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河北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30日】我于96年7月得法,通过几年的修炼,自己深知大法的玄奥和超常。我一开始修炼法轮功就达到了百病全无、真正健康的状态,这是我过去练了好几种功法都绝对达不到的。法轮功是一种神奇的功法,同时,李老师还教我们如何做一个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教我们往高层次上修炼。大法使我身心受益无穷,在我退休后能得到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真是太幸运了。随即我暗下决心,我这后半生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也要坚定地修炼法轮功。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江氏集团不但不支持,从7.20开始还开始了铺天盖地的疯狂镇压,逼我们放弃修炼,放弃真善忍大法。这些恶人对我们尊敬的师父也是变本加厉的造谣、诬陷、恶毒攻击。我们所有真修的大法弟子,决不会容忍的。下面就我个人的亲身经历,揭露江氏的罪恶。

我于2000年12月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用和平的方式要求政府给我们一个合理的修炼环境,可是不法人员根本就不允许我们讲话。我在天安门广场时,开始先碰到一个青年男子拦住我问:你说法轮功好不好?也许他看我象是一个大法弟子,同时还要看看我的书包里装的是什么。因为书包里没有大法的东西,我就给他看了。然后我就质问他:“你凭什么随便看我的书包?我来这里旅游探亲,你问我这些干什么?”他说:“我是警察,可以随便看。”我说:“你是警察,为什么不穿警服?”……最后他向我道了歉。当时如果我要正面回答了他,他就要把我抓起来。那个时候,便衣警察到处都是,专门抓法轮功学员。

我在广场上寻找着时机,到下午碰到一个认识的同修,我们打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当时还有别的同修也在打横幅。警察看到后立即从四面八方跑过来,把我们拽上警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一看还有好几百法轮功学员。警察让我们说出姓名、地址,我们拒绝回答。因为说了会加大地方政府的负担,他们会受株连。

晚上警察把我们各地来的学员分别送到北京各区派出所,在那里我们照样不说,当时吃喝上厕所都在一个屋里。两天后转到海淀区监狱拘留。在拘留所,我们和刑事犯被关在一个号里。我们的号里有20多人,大部分是二、三十的年轻人,有吸毒的、偷抢的等,她们的思想及行为太败坏了,真是乌烟瘴气。我们号还有三名早到的功友,听口音都是东北人。其中一个三十来岁,刚结婚才一个月就和她的爱人、母亲来京正法,母亲也被关押在这里。狱警不让我们功友之间互相交谈,并让其他刑事犯监视和管制着我们。看到功友们脸上、手上都有伤,青一块、紫一块的,她们说这已经好多了。她们非常坚强。我想:我们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这儿不是我们呆的地方。

第五天晚上,一个警察把我叫到办公室里拉家常,企图诱我说出他们所需要的,并说:“你说出来,就放你回家,不找任何麻烦。”在那里,由于自己怕心较强,又很想回家,我就听信了谎言,配合了他们的要求,说了姓名和地址。第二天,驻京办把我接到办事处。在办事处,一个小伙子让我把书包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扣留了我130元。后来我还看到他们扣留了另外几个功友的钱,有的好几百,全都统统没收了。

在我来的前一天,单位就派人来京找我了,他们接我回家之前,当地公安分局的一个局长见到我气势汹汹,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数落我,然后拿着案例让我看,说我是他们那儿“第一例”,不好好听他们的就判我的刑,还恶狠狠地打了我两个嘴巴。

当地派出所来人用单位车把我接回后,直接把我押送到派出所拘留起来,让家人送饭。而后,片警拿出案例威胁我说:“你这事在北京就立案了,不好好交待就判你的刑。”我说:“我干什么坏事了?你们凭什么判我?你们还讲理吗?”后来,派出所、单位及家人都向我施加压力。他们把我关在有铁栏杆的小屋里,不给一点自由。由于常人的执著心、怕心等,我最后违心的写了保证。期间单位扣了我1万元“保证金”。

由于家人受江氏集团的毒害很深,又在高压下非常害怕,只看眼前的一点利益。看到我不放弃修炼,他们就打我骂我。每到节假日,上边一压,家人就更害怕,甚至给我烧书和真相资料。我为此两次离家出走,流离失所。

三年多的残酷镇压,家庭施加的压力,都没有把我吓倒。我真心希望广大世人和我的家人扭转对大法的态度,要知道:一个人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将来都会偿还的,谁也逃脱不掉。为了有个美好的未来,请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反对大法。站在善良人的一边,我们都会有一个光明的前程!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