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幸福的一家被江氏一伙害的妻离子散


【明慧网2003年4月12日】我是1998年得法的。学法以后使我的身心健康,在家做一个好女儿、好妹妹。在外面,我的同学、朋友都愿意与我在一块儿,他们说我善良、正直,体贴别人,处处事事都先考虑别人。当时我家4口人,除爸爸外,我与妈妈、姐姐都修炼大法。我爸爸虽不修炼,但是他很支持我们。别人都很羡慕我爸爸,他们都说:“老张,咱这儿就你福气。你看,老婆贤惠,两个女儿都那么听话,不用你操心,可羡慕死我们啦!”我爸每听到这儿,都乐得合不拢嘴。当时我们家是多么幸福啊!

可是就在1999年的7月20日,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对我们这些善良的民众开始了残酷的镇压。当时,我一听说,第一个念头就是要上访,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到了火车站,我看到警察把那些善良的功友或打或推的弄上车。正在这时,有几个警察向我们走来,不由分说地拉着我们就走,把我们推上车以后,将我们拉到了老体育场,等到晚上的时候,就有各地的来领人了。如果有劝不走的,就拳脚相加,抬出去。我们被我老家来的人给接走了。到了我们村以后,把我们关在村委大院里,由专人看管。第二天我爸爸打电话到村委,想和我们说两句话。村委的人觉得我小(18岁),就让我去接。我在电话里哭着说:“爸,我们没事,你一定要保护好大法书,千万别交书啊!”我连声说了好几遍,我爸哭着答应了。挂了电话以后,武装部部长过来抓住我的头发就打,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些脏话。打了我好长时间,又让我蹲在那儿,直蹲的我站不起来了,才让我回去。走在路上腿脚都不听使唤,瘫坐在了地上。他们关了我和姐姐4天,直到逼我们写了“保证”放弃修炼[注],他们才放了我们。

2000年10月1日,我又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到了天安门广场以后,我看到到处都是警察和便衣,他们不停地盘问广场上的人,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如说“是”,接着就抓上车。10月3日,我们几个功友商量喊出我们的心声。当我冲进去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时候,恶警便衣们一冲而上,把我踢倒,拖着我就走,把我给拖上了警车,又把我们送到了北京的郊区,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到了晚上的时候,办事处的人把我们接走了。在冰冷的地砖上坐了两天,当地去人把我们接了回来。派出所的人把我和另一功友接走了。在那儿,有的恶警进来就骂我们,骂大法,说的话不堪入耳,难听极了。第二天,恶警们就把我们送到了看守所。看守所的恶警对我们非打即骂,不让我们炼功学法,我们就绝食抗议。3天后,他们就一个个的把我们拉出去灌食。先把我铐在铁椅子上,然后3个男犯人,左右一边一个扭住胳膊,一个揪头发往下拉,使我的头抬高。他们用一个管子往我的鼻子里插。插胃管的滋味难受极了,就象是有东西要把你的内脏全部掏空一样,想呕还呕不出来,插进去以后,不知给我灌了一些什么东西,很恶心。回去后,看到我们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号里的犯人都哭了。后来恶警又不让我们炼功了。只要一炼功,他们就拿着电棍打我们。有一次我们不背监规,女恶警就拿着电棍进号里,罚我们每个人做10个俯卧撑,如不做或做不完就打。

2002年10月29日晚上大约10点左右,只我一个人在家。(1个月前妈妈在家里被恶警绑架了)我在床上听大法音乐。听到门响,我以为是我爸爸回来了,叫了两声,没人说话,过了一会门还在响,我又喊,还是没人说话,又过了一会儿,我觉得不对劲,就下床去看看。一看,有人在撬门!门已经快开了,我问他们:“你们要干什么?”“快开门!”他们吆喝道。我才知道恶警又来了,就往屋里跑,连忙把大法书、大法音乐带、手机(因为他们每次来,都偷着把钱带走。抓我妈的时候,我家的电视、VCD、小音响等值钱的东西都被恶警们搬走了)等藏在衣服柜里。还未藏好,他们就闯进来了。进来了10多个大男人,不由分说就把我给抓起来了,我要打电话叫我爸爸来,他们不让,让人看着我,他们在屋里搜。我就冲着门外喊:“快叫我爸爸来!土匪又来了!”邻居把我爸爸找来了。我爸爸回来以后,他们把搜到的东西写了下来,让我爸爸签字(他们什么证件、手续都未出示)我一看手机没写,肯定被他们独吞了。我就对我爸爸说:“手机肯定没了。”我爸就找,其中一人说:“别找了,在这儿。”就拿出来了。我爸爸签了名后,他们就要铐我,我挣扎着不让,但他们人多,把我按在沙发上,背铐着。我要求松手穿鞋和袜子,他们不松,我爸只好含着泪给我穿上。他们让我走,我不走,就上来几个人把我架出去,拖着就走,把我绑架到了派出所。那天晚上我的手都铐肿了。事后听邻居说:那天晚上去了30多个人。有的在屋顶有的在屋后,把我家给层层包围了。在派出所里,那天晚上关了十几个功友。我被关在外屋,坐在冰冷的地面砖上,背铐在水管子上。到了下半夜,整个身子都动不了,接着就闹肚子,早上又来了例假,难受极了。因为我被关在外屋,里屋的功友上厕所我能看到他们。当我看到一个女孩,乱散着头发,一瘸一拐的走出来时,我呆了:那不是我姐吗?!她也被抓了,我强忍着泪水,不让我姐看见我,怕她为我担心。原来幸福的4口之家,被以江XX为首的流氓集团抓走了3个!在那里呆了2天,我被关到了看守所。我姐被劫持到了市洗脑班,我妈被非法劳教3年。亲人们一个个的都被恶徒折磨着。

到看守所的当天晚上,我就有心慌、胸闷、两腿发软的症状。他们不管,还让我干活。我没有错,他们非法把我绑架到这里来,还让我干活,我坚决不配合!第3天,我抗议他们对大法弟子、对我本人的迫害,决定绝食……我绝食的第3天,邪恶们想给我灌食,就先检查身体。当时我心跳得很快,呼吸急促,感觉胸口很闷,医生一试我的脉搏,对狱警说:“脉搏很弱,几乎感觉不出来。”她又问我:“你以前有病吗?”“没有,但我家人都有很严重的心脏病。”(我妈是风湿性心脏病,我小姨是先天性心脏病,修大法后不治而愈)她让我吃饭,我摇了摇头,她们只好走了。那几天,我心脏病的症状很明显,也非常难受。到了第5天,我已经很瘦了,而且身上多处青紫,脚也冻伤了,例假10多天了流的是黑色的经血。躺在那儿自己都翻不了身。最后他们看我实在不行了,下午把我放了。当时还是两个女犯人把我给扶出来的,我自己根本就走不了路。看到我爸的时候,我几乎不敢认了:他比原来瘦了,苍老了,佝偻着腰,象个小老头似的,我心痛极了。到家后,爸爸对我说了我姐姐在洗脑班被折磨的事,有生命危险。他们仍不放人,还让我爸爸签字,说如果我姐姐死了,算“自杀”,并且还要软禁我爸爸。我爸爸气极了,骂了他们一顿,他们才没敢对他下手。

我们原本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被江XX害的妻离子散。我爸爸每当看到有警车、或有可疑的人出现,会紧张的看着他们,跟着他们,吓的不行,生怕恶人再来迫害我们。

我要控告邪恶的江XX以及所有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要让它们受到法律的制裁。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还我的母亲!释放所有善良的大法学员。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