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妻子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实


【明慧网2003年4月10日】我的妻子,今年62岁,学法之前她浑身无力,痛苦难言。医院检查说是风湿病。每天吃药象吃饭,并且还中西药结合,花钱不少,总不见效。她喜欢孩子却抱不动,对干家务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就连上下楼都是扶着栏杆一步步挪动,晚上翻身还得借助我的帮忙。我们全家人看着她天天愁眉不展,心里既心疼又痛苦。

就在全家人为她而忧愁时,1994年4月末听说李洪志老师亲临我们家乡办班传授法轮功。我妻子抱着一线希望参加了,可没想到听完课后,全家人眼看她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精神也好了,脸上有了难得的笑容。不用吃药不打针,一听课就好了,法轮功真神了,全家人为她欢呼。

我妻子和她同修6、7个人,学炼法轮功后,把自己的亲身受益讲给周围的人听,把大法的美好传播给人们,带动了很多人都走出痛苦的沼泽地,进入了修炼大法的行列。她们为了方便更多的人学炼,就带着大家集体学法,看老师讲法带,并义务教功。看着妻子因炼大法,以前愁容满面的病态一扫而光,容光焕发,一天天乐乐呵呵,我们这些不学的家人也万分高兴,感谢李老师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全家人和睦相处,其乐融融。可万万没想到这欢乐的气氛竟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给彻底打破,1999年7月20日江XX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我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能救人的大法有什么错,从此我们家又被更大的痛苦笼罩。

我妻子心眼好,认识人多,有一个同修被非法抓捕后在重刑下说出了我妻子,就这样2001年10月的一天晚上8点多,公安派出所闯进我家,不由分说强行将妻子带走,并抄家,第二天就被非法送入市看守所,并向我家要300元说是被褥钱。我们全家惦着她,探视亲人心切,被恶警骗吃、骗喝、骗拿达2000多元,可关押了4个月也没让看一眼。

2002年,我们全家人才第一次看到我妻子。当时看一回说得交80元订饭钱,外加20元手续费,说这样可以多说几句话,我们带去的很多吃的东西也被看守所扣压而私吞了,后来又看了三次,经济损失达4000元,另外给带去的一套毛衣也不知去向,在看守所非法关押1年多,又莫名其妙被非法判刑4年,当时共有12—14人被判刑,最少3年,最多8年,其中有几位60岁以上的老太太被送往省女子监狱,当天晚上都被推进了小号,进行酷刑折磨。后来我妻子曾痛苦地说:“那是我难忘的一晚上。”第二天,我妻子的脸色苍白,血压上升至180以上,心脏时停时跳,可想被折磨毒打的程度。监狱一看气息奄奄又是60岁以上而拒收,被返回当地看守所。恶警们不肯罢休,又第二次强行送去,并威胁狱方说若再不收,就上告北京,这样狱方才勉强收下。接下来,她们被逼着每天干8—10小时苦活,简直成了摇钱树,监狱里所有的日用品等,价钱是外面的好几倍!

我写的只是我妻子遭受迫害的一个侧面,还有许多大法弟子仍在承受着残酷的迫害。我妻子的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给的,我们全家人都能作证。

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家属,呼吁所有大法弟子的亲人,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赶快行动起来,共同制止这场灭绝人寰的邪恶镇压,匡扶人间正义,呵护善良,再也不要作一名看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