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路上点滴回忆:杨姐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4月12日】我和杨姐缘份非浅,记得上班第一天在单位同部门不期而遇,后又不约而同来到另一城市,熙熙攘攘人群中遇见她。她怀着对同修负责的心,带我汇入正法之中,虽然我们现在一墙之隔,但彼此的心相连,她的故事每一桩都给我很大的鼓舞。

警察扑了个空

从北京证实法回来后,杨姐担任了这个地区的资料工作。那是2000年冬,一个傍晚,我去拿新经文,正赶上房东来收租,杨姐说房租已交。房东否认并称收钱的人是骗子,限三日内交足三个月租钱,要么立即搬走。房东走后,杨姐她们觉得事有蹊跷。(当时和别人合租,手头都很拮据)杨姐决定先将大法书籍、资料等转移要紧。于是连夜运走。第二天她们也先后找到落脚点。搬走不久,警察来抓人,扑了个空。(因一做资料同修被捕,在迫害下说出了杨姐。)

“你看着,我会不会眨一下眼。”

一天,杨姐让我回老家送新经文,见面时告诉我最近别找她。第二天杨姐出事了,是被便衣跟踪一个多星期下手的。在派出所里,警察装着伪善面孔叫杨姐出卖同修,被杨姐严词拒绝后,便对杨姐进行体罚,用电棍威胁等。杨姐正视着恶警平静地说:“你看着,我会不会眨一下眼。”他忙收回电棍。又逼着写“三书”,杨姐坚决抵制。恶警达不到目的,在寒冬腊月,打开窗户脱去杨姐的棉衣,用高压水龙头往身上喷水,这样杨姐也没屈服。恶警们派两个保安看着,两天两夜不让杨姐睡觉。杨姐借机向保安讲真相,其中一个说:“你真了不起,我挺佩服你!”

看守所里慈悲讲真相

在看守所里,一个经济诈骗犯说了些对大法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引得其他几个不明真相的犯人也说了不好的话。几名同修一齐制止,几个犯人不语,而那个经济犯还在恶言恶语,杨姐站起厉声道:“闭嘴,不许侮辱我师父。”晚上,恰巧那人和杨姐同值班,杨姐走近后善意地说:“白天的事我不够和善,你别介意,我是为你好,我们师父是最慈悲的主佛,来救度众生的,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以后再别说坏话了。”那人听后感动地直点头说:“小杨,谢谢你,我知道了,再也不说了。”

死也无憾了

杨姐同室的满姐是死刑犯人,知道大法好。一次当她得知某管教手里有本《转法轮》时非常想看,就去要,管教不给,满姐急得哭了。回来后对杨姐说:“在死之前能看一眼《转法轮》,死也无憾了。”听了这话杨姐她们也哭了。

正念

在看守所里杨姐送走了冬天迎来了春天。一个上午她突然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不想待在这儿了,我要出去继续做正法的事。”那天下午杨姐真的获释了。

千里之外一个小村庄

满姐家乡无人得法,更不知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杨姐说:“大法洪传时,和法有缘的人一个也不能落下,我要去洪法。”准备好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及简单印刷设备,杨姐启程了。中途转车已是午夜过后,只好露宿街头,长途跋涉,杨姐终于找到满姐家乡——千里之外一个小村庄。在那里,杨姐看望了满姐家人,向她们洪法讲真相,家人感激不已,并在她们支持下杨姐把大法的美好带给更多的人。

幸运者

一次杨姐做真相回来已是深夜,可她并没休息,而是发完正念又出去了,再回来已三更。那晚风很大,杨姐脸似红润的苹果。以为她会睡下,谁想她拿着资料又匆匆而去。原来回来路上遇一出租车司机,杨姐没带钱不想坐车,可司机说什么也要送,杨姐悟到这是一个讲真相的好机会。闲聊中杨姐说明自己是大法弟子,给他讲了些真相,回来取资料是送给他。司机欣然接受。大家都为这个人有幸了解真相而高兴。

大法日

本地大法日前夕,杨姐一面和我们大家一起着手准备条幅、彩旗等,另外也很牵挂家乡同修,于是抽出时间回老家和那里同修一起书写真相条幅,并鼓励他们都出来做。那晚星光格外灿烂,我们把大法真相条幅挂遍了小区、花园。第二天,大法真相条幅五颜六色,构成了一道奇丽的风景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