了,再用车接回一大队。

2001年7月20日开始了第二轮残酷迫害,但同样受到大法弟子坚决的抵制。一分队大法弟子姜伟、四分队王岩、二分队王海萍、七分队范晶华、八分队张静、十分队王红,以绝食抗议,她们都被秘密铐在一楼、四楼其他学员看不到的地方。张晶、姜伟多次被鼻饲,姜伟正值月经期,裤子湿透了都没人管,在她们绝食抗议下,恶管教只得又草草收场。

马三家教养院在精神上、肉体上迫害大法弟子,在经济上也不放过,从各方面榨取法轮功学员的钱财。一大队小卖店卖给学员的日用品都是伪劣品,而且高价。洗衣粉用开水都泡不化,肥皂没有沫,涩涩的。一套30元的冬季号服卖给学员60元。打电话不论远近,都是双倍收费。亲属探视不许带食品,必须到大队食堂定餐,餐费是饭店的两倍,定餐的可以延长探视时间,不定餐的只许探视十分钟。宿费每天30元。到了夏天稻田拔草或秋收时,女二所法轮功学员都要到男所出劳务,从早上6点干到晚上6点,中午饭都在地里吃,每人每天20元,仅此一项女二所就进帐20多万元。平常干的出口纸活、缝纫活还不算。据说劳教所上级给劳教所拨款,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人每年按2万元拨款,其他项目拨款不包括在内,真是劳民伤财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法轮功学员早晚两顿苞米面大饼子、咸菜、清汤,中午粘糊糊大米饭,四季便宜菜,每月伙食费不足200元。管教平常月奖金不算,年终分奖大队长王乃民5千元、分队长3千元,人人都有奖金。老百姓的血汗钱、国家大量的资金落到了这些打人凶手的腰包。

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令人发指,对被迫违心放弃信仰了的人也不放松,强迫看诽谤大法录像,3天一个“心得”、2天一个“体会”,还强迫交大法书,不交书就不放人。每天15个小时劳动,还要加班加点。然而,马三家教养院的邪恶小鬼永远都无法叫人从内心深处放弃法轮功。我被迫放弃修炼后,有一次我偶然看到了《建议》、《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两篇经文,也给一些被迫放弃大法的人看了,大家内心都受到很大震动,她们和我说:“师父说转化错了,师父还能管我们吗?”言语中流露出悲观和迷茫。后来事实证明,他们只要回到自由的环境,接触大法和明慧资料,都会发表严正声明,重新回到修炼中来。正象师父所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我在马三家教养院待了9个月。2001年9月25日,我被解教回家,看了师父发表的全部经文,和部分明慧资料,深感在劳教所的一些违背大法要求的言行对不起师父,同时也感到师父洪大的慈悲。冷静之后,我首先在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随后给马三家教养院、市610、派出所、看守所、拘留所、街道居委会、本人单位,都写去了严正声明,每到敏感日、重大节日,我都要给上述单位写劝善书信和自制的大法传单。恶人也因此到处抓捕我,并在网上非法通缉我,把通缉令发到当地城区各街委、社区、火车站。如今我流落在外一年多了,大山、河边、野地都留下了我的足迹。流离的生活在我脸上多了几分沧桑,但我始终用真、善、忍去证实自己的信仰,我相信正义终会得到伸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