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66岁退休女教师惨遭折磨:零下20度冰天雪地中挨冻 腰椎被打伤两节

【明慧网2003年3月27日】张慕颖,女,66岁,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退休女教师,家住丰润区刘庄子9街25号。

2000年12月16日张慕颖进京正法,被抓后关进丰润区看守所。2001年1月上旬,正是“三九”天气,在看守所里以于存瑞为首的恶人,将在押的法轮功学员,强行脱去外衣,只准穿很单薄的内衣、拖鞋或夹鞋,站在墙背阴处,零下近20度的冰天雪地里进行体罚。后面有武警,穿着棉大衣、皮暖靴、皮手套,戴着皮帽子,手里拿着胶棒,在他们身后来回巡视,并不断地换岗。看到有人冻得站不直或把手放到兜里取暖就用胶棒打。张慕颖这位60多岁的老人都不例外,每次站立两、三个小时,竟站了五天,后转往丰润区小八里“转化学校”(邪恶的洗脑班)。

在洗脑班里,司机郑春生自己说因为打大法学员,不止一次接到国外的来信,还有夜间给他打去的电话,都是告诉他不要再打学员。郑春生以为是张慕颖等人打的电话,2001年4月29日下午两点,他去了张慕颖的宿舍,当时还有沈德祥和马瑞净两名大法学员在场。郑春生说:“往我们家打电话干扰我们家人睡觉。”“都打死你们,然后倒上汽油烧了,就说你们是自焚的。”说着就打张慕颖嘴巴子,边打边说:“谁给我开支我听谁的。”张慕颖说:“咱找校长去,谁让你打的。”郑春生说:“XX党让打的,你敢出这屋,我就打死你!”后郑春生又把张慕颖拽到一间没人住的宿舍,揪着张慕颖的头发就往墙上撞,拳打脚踢一阵,又拽张慕颖回原宿舍接着打,打完还拍拍手嬉皮笑脸地说:“嘿,我没打你。谁作证?没人作证。”连说两遍,接着还打。沈德祥和马瑞净两名大法学员上前劝阻,郑春生竟用脚踹他俩小肚子,又打马瑞净的嘴巴子,把马瑞净打得直吐血。郑春生还嫌不够,脱去他的西服,要大打出手。张慕颖马上站到他俩的前面,郑春生一把把她拽过来对着她的床往下使劲摇晃着按她的双肩。张慕颖终于支撑不住,只听“咔”一声,张慕颖说:“腰伤了。”随声倒下。这时郑春生又从地上端起一盆水往张慕颖头上浇去,然后转身把门锁上,扬长而去。

事后洗脑班找来了医生,检查腰椎伤了两节,校方封锁了消息,不准任何大法学员的家属来探视。第三天校长才来到宿舍,张慕颖对校长说:“这次我明白了,所谓的‘转化班’就是把一个健康的人,转化成‘假恶暴’ 的人。”校长无言以对。后在法轮功学员的精心护理下,张慕颖这位老人没吃一粒药,没吃任何营养品,经过20多天的努力站了起来,再一次证明了大法的威力。

张慕颖在丰润看守所和小八里洗脑班共计被非法关押368天后,终被无条件释放,交罚款共计9500元,扣退休工资10140元,在北京被恶警搜走133元,累计19773元。

2002年12月初张慕颖再次进京正法,被丰润区610抓回。610犯罪团伙勒索张慕颖所在单位一万元罚款(罚款将用张慕颖的退休工资逐月扣除)。后张慕颖被劫持到唐山市纺织大学洗脑班,关押至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