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邪恶证实法(4)


【明慧网2003年3月28日】(接前文)

三、破除邪恶凶险的环境

体现的就是邪恶突然以泰山压顶之势猛地压过来,构成微粒全是那种反对大法的层层层层该灭尽的粒子。而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就是这些地方的黑窝,非常邪恶非常邪恶。目的就是让大法弟子跟它们一样,简直是往地狱拖大法弟子。并且种种的酷刑、压力、痛苦全指向大法弟子有漏的地方。不仅仅是要学员承认它们已知的事情或是遵守那里的所谓的监规,而且明目张胆的要夺去学员的正念,“转化”学员的思想,并协助其直接去破坏法。就算是不是发自内心的,也要让学员违心地去做,有些在法理上悟的有漏的同修来到这种极其邪恶的环境简直是感到痛不欲生。因为那种极其邪恶的层层反对大法的粒子,就在他的身体有漏的地方来回穿梭,只要稍一放松可能就跟着邪恶去了。长期的人为的造成思想紧张,真的好象得了精神病一样。有的同修也就动摇了,就妥协了,如何如何了…。还有的同修,在此环境下,既不愿放弃珍贵的大法,但又不能主动破除,所以也就只有消极承受了。

即使是从喊报告、吃饭、喝水都是这些一颗颗密密麻麻邪恶粒子支撑的。至于那里的“转化”言论、“转化”的人员更是邪恶透顶。

举个例子,当大法同修听从它的命令似地喝水、吃饭后,可能就通过这个命令似的喝水将那个邪恶强行地落进大法弟子的小宇宙内,从而想动摇大法弟子的根本。在另外空间我看到都是那种奇形的邪恶粒子。所谓的工作人员都是被这种物质所支撑着,甚至连他们看大法学员眼神都是极其邪恶的。在另外空间就是要将大法弟子的神体千刀万剐,妄图拖向邪恶的深渊,而且还是从上往下层层安排的一个个的系统。在这种压力下,一旦产生了消极承受的思想,承认了邪恶,那么它们觉得就可以大打出手了。这还仅仅是一个层次的,再往高就是所谓的考验看学员承不承认。如果学员承认了,他还觉得你没过好关,如何如何……越往高越是所谓的考验。其实都是对正法的干扰,对大法弟子的侮辱,对大法的亵渎。

正如师尊在《道法》中所讲:“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

我个人悟到,这就是一些同修在巨大的压力与痛苦下产生消极状态的根子原因。表现在人中,就是:三书虽不会写,但他们一系列的程序却配合了,在审讯中只说邪恶已知的或自认为无关紧要的,并认为只要是被邪恶知道的大法弟子就一定会面临和自己一样的命运,而不去发挥大法弟子的主动性破除这一切邪恶的发生。在最邪恶的环境中,我曾看到不光是大法学员自身有这种消极因素,邪恶们也制造各种因素。体现在另外空间有一种物质叫做“没完没了”。整个的时空场非常漫长,并且还是和痛苦的压力结合在一起的物质,目的就是让大法学员被动地承受这一切的考验。并且还跟着制造一种物质名字就叫做“无法改变”。让同修产生“它们就是这样”的感觉,还是让同修承认这一切考验,被动地承受。对于一些根子上非常坚定,但还不能主动破除这一切的同修,在这种状态下可能还产生一种无聊、寂寞的感觉。而这些也是邪恶所制造的、所安排的。目的让同修寂寞难耐,从这方面来瓦解他动摇他的正信,对法的坚定。

师尊在《道法》中讲“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

师尊在费城讲法谈到:“所以正念很足的情况下,它就钻不了,因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这个当师父的也不承认。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这些经文让我悟到:紧紧地将自己的根子扎在大法上面,坚决不承认旧势力,思想中就是师尊传授给我们威力无边的正法口诀,将所有的邪恶全部扫除。而自己真正地容于法中成为正法中殊胜的一颗粒子。在另外空间就是要将邪恶制造的各种铺天盖地的邪恶物质,以及掺杂其中的各种隐藏的邪恶全部清除,连制造这一切环境的状态、各种物质的邪恶也统统清除。在人中的表现就是无畏生死地去主动正法,将这极其邪恶的环境正过来,开创大法弟子的各种真正的生存环境。为什么有些真正的正法弟子要绝食呢?并非仅仅只是为了个人出去,到外面证实法,还有一个原因是将这里所有的邪恶全部清除,两者之间也是圆容的。

师尊在洪吟《劫后》中:“绝微绝洪败物平,洪微十方看苍穹;天清体透乾坤正,兆劫已过宙宇明。”

读过这一篇让我真正地意识到真真正正的大法弟子面对邪恶有时要绝食的内涵。当我悟到后我自己也产生了窒息着所有一切邪恶的坚定的正念。如果我处在最邪恶的环境下绝食时我发现我在人中不仅仅是拒绝关押审判审讯,而是作为一个正法弟子在证实大法,在破除一切邪恶的安排,在另外空间看,是在将邪恶连根拔起,扭转一切不正的生命。而这一切是站在我所证悟宇宙的最中心的位置,将所有不正的一切层层层层地扭转。

四、破除邪恶利用的各种法律变异形式

师尊在《正念的作用》讲过:“…在正法前,旧的势力将这数千万遥远宇宙体系的每一个体系的最低层部分都塞挤进了我们所在的中心宇宙体系的三界中,表现上是正法中其不至于被落下、同时又表现参与了正法,实质上是借助正法达到它们为私的目的。……”

由此我悟到:在常人间的各种形式也塞进了这种邪恶,而在另外空间则直接看到在常人间的任何的法律形式,不管所谓的刑事的、行政的,只要是对干扰正法有作用的,都被不同程度塞进了各种各样的阴鬼及直接破坏法的邪恶。而对其迫害无作用的一面则被其不同程度的消减,体现在人中这是 (1)对人权的蔑视啊…… (2)种种的专制啊……等等,也就造就了中国今天的这种变异的法律形式及一切行政手段。

而再往高看去,发现这一系列法律及法律程序就是旧势力创造的,也就是为了干扰破坏今天的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特别是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戒毒所等等关押、迫害大法的地方的种种法律形式及程序,从里到外的层层空间都被其塞进了层层层层应该被灭尽的反对大法的邪恶,它们的表现也尤为邪恶。因此在关押中,我也动了要破除种种变异的法律程序的一念,所以在关押中,从喊报告到背监规都是尽量抵制的。

即使所谓的录口供——审判这一环节也同样存在此种邪恶。那个口供的纸就是各种邪恶粒子构成的,而这些粒子都是反对大法而应该层层灭尽的。为什么有些学员拒绝录口供呢?即使是在口供上不承认只是回答几个象征性的问题如姓名年月日都是对大法学员的污辱,因为这些下地狱层层灭尽的邪恶粒子是不能和大法学员等同的。就算是大法弟子在口供上说了再辉煌的语言,只要大法弟子接受了这种形式,我个人看到:还是不行,因为那一瞬间你又接受了更高层的邪恶安排了,只有不录口供,将邪恶毁于无形之中才是彻底的窒息邪恶。这时大法弟子的宇宙天体才会感受到一种清静一种无为,完全随着正法之势在运转,灭尽邪恶时用的都是无形的法。这也是我看到的大道无形的一种体现形式,而那些“转化”人员的曲解的言论,简直让人感到可气、可怜、可笑。

在这其中有一个为讲清真相而产生的担心,就是,当所有的表面的一切已经为邪恶所知道了,我如果不去承认,会不会给参与这种邪恶工作的人一种误解,觉得大法弟子不够堂堂正正,使这个生命失去了被救度的机缘。

但我个人理解:所有问题必须是在正法中解决这一切,前提是全部严肃清除被邪恶利用的各种所谓的法律形式,而后对于那些被邪恶蒙蔽的人(包括从事审讯审判的人)即使是在最邪恶最严酷的环境中也要给其讲清真相,清除他们的邪念,而不纵容邪恶的一丝一毫。如果我们真的能够用正法、正觉圆容地解决这一切时,所有邪恶定会自灭,误解也不存在,人们只会看到在任何压力下和魔难下都打动不了的善良的大法弟子,心中还存有善念的人只会在此洪大的真善忍法理面前生起无比敬仰和虔诚的心。(所讲这一段并不表明我已圆容在这一境界中而恰恰是我没做好的地方。)

正如师尊在《随意所用》这篇经文提过:“宇宙的法怎么能被人类的文化所规范呢?只要能讲清法理,我就打开人的文化,破开那些规范与束缚,随意所用,为表达清楚大法,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师尊在《太极》中也讲过:“真人盖世张三丰,大道无敌天地行,……”

我悟到:这时就算碰到表现上再堂而皇之的邪恶生命在我面前也应销毁。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已不再是仅仅清除这种邪恶生命的表面,连它的根源也应清除。我和几个同修在一次对大法同修所谓的“公审”中直接在法庭上对法官审判员立掌发正念将近半个多小时,最后和几个同修安全离开了。

正如师尊在《大法坚不可摧》所说:“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清除的是邪恶的生命与邪恶的旧势力,从中圆满的是大法弟子与树立大法的威德。”

不管它是什么样的变异的、邪恶的法律形式,在大法面前只能解体,也不管从事这些审判工作的人是被什么邪恶所支撑,在我们面前只能被我们在大法中修出的纯善所溶化。因为宇宙的一切只能为法所用,如果硬要搞一个审判,那就审判那些乱法烂鬼和那个邪恶的小丑好了。

五、破除干扰正法的为我为私

在正法修炼中,我个人感受到为我为私的干扰体现出来有几点:

1、 放不下自己的根本执著,甚至连一些起码的执著也放不下,影响到正法的进程。
2、 总是执著地坚持自己那一境界的理,而不能为整体着想。
3、 总是按照旧宇宙的法理来理解法。(这也是很难察觉的)
4、 怕承受痛苦。

我个人理解,第一种放不下自己的根本执著,也就不能真正地理解真正的正法的涵义。甚至有时自己的根本执著与一些很基本的执著与正法相抵触时还为自己找种种借口,完全地干扰了正法,成为正法中的阻力。

第二种实质上也是一种为我为私的体现,只不过升华了以后,执著了那一境界的法理,也就没有为整个正法着想。

第三种也是很难察觉,与第二种有点类似,总是掺杂旧宇宙的法理,有时对无私无我一词本身理解时,也掺进了旧宇宙的理――谈到无私无我,想到的就是承受、考验,实质也是一种旧的为我的体现,只不过境界更高一点。而没有真正地理解在大法中作为一个生命在全新的无私无我的法理中的体现。曾有一位大法弟子在师尊的解答中请师尊开示说:“生命的目的只有同化真善忍,如果背离,我将请求形神全灭。”从这里我感受到了新的生命同化大法的纯正决心,舍尽自身的一切也要修出新的宇宙法理中的纯正佛性的史前大愿。这是大法开创了新生命的大法同修,容于新的真正敬仰大法的法理中的绝对敬仰!即使是旧宇宙中的形神全灭也动摇不了的、改变不了的新的生命对大法的绝对敬仰!

第四种则是怕承受痛苦。在修炼中每当想到师尊曾在在瑞士法会上讲过:“我能最大限度地放弃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开这一切。”(《在瑞士法会上讲法》)由此我也感受到:当我真的在那一瞬间放下一切执著时,大法的力量就支撑了我的全身,并且力量是无穷的。

师尊还讲过:“大法弟子宽大的胸怀可以忍受一切…”(《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在个人的修炼中,从功的一面我感受到自己体内有一种大法的机制:大法弟子将法摆在第一位时,越是痛苦大法弟子越是慈悲,越是痛苦,越是主意识强,越是能够舍弃自身的一切,甚至对形神全灭都不太执著了。而且无论大法弟子承受多大的痛苦,这种痛苦,只会转化为慈悲,而这种慈悲就是大法弟子的威德。而且到了对法的绝对敬仰时,对生命绝对珍惜绝对善时,那种转化的过程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只觉得在不断增加慈悲,也就越具有清除邪恶、慈悲众生的力量。到此时,大法弟子宇宙天体的每一颗粒子都是慈悲。大法弟子的众生甚至都是慈悲的。而对“吃苦”一词的理解是:只感到作为一个宇宙中的神将苦的这种物质真的吃进自己神体内,从而转化为镇压邪恶的威德,当然一切都是在大法的法理中进行的。并且一切的压力与痛苦都可以包容在大法弟子的心中。因为一切都是大法所开创的,而我们又是大法弟子,自然就有包容一切的力量。

在正法修炼中我还看到一个现象,邪恶所制造的痛苦只能在大法弟子最表面的皮壳空间内闹来闹去,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是动不了他的心。当我们念起威力无比的正念口诀时,连它们所有的一切根源,包括制造的痛苦都可以一扫而空。

师尊《在美国讲法》中讲过:“其实,苦有什么可怕的?!人就是苦一点,横下心来顶住,过后你看做什么事都不一样了。我说人修炼不就是个苦嘛。你要能够放得下,保证你就圆满。”

师尊还讲过:“大家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在最邪恶的表现最猖獗的时候,我们还能够这样慈悲,这是最伟大的神的表现,在我们最痛苦的时候,还能够挽救别人。”(《《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

我个人悟到:邪恶就算是制造再邪恶的痛苦也不能阻挡住正法弟子前进的路。即使是在最痛苦的时候,我们还是按照正法的要求做时,那更是体现大法弟子的慈悲。当我们按照师尊的要求做时,我们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金刚的整体时,阻碍正法的邪恶只能自灭,大法同修只会增聚自己镇邪的威德。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