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国际社会关注山东教育学院叶景仑教授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3月8日】就在2000年10月我被绑架进山东省济南市刘长山劳教所的前一天,这里早被劫持的28位法轮大法弟子因为集体绝食抗议劳教所无理酷刑折磨一位纯真善良的大法弟子的不法行为,而遭恶警像发了疯似地将所有大法弟子一个一个拖出去往死里打,用八根电棍同时电击一个人,很多人被打得昏死了过去。我进所后发现,第一位被酷刑折磨的大法弟子的嘴唇被电击得烂糊糊的翻到外面,其他人冲凉水澡时,也会看到满身都是伤痕累累,惨不忍睹,更无法想像当时那灭绝人性的凄惨景象。

其中有一位是山东教育学院物理系62岁的老教授叶景仑(现已65岁)。他那高大强健的身躯,慈祥和蔼的笑容,和对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深刻理解与坚信,好像满身都在放射着红光,展现着大法粒子的威严,是任何邪恶都无法奈何他的。邪恶之徒用手铐把他吊在铁窗上,用只要对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就给减刑的办法指示纵恿那些看管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人,不择手段地去折磨他,污辱他,通过所谓的军训体罚他等等。这不但无法动摇他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反而更使他看清了邪恶的本质。有一次邪恶想通过他的老同学,一位山东科协的副主席,假惺惺地以因他在事业上很有造就,要营救他出去发挥作用为名,劝他放弃修炼法轮功。他义正辞严地说:我们是本着真善忍修炼做好人,为什么要放弃呢?并指出了江氏集团违反《宪法》、《刑法》残害善良的犯罪事实。

我被世界的正义呼声营救出来之后,一直在惦记着这位老教授和所有被迫害同修在迫害越来越厉害下的情况。最近看到网上公布了济南市几个犹大的名单,我很为他们感到惋惜。多么珍贵的修炼机缘,只是因为学法不深有漏而被邪恶钻了空子,误导他们邪悟邪变,亿万年的等待就这样轻率地毁于一旦。于是我动了一念,一定要伸出慈悲的双臂,尽到自己能尽的责任,就挨个地给他们打电话了。

当我接通一个叫叶纯青(犹大)的电话时,接电话的是一个老头,说是叶纯青的爸爸,他女儿不在家。当我通报了一下自己的姓名,他惊呼了起来,说这不是见着同修了么!他叫叶景仑。我听说是他,也很惊喜这意外的收获,问他情况怎样,他说:自我走后,劳教所把他一个人单独关在小屋里进行各种酷刑折磨,打得他眼睛几乎失明,满身疼痛,瘫软无力,坐都坐不住,只能躺在地上,血糖标号14.5,警察怕他死在劳教所里担负责任,就在2001年12月14日以所外就医的名义放他回家。并要求他每月写思想汇报,他拒绝配合,警察说不写就再抓起来,他说,你们已经把我折磨到这个地步了,(直到两年后的现在,双腿仍木得无法行走,左眼近乎失明等残废状态)在家也是死,关到里面也是死,死到劳教所里让人更能了解事情的真相,我随时都准备着你们来抓呢,为了真善忍宇宙真理,我是不怕死的老头。他说他的电话是被公安局监听的,很可能通完电话之后,就会有人来把他抓走,不过他不怕。想到师父,叶教授哽咽了,他说:他是流着泪向师父问好!向国外大法弟子问好!

师父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经文中说:“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邪恶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大法弟子通过修炼对法真正认识与实修中本体升华后佛性体现出来的坚定的心。”叶景仑教授就是这样一位坚不可摧的大法粒子。

在此我也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及各国政府和人民密切关注叶教授的人身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