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3月5日】

1、洗脑

在三大队生活区南楼,恶警们专门训练出了一批迫害、威逼大法弟子的骨干打手。刚被劫持进劳教所三大队的大法弟子,首先在南楼被非法隔离。在所谓的“入所班”中,恶徒们灌输、散布诋毁、诬蔑大法的恶毒谎言。

恶警和犹大们用恶毒手段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非法隔离一个月左右,不让与周围同修见面、说话。规定由两人以上“包夹”,上卫生间、洗手间必有“包夹”随同,有的强行谈话,安排“包夹”连续数日不让睡觉。有的规定数人监视、折磨大法弟子到晚上12点以后,甚至连续几天不让睡觉,如:大法弟子张宝菊被关到资料室“隔离”,不让睡觉一个月之久;还有的被无理残酷折磨,隔离、上绳、坐刑具,如:大法弟子韩富兰被劫持到所办公楼下坐刑3天,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劳教所还操纵恶警及犹大们强迫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与师父的录像、电视及资料。强迫大法弟子唱带有政治色彩的歌;安排外地迫害学员的恶人到三大队给大法弟子洗脑,其中蔡朝东等参与了毒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听、不看这些毒害宣传或不配合他们时,他们就变本加厉的施暴,暴晒太阳数小时,在大院内被迫站、半蹲、站军姿几个小时,更恶毒的是它们还威逼违心屈服的学员对着师父的法像谩骂师父,已达到了没有人性,没有理智的地步。

2、“包夹”

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三大队组成“互监组”,安排二到三人的“包夹”监视大法弟子,这些“包夹”大部分都是劳教犯人(如吸毒、盗窃等),他们强行规定大法弟子一切行动都得由“包夹”跟随,包括上卫生间。他们不让坚定的大法弟子之间说话,不让学法,炼功,不让在院内坐,不让在床上坐直、弯腿,一天的繁重劳动、双腿发疼,在床上弯腿时,就会被恶警诬陷成“违反规定”,而被加期,扣分。坚定的大法弟子还时常遭到打骂和人格污辱。在生活区院内坐着、站着、嘴动着、闭着眼都被恶警和“包夹”诬陷成“聚会”、炼功、发正念、念经文,而被扣上“违反所规所纪”的罪名。同时“包夹”人就因此当作“包夹”不到位,而扣分加期。这些“包夹”就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成了恶警操纵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工具。

3、毁书

大法弟子用心血在艰苦复杂的环境中,在夜班岗哨严密控制下(每5分钟巡回一次轮转值班),大法弟子在床上用被子遮挡,借着一丝亮光抄写的一篇篇、一本本师父的经文、及讲法。被恶警发现后,全部被毁坏。目前她(他)们利用一切机会,搜查大法弟子抄写的经文、定期和不定期的搜身、搜床被、衣物,有些恶警将被褥拆烂,寻找经文、不让大法弟子学法。然而在这样的恶毒环境下,没有动摇大法弟子坚修大法的意志,我们更理智,更有智慧,严格抓紧时间、为了自己的同化和提高、严格向内找,归正自己的思想与行为,使邪恶无缝可钻。我们又堂堂正正的一个字、一个字地认真抄写师父的经文和讲法,在恶劣、残酷的环境中,一张张、一本本互相传递,转抄经文。我们用正念除恶,抓住每个机会维护、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什么迫害也动摇不了大法弟子坚定的心。

4、毒打

在劳教所大法弟子被打的不计其数,恶警强迫大法弟子唱带有政治色彩的歌,大法弟子坚强不屈,就被毒打。胡铁玲被打就是一例。

7月23日,因大法弟子不屈服于恶警安排,不唱带政治性的歌曲,而被在院内罚站,被体罚连续七、八个小时,从7点到第二天凌晨3点左右,20多人坚守心性,维护大法。当胡铁玲被叫到俱乐部门口时,几个吸毒人员一拥而上拉她的头发,将头发揪下一撮。用脚踢她,脸部、头部、鼻梁被打得出血,血流在身上,这时,一位吸毒人员见此情景怕担责任,便用毛巾擦去地上的血,以销毁证据,然后她们又将胡铁玲脖子向后仰,头向上使鼻子中的血往口腔内流,不往外流,从而可以销毁她们的罪证。在外面的大法弟子听到胡铁玲叫喊,跑过来制止时,她们一拥而上堵在门口,撒谎说胡铁玲根本没有被打,是她蹲在地上用头撞墙。

胡铁玲在解教前一个多月内到离开劳教所,她全身无力,不能久站,头晕不止,胸部时常出现巨痛,从鼻梁骨的两侧到后脑及眼睛一直疼痛不止,舌不能顶上腭、一接触上腭就感到呼吸困难。

5、奴役

在劳教所,我们除了承受每天的繁重劳动外,恶警随意挤占我们难得的星期天,强行安排加班,不加班者还要扣分、加期,侵犯我们的人身权利。

6、迫害大法弟子家属

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她们强行要求家属入大门时签名,签一张恶警印好的反对法轮大法的表格,签了就可以入院,隔着玻璃窗拿着耳机通话,不签名的就被排斥在劳教所大门外,有的来几次都不让见面,许多明辨是非、知道法轮大法好的家属和同门弟子,他们千里迢迢来见亲人,看到迫害大法的签名表便拒绝签名,绝不妥协。但许多不明真相的家属,无可奈何的签了名,并受到毒害。

7、诽谤师父、大法与大法弟子

近几个月来劳教所大肆利用高音喇叭诽谤大法与师父及大法弟子,毒害众生。对于邪恶的迫害,

对此,我们坚决用正念清除。

我们同时向恶警、犯人讲真相:周口市文化馆学员依旺班身患十三种病,学炼法轮大法一个半月后全消失了,这不是法轮大法好的见证吗?周口市某学员捡到一万元现金归还失主,这不是大法修心的体现吗?一位老人(大法弟子)步行上访,穿烂九双鞋步行到北京天安门见到警察,第一句话说:“你们看看我这几双鞋是步行穿烂的,我吃了这些苦,是因为要到天安门前对你们说声:法轮大法好。”劳教所的邪恶的广播是在颠倒黑白。

补充材料:

2000年以前,劳教所是一个破旧的平房构成的生活区和生产区。两年多时间却变化极大。以前的破旧平房没有了,劳教所大门内的五层办公楼盖成了,内设恶警住宿和设有残害大法弟子的行刑间,建设面积巨大,办公设施装修豪华,大院内还设有数十块花园、操场和停车场。同时在生活区又快速建成劳教人员住宿楼(五层)和恶警所在的办公楼(合二为一),面积巨大。为什么会变化如此快呢?是因为江氏流氓集团要在这里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这里是邪恶势力的黑窝。恶警们因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却得到了“奖励”,并被上级纵容,继续行恶。每一个大法弟子来到劳教所,上级就拨来一到两万元钱(专用于强迫修炼人放弃真善忍),从99年起,非法关押了多少大法弟子无法确切统计,原则上45岁以上劳教所就不收容。但现在被关押的年龄最大法轮功学员是63岁的老人。该所长武宏儒还扬言,炼法轮功的,八十岁也收。

2002年11月17日,大法弟子陈丽君在宿舍床上坐着,单手立掌发正念时,被一吸毒人员(该人是洛阳市籍,名叫陈敏,十恶俱全,是劳教所劳教人员迫害大法弟子最恶毒的一个)往陈丽君胸前猛打,打开被子,不让盖,又要找皮带抽打陈丽君,这时被人拉开了,她还恶毒的谩骂大法和师父。后三大队队长贾美丽到现场不但不管,反而威胁陈丽君。

在这里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是举不胜举的。

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的恶警利用所谓的参加全国统考《公民道德教育》,企图用伪善和欺骗把大法弟子拉入政治,并以“上绳”,加期等加以威胁。

三大队队长贾美丽在一次集中会上讲“这是一次政治任务、政治考试,谁如不参加考试,就被加期,这是上面决定的,必须进行强制执行。”大法弟子不服从,不配合,同时反复讲清真相。被恶警无理智地强行迫害。如:王红霞不参加考试,2002年10月26日到期时,胡队长提前2天告诉她:因没参加考试,被加期六个月,她家人及单位来人接她时,却在半路上被骗回家。

王红霞为了证实大法、在不公的对待下,对恶警讲真相同时,进行了绝食。却在11月6日被胡队长骗到生产区大门外,刚到大门外,一群保安迎面而来,这时又出现了陈兰英(她是机械科的,她每次在大法弟子被“上绳”“上铐”时是主要打手),王红霞立即跑回车间,并喊道:“我不去,全是骗人的陷阱”,于是胡队长及陈兰英也追上来随后就进来了几个男保安,其中一个保安将王红霞背扭,拖拉在地上,这时恶警也配合。此时全车间大法弟子整体用正念除恶,纷纷拥去讲清真相,不允许邪恶如此猖狂,“决不能把红霞带走!”邪恶胆寒,阴谋未得逞。

近来他们将大法弟子周红英等几个非法隔离,并远送到许昌男子劳教所去“洗脑”。周红英等人一件换洗的衣服也没让带,现在已二十多天,至今还没有归所。

(2002年11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