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丈夫惨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4月3日】我今年51岁,从1995年3月开始和丈夫一起修炼法轮功,以前体弱多病的我干不了重力气活,有时候胃病复发,痛得我连滚带叫。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我胃病一次也没再复发过,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以前我一年生病看医生花的医药费从不低于一千元,而现在我一分钱也不用花,是大法师父救了我。

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却开始诬蔑法轮功,并造出“1400例”来欺骗、毒害世人,并不准大家修炼法轮功,如果不听就会有被抓、被打、被入狱、被打死的可能。自99年4.25以后,镇委就天天派人到我家监视,怕我和丈夫去北京上访,那时我家是个炼功点。1999年7月20日我同丈夫去北京正法,半路上被派出所恶警拦回,从那以后,每天都会有20多名教师,白天晚上轮流值班(那时正好是暑假)看着我们,怕我和丈夫再去北京上访。之后,镇委和派出所又把我和丈夫非法关押了七天,逼我俩拿4000元押金,然后放人,如果两月后不去北京上访,就把钱归还。因丈夫再次上访,4000元押金他们不但不给,还把丈夫非法关押,毒打一顿,把他眼睛打伤,又送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之久。后来恶警通知我带上6000元去领人。自从丈夫回家后,派出所每天都上门骚扰。

2001年3月份丈夫到一同修家学法时,因被恶人举报,丈夫同十几位同修被派出所数十人抓走,十几位同修在派出所都受到了恶警的辱骂和殴打,第二天后又被一块送到了看守所。想不到恶警人性全无,竟然将两名女法轮功学员活活打死。因为出了人命,恶警们害怕,就又把同修送到了镇洗脑班。在洗脑班上丈夫发正念,从后窗逃出魔掌,从此他便流离失所,有家归不得。

丈夫走后,派出所的人又来我家抓人,因没抓到人,就开始搜大法资料。没过几天他们又来抓我到洗脑班,恰好我不在家,他们便把丈夫的兄弟抓去了。4个月后,丈夫刚回家同我秋收,正在田间干活时,派出所8名恶警气势汹汹的从一辆红色面包车上下来,他们边走边拿出手铐去铐丈夫。我见形势不妙,一把抓过恶警手中的手铐,一名恶警凶巴巴的说:“打死她。”他们中4人打我,去抢手铐,另外4人去抓我丈夫,丈夫当场被他们打倒在地,他们摁住丈夫的颈、腰、腿、还有一人骑在丈夫身上,使他一动也不能动。4名恶警把我肚子打伤,眼睛打黑。恶警们把丈夫送入劳教所,未经审判非法劳教,还不让我去看丈夫,就因为我也是一个修炼的人。只有13岁的小儿子能去看望,听儿子说:“一日三餐,都是馒头和只有几片菜叶的盐水,每天都得干12个小时的活,干不好还要被打。”直到现在丈夫还没回家,家中仍是只有我和三个孩子。

但我相信“强制改变不了人心”。邪恶镇压破坏不了真、善、忍宇宙法理。法网恢恢,善恶终有报,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即将来临。我支持控告江XX,将它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