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演艺界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3年3月29日】我是在演艺界工作的大法弟子。我修炼前有多种疾病,9年中一直以药物维持,修炼后病全好了,我们全家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自99年7.20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大法以来,大法学员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河北某市派出所曾强迫我写不公开炼功、不上访的保证,明摆着这是侵犯人权,我不配合。他们叫来派出所的副所长对我施压,恐吓我爱人,我爱人怕他们把我抓走,就强行拽着我的手在他们早已写好的保证书上签了名。

2000年大年三十晚上,我参加集体炼功被抓,被非法拘留15天,关在看守所。我们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又被户口所在地派出所接走,在那儿三、四天不能睡觉,只能在不见天日的屋里在椅子上坐着。到期我去取衣物,却已被看守所的工作人员占为己有。

2000年7月份我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警察抓走关在西城区看守所。那有一个姓刘的预审打我头部、打耳光,用铁链把我固定到椅子上。

2000年12月,我再次在天安门广场为大法和平请愿,见证了天安门派出所恶警的残忍。他们手拿警棍、带刺的胶皮棒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连白发苍苍的老年功友也不放过,揪着头发往车上拖,好些法轮功学员被打伤。我被非法关押在海淀分局,在恶警非法审问时,他们用电棍电我头部逼迫说出地址(实行株连政策)。他们唆使在押犯人对大法学员进行迫害,对不报姓名的大法弟子采取不让睡觉、罚蹲、大冬天推到外面浇冷水,拳打脚踢。

在单位,经常因不参加诽谤大法的演出而被批评、扣工资。单位干部迫于上级压力,派人监视我,限制人身自由,又扣发了我一个月的工资。这一切不公正待遇给我的家庭和亲朋好友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我的亲人经常为我提心吊胆,生怕遭到迫害。

通过大法弟子讲真相和我自己的实际表现,亲朋好友、单位领导、同事都知道是修大法使我得到了身心健康。在大陆,邪恶之首和610恐怖组织搞得国无宁日、民无宁日,望国际社会主持正义、严惩凶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