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24)

【明慧网2003年3月30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我的小录音机

半年前,我的小录音机突然出了毛病,我就认为可能是哪坏了,并没放在心上,干脆不用它了。那天看明慧体会,看到被清除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势力残余无孔不入,我想录音机不响“可能”是邪恶势力的干扰,发了几次正念。录音机不象先前光哇哇响不出声了,有时也能听到清楚的声音。最长的一次有一个小时,听老师经文,非常清楚。一天,我拿去修理,恰巧修录音机的不在,回来发正念,录音机又好了一会,但仍不理想。又过了两天,又去修理,修录音机的仍不在,一个帮忙的说“可能是电机坏了,留下我给弄弄。”当时也不知怎的,正念特别强,就说:“电机根本就没有坏,算了,以后再说吧。”回家后,插上电源,放上磁带,挺好,直到现在我一直在用,其实录音机根本就没有坏。后来我悟到就是那个“可能”又让邪魔姑且喘息了一段时日。“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进去。做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转法轮》

纯净自身是多么重要

我丈夫因炼功在单位以所谓“谈话”的名义强行被公安局骗走,后公安局告知家里人,说他逃走了,至今没有去单位上班。他单位领导说:长期不来上班算旷工呢,还算请假呢?我说:哪样都不能算。因为并不是他不想上班,也不是上班时没把工作做好,他没有做错什么,是公安局对我们迫害。作为单位领导,你应该替我们申诉冤情,我们没有错,难道做好人是错?他们没话可说,直到现在,他单位工资一直照开,邪恶势力还时常借家人之口说:半年不上班就得开除,不上班还给你开工资呀,现在是机构改革时期,要是把你开除怎么办?但我始终存有一个正念,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并利用各个机会到处揭露邪恶。公安局说人跑了,其实是推卸责任。怕是把人弄死了,反而这么说!我去公安局找政保股长时厉声质问他:冤枉好人,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他说:这是工作。难道设立公安局的目的就是冤枉好人?!我痛斥他们:“守着党和政府,有冤无处伸,有苦无处诉,怎么叫人相信党,相信政府!”“行了,你别说了,你越说越冤。”政保股长说,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凶恶。再后来,每在街上遇到政保股长宫某,我就大声对他说:把人给我找回来,冤枉好人有罪!他不敢回应,“我们正在找呢。”赶紧骑车溜走。

由此,我认识到,认真学法,时刻保持正念,纯净自身是多么重要。我之所以做到正念强,这与平时注重学法,在法理上悟,注重发正念是分不开的。

正视恶警:“我在清除邪恶!”

甘肃省有位大法弟子老齐。2001年12月25日,恶警不顾屡屡失败的教训,不思悔改,还想抓老齐去洗脑。上午,五个气势汹汹的警察闯到老齐的家门口。听到敲门声,老齐从门缝一看是警察,就立掌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警察见不开门,就从门缝往里看,见老齐立掌,奇怪地问:“老齐爷,你这是干什么?”“我在清除邪恶!”老齐回答。

在警察的要求下,老齐开了门,前四个男警察从身边过,老齐没什么异样的感觉,最后一个女警察(小头目)经过时老齐顿时感到阴森森的。老齐马上悟到女警察身上有邪的东西,就跟在其后立掌默念师尊除恶口诀。女警察发现,问:“你在干什么?”“我在清除邪恶!”老齐回答道。女警察听了后,惊慌地跑出院外,马上向上头打电话:“人家厉害的很,怎么办?”此后打电话的声音很低,老齐听不清说些什么,不到一分钟,女恶警带着四个男警察灰溜溜地走了。

痛斥恶警:“走开!”

下午,两老年女大法弟子来看老齐。老齐详告上午之事,并建议当无可救药的恶警闯进家门时,也不必跟它讲话,直接立掌,叫它们走开。2002年三月,五个恶警来骚扰这两个女学员,她俩正在学法炼功。听到恶警闯进来,她们连看也没看,就同时大喝一声:“走开!”恶警们就赶快逃跑了。

命令恶警:“向后转!跑步走!”

2002年三四月份,一天上午大约十点钟,一位老年大法弟子还象平时一样,口袋里装了几张真相不干胶,到街上去贴。路上突然迎面来了五个恶警和两个便衣,他心想,“叫它们向后转”。刚这么一想,五个警察就象听到命令一样马上向后转了。他又想“叫它们快走”,恶警就快步走。接着同修又心想“叫它们小跑步”,恶人就按原路一阵小跑回去了。而大法弟子则从容不迫地贴完真相,平平安安地回家了。

“要灯灭,我要发真相!”

一天夜里,同修到一个单位的家属大楼上发真相传单,同时贴真相不干胶,发现楼道里灯火通明。他想:“叫灯灭掉,我要给他们家门口放传单,贴不干胶。”刚想完,一楼的灯就灭了,他从容地做了一楼的真相,然后上了二楼。二楼的灯又灭了,做完二楼的真相,他又上了三楼。就这样每上一层,灯就熄灭方便他做真相,直到全部做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