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韩纪珍被警察关进南京精神病院摧残的经过


【明慧网2002年12月10日】选择何种方法锻炼自己的身体,本应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这是天赋人权。然而在江氏集团的统治下,中国老百姓连这点权利都得不到。我母亲为了这点权利,被警察关进精神病院折磨三个多月,并遭受药物摧残。

1997年底,由于繁重的学习任务,只要看10分钟的书,我就会感觉眼睛很疲劳,要是再看下去,眼睛就会发疼。为此我去过德州医疗中心,检查结果,医生也束手无策:“看起来你的眼底可能是有点问题,但是现在病情还很轻,我什么也做不了。你先回去,等病情加重了再来,到时我用激光给你治疗。”幸运的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学习了法轮功。在不知不觉中,我的眼睛可以看很长时间书了,也可以用电脑了,连续几个小时也不累。从我的亲身经历,我看到了法轮功具有神奇的功效。

于是我打电话给我母亲,告诉她法轮功好,让她也去炼炼法轮功。我母亲原来是某报社印刷厂的工人。多年来的操劳使她身体患了多种疾病,特别是她患了28年的妇女病,中医、西医都看过很多,各种偏方也试了不少,可是病情还是不见好。1998年上半年,我母亲开始学习法轮功。短短几个月,她的身体受益很大,不要说一般的伤风感冒等小病好了,就是那个根深蒂固的多年的妇女病也好了,真正体会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再也不用为去医院看医生而犯愁了。而且她按照“真善忍”的道理去做,脾气也好了很多,对别人更加和善了。

19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和迫害,利用其操纵的舆论工具铺天盖地诬蔑法轮功,妄图在中国铲除法轮功。多少无辜的老百姓被欺世的谎言蒙蔽,甚至带着仇恨的心理对待法轮功。为了向国家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母亲于1999年12月23日去北京上访。在去北京的火车上巧遇其他十几位功友,大家一起到了北京。在北京有中央信访办和国务院信访办,职责是专门负责接待各地老百姓上访鸣冤。中国宪法规定:每个公民都有上访的权利,而且为了防止对上访人的打击报复,上访是不需要任何人批准的。然而江氏集团却公然违反中国宪法,把去信访办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抓起来,谁上访就抓谁。许多法轮功学员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去天安门广场鸣冤。

我母亲到了北京的第二天便去了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广场,警察看到法轮功学员就要抓,他们对分辨谁是法轮功学员已很有经验了,查问那些慈眉善目的外地人,差不多是八、九不离十。一个警察看到我母亲,便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回答说:“是!”便被抓进了警车。上车后警察便开始左右开弓地打她的脸,一直到警察自己的手打得疼得动不了,于是他又用另一只手拿包砸人。

警察从我母亲的身份证上知道了她的地址。于是母亲被从南京去的警察押回南京,强行关进南京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南京脑科医院)。开始时医院拒收,医生认为她不是精神病,不应该住院。但警察施加的压力实在太大,那些医生最后也只得无可奈何地收下。但是医生对我家里人说:“她不是因为精神病住进医院,而是因为她要炼法轮功所致!”

当我得知母亲被关精神病院的消息后,非常震惊!我告诉我的同事和我的老板,他们都不相信。他们说:“现在快到21世纪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呢?”

于是我向老板请了假,买了飞机票直飞上海。第二天到了南京精神病院。好在可以见到母亲,方才了解了更详细的情况。我问她都受到了什么样的“治疗”。母亲告诉我说:“我每天被强迫注射药物或口服药物。这里的医生护士够邪恶的,你要是不吃药,他们就把你绑起来灌药。”她说:“这些药使我痛苦不堪,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躺也不是,全身乏力,头晕目眩,脑袋里好象浆糊一样,而且心烦意乱,一点也安静不下来。”在她讲话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的说话和动作都特别地缓慢,舌头好像变得特别大,变得不灵活了,有点吞吞吐吐的,而且思维也变得缓慢,看上去真象个病人了。

我和母亲正说着话,忽然听到护士在门外喊了什么。我母亲紧张地对我说:“他们又要给我吃药了!”随后进来一位年轻的女护士,手里拿着装水的杯子和药,一边喂着药,一边对我母亲说:“现在还想练法轮功吗?不要再练了!”我当时就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心痛得简直无以言表。

后来我去找主治医生,她正在给病人看病。我在门外等了好一会儿,等她看完了,我走进去,对她说:“我是韩纪珍的儿子,特地从美国赶来,来问问我母亲的情况。”她说:“根据你母亲的情况,随时可以出院,只要警察同意。”我又问到用药的事情,她说:“我们也没有办法。既然警察把她送进来,我们只得给她药。不然将来她再去为法轮功上访,我们就不好交代了。”

在我家里人一再的请求下,母亲在春节前几天被医院释放回家准备过年。但是没想到警察第二天就来到我家,逼迫我母亲写一个保证,保证不去北京上访,否则他们就要把她送回精神病院。在警察的强大压力下,因为不愿意再被关进精神病院,母亲违心地做了她不愿意做的事。于是警察离开了,我们全家想这下可以过一个团圆年了。可是万万没想到,第二天警察又来了,说:“你光写不上访的保证还不够,你还必须要写一个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否则就把你送回精神病院。”我母亲回答说:“我怎么能做这个保证呢?!炼法轮功使我身心受到很大好处,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能不炼呢?”警察说:“看来你的精神还是有问题,根本没有治好,还需要继续治疗。”于是这些警察强行把母亲又再次关进了精神病院。这一关又是两个多月。

我父亲的身体也不好,那时他患了癌症,做过手术,需要母亲就在家里照顾他。自从警察把她关进精神病院后,她不但不能照顾父亲,反而要父亲照顾她,给她送饭。一家人的生活真是苦不堪言!

在2000年底的时候,我帮父母办好了来美国探亲的手续,签证也签到了,机票也买好了,就等着登机了。然而不幸的是,他们在上海机场被海关拦了下来,因为海关官员在电脑里的黑名单上发现了我母亲的名字。大概是警察们知道,要是让我母亲出来,他们的恶行就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