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回家的路上


【明慧网2003年3月9日】从小我对情就看的特别重,尤其是男女之情,所以在修炼的路上这方面吃的苦也特别多。当初学法的动机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这个情。因为当时的男朋友没学多久就对我说:这个就是他一生在寻找的。他要开始修炼了,并且会一修到底。还对我说:今天我选择了修炼,那势必我们的人生目标将会有很大的不同,你还年轻你可以有其他选择,你自己看着办吧。言外之意就是,要嘛跟他一起修炼要嘛就是另外找个好男人嫁。当时不知道这是因为他也是初学、对修炼还理解不深造成的,只觉得听了这些话把我气的半死。但是我也开始思考一个问题,那时我不知道什么叫坚定,但是我看到他对这个法的坚持我很讶异。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人在短时间产生如此巨大的改变?一方面也舍不下这段感情。心想他这么坚持反对也没用了。不如试着去了解看看。没想到这个观念的转变也促成了我在人世间的姻缘,也开始了我修炼路上的旅程。

我学法第一年《转法轮》看了几十遍,但是每次看都象没看过一样,因为书中会显出很多全新的内容。当时学法不深,还以为自己怎么了。怎么每个人都有心得体会,我怎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交流会上辅导员叫我试着说出自己的体会我也答不上来,只能说出我叫什么名字之类的自我介绍。当时就想一定是自己悟性太差头脑太笨。所以一定要比人家更加努力学法才能跟得上。这段看似傻傻的学法过程却在之后的讲清真相中起到了奠定基础的作用。

随着学法的深入以及不断的在明慧网上看到大陆的大法弟子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我的心情越来越沉重,我不知道该怎么制止这场迫害。尤其当我第一次看到黑龙江大法弟子--周志昌--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我很震惊。看到他被迫害致死的过程我浑身止不住的发抖。眼泪也不听使唤。我很难过为什么要杀害这些修炼者?这么好的人绝不应该遭到这样的对待。我知道我修炼的真善忍没有错。当时对于助师正法这个概念还很模糊,只是觉得这么好的法不应该被误解。所以我开始向周遭人弘法,并告诉他们我所知道的真相。

之后我开始到世界各地,向那儿不明真相的人说清真相。哪里需要讲清真相,我就去哪里。一段时间之后,总觉得好像不能实质帮助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因为他们仍在遭受着残酷的对待。这些弟子就像是我的家人,虽然我从未见过他们,但是我们同修一个法。这个缘分是最深的啊。看到他们仍在承受这一切我的心好痛。我想立刻制止这一切,但是我却不知该怎么做?一次学法时。当我看到师父在“正念的作用”说:“为了减少对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们发正念,清除它们对正法有意的破坏,从而减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应该承受的,同时救度众生,圆满大法弟子的世界。”我才恍然大悟。师父早就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了,只是我自己没能清楚的认识到罢了。我开始尽量坚持整点发正念。这是这个特殊历史时期大法赋予弟子的,我相信我有这个能力,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每天除去常人的工作时间外我都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有时配合着做一些大法工作。

随着正法进程速度的加快,大法的工作也越来越多,能向世人讲清真相的管道也越来越多。一次站在先生旁边,看到他正在BBS上回覆文章。当时我看了好羡慕,因为他可以直接对中国人民讲清真相。这种方式我连想都不敢想,因为当时的我连电脑开机要按哪里都搞不清楚。这时他突然回过头对我说:你也可以做。我心想那就试试吧。就这么一句话开始了我在网上讲清真相。

要迈出第一步总是比较难些,总有各种各样的怕心涌现,打字慢呀,对法理解不够怕讲不好呀等等。其实就是自己的观念在障碍着自己。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在承受巨大压力下仍在想尽一切办法救度更多的众生,而我在这么宽松的环境下没有道理不做得更好。观念一旦突破,讲真相也就容易了。

刚开始在论坛上贴文章时,碰到很多谩骂的人,有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当我看到其他同修的回覆,看到同修在面对无理的谩骂时仍能秉持着大善大忍的心,理性平和的有理说理,真是句句让人心服口服,也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找到了差距。我知道那是因为我在这方面的法理认识不清所致,同时也让我感受到海内外大法弟子是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哪里有不足随之就有人补上。

随着打字速度的加快,我开始尝试在聊天室讲真相,但是聊天室的污言秽语对于没上网聊天经验的我来说,一度是很大的考验。那儿到处充斥着粗俗的言语,充斥着谎言,那段时间上网都有种恐惧。一次学法学到转法轮第九讲,师父说:“复杂的环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复杂,才能出高人哪,要从这里脱颖而出,那才修得最扎实。 ”我才豁然开朗。是啊。我现在的情况不就是这样吗?从这时我开始乐呵呵的迎接每一次的挑战,因为我知道这条路上我并不孤单,师父都在看护着我呢。有师在,有法在,我无所畏惧。

自己的修炼状态在讲真相当中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当我在纯净状态下讲真相的时候,那时不管讲什么对方都无条件接受。但是当我自己的修炼状态不好的时候,不管当时我讲的话有多漂亮,多有道理,对方就是不能理解,有些还会破口大骂,甚至连键盘都跟我作对,想打中文它就出现英文,甚至完全打不出字来。此时我只有不断的要求自己在法上尽快提高,要求自己尽快跳出这种不正确状态,因为决不能因为自己的修炼状态不好而延误了救度众生的大事。

一次在聊天室碰到一个大学生,他的母亲是大法弟子,但是他并没有修炼。当时我们并没有太多的交谈,只是留下一个联系方法。在圣诞节时我给他寄了封贺卡,他回了封信给我,信的大意是:我和你一样常常在想是什么样的机缘让我们相遇。我觉得我是最骄傲的人,因为自己有一位坚定修大法而不对邪恶屈服的妈妈,但毕竟受到迫害的是自己的母亲,所以做儿子的有种平生最无助的感觉,而且我什么都帮不到她,直到在聊天室里看到你给世人努力的在讲真象,心中有份莫名的感激,更感激那份能让我们相遇的机缘……。你的语气令我熟悉,好像在作梦。

我知道我该感谢师父和大法……。希望当圣诞的铃声随着风儿的轻舞而嘹亮的响起时能唤起所有那些无知的人们看清事实,弃恶从善。希望法正人间时我们能真正相遇……。我收到信时心里只有一个感觉: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真是了不起。他们不愧为师父的好弟子!我为他们感到骄傲。

还有一次在聊天室上碰到一位网友。我一和他说法轮功他就开始劈头盖脸的把我骂了一顿,并且开始骂师父。一听到他骂师父我就受不了,当时我差点守不住心性。之后的几次交谈都让我很灰心,不管用什么角度讲他都不接受,有时我甚至都想放弃了,心想花这么多时间在一个人身上到底值不值得?一次在聊天时,我问他你知道关贵敏吗?他说:知道。我说:我想放首他唱的歌曲给你听,这首歌曲叫做“为你而来”。当时我的心情很平静,同时我也在不断的发正念。歌曲听完了之后很长时间我们彼此都没有说话,最后他说了一句:其实我并不反对法轮功。我只是不想和大家一样,纯粹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我知道这个生命已经开始改变,这段时间是值得的。

随着真相在世间的迅速传播,明白了真相的人们也越来越多:
有人说:我真佩服你们的坚持,祝你们早日成功。
有人说:我的脾气很暴躁,但每次和你说话我就感到特别的宁静,我想那一定是因为法轮功。
有人说:如果有一天他们要追杀你,你尽管来我这,我保护你,我早就看不惯这些人了。
还有的人当我一说到“人的一思一念就会决定一个人的未来”这句话时,就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看来真相早已深入人心了。

当我看到一个个被谎言蒙蔽的众生清醒过来时,我好为他们高兴。同时我知道我必须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这条路上走的更正,做的更好。因为师父说:“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像学法一样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这一年来在网上讲真相的过程,我觉得就是不断突破自我观念的过程,也就是归正自己的过程,走过的每一步历历在目,走得好走不好也都这么的坚持下来了。但是仍有许多人还不知道真相,仍有众多生命等待着被救度,我们肩负的责任依然重大。我希望自己在往后的日子里能做的更好。

最后以师父的”快讲”与大家共勉:“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2003年香港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