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纪实:插管灌白酒 被精神病院摧残致神经系统失调

【明慧网2003年4月13日】我从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做一个好人做起,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充分体悟到:大法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是利国福民的好功法。

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个人嫉妒心、私欲,开始迫害法轮功修炼群体。它们恶毒攻击、诽谤大法。我为了说一句真话,说一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拦截并被押到派出所,逼迫我放弃修炼,还非法罚款。此后恶徒不断骚扰我及我家人,给我家庭造成极大的伤害。有一次我在亲戚家帮工,被不法之徒绑架到中心小学,进行非人的折磨。我和同修绝食抗议,才放我们回家。

2000年,我和同修去北京上访又被拦截,被绑架到乡政府。而在家里的同修也被绑架来与我们关在一起。第二天,我们都被非法关押在交通管理所。在那里我们都遭到非人的折磨,乡干部八十多人轮番对我们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有一名姓戚的恶徒逼我们喝肥皂水、灌白酒,还不准我们睡觉。恶徒政法委书记嘴里骂大法,后遭报应。政法委书记见洗脑失败,就恶狠狠地说:已经关了三个多月,你不“转化”,就不准你儿子上学。(我儿子至今未能上学)。恶徒有时酒后对我们行凶,它们专用皮鞋照睡下的法轮功学员的头部踢,嘴里还不停的骂。

我们进行绝食抗议,要求回家过春节。在腊月二十三过小年的晚上,我们却被恶警绑架到精神病医院进行摧残。在医院我们被非法搜身,身上钱物被抢劫一空,连裤腰带也被虏去。我们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强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真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我神经功能失调,小便失禁。在医院我被非法关押四十四天,受尽了各种非人的折磨。最后恶人逼迫家人交上二千五百元钱,才放人。

2001年冬天,一位大法弟子因挂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迫害流离失所到我家,被恶人告密,乡派出所恶警来抓捕他,我极力阻止。他们打电话叫来十几个恶警,把我也绑架到派出所,邪恶的乡长问我是否还炼法轮功?我说:我们是做好人,你们绑架我们是犯罪。当天晚上,恶人就把我们二人非法押到610洗脑班。有一天早晨,我背师父讲的法,被恶徒科长听到,它叫来两个恶徒对我拳打脚踢,后背铐在树上,对我进行摧残。有一次,逼我们看诬蔑大法的录相,我向他们讲事实真象,另一个恶警科长气极败坏,把我和一位大法弟子拽下,对我们又是一阵毒打,后背铐在躺椅上,中午吃饭才放开。有一次,恶徒610办公室副主任问我:你做好人,到这儿来干什么?我说:我是被你们绑架来的。恶主任凶相毕露,强逼我抱着树铐起来,拽着我的头发往树上撞,鼻子被撞破流血。恶科长随意侮辱大法弟子,插管入胃轮流灌白酒,我被灌了一瓶白酒,使我的身体受到严重摧残。邪恶之徒每到晚上就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凶残场面令人惨不忍睹。

2002年春天,恶徒为强迫我们放弃修炼,专设一间房对大法弟子行刑。有一晚上,我被押到刑房,左手铐在躺椅上,右手被两个邪恶之徒(张姓和王姓)拽住,对我长达四十分钟的折磨,主要打脚趾,还有腿部,板子打断两条,从腿到脚整个是紫黑色,致使我不能走路,神智不清。后来邪恶之徒向我家人敲诈勒索一千元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