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未成年小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从十六岁非法关押到十七岁

【明慧网2003年4月13日】本文是四川十七岁大法小弟子自述因坚定信仰,向人民讲真相,而受到的残酷迫害。为了不配合迫害,这名小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后因迫害不慎坠楼摔伤,不法恶人仍不放过他,继续折磨这位未成年的修炼者……

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十四岁和十五岁时,分别去北京正过法。后来因迫害,我不能上学,就这样流离失所〔母亲也是大法弟子,现被邪恶迫害,继父占了我们的住房〕。

二零零二年三月底,我因为发真相被非法关押。四月初,恶警把我带回当地。可是回家后我被家人看管特别严,在外面又有恶警盯着,就这样不让我修炼、让我放弃信仰,我想这样一定不行,要和功友在一起,于是五月初,我又离开了家汇入大法洪流中,助师正法。可是在二零零二年的八月二十多号我又一次被非法关押。这一非法关押长达五个多月,在这五个月中发生的迫害令人神共愤。

我非常想冲出魔窟。于是我开始绝食,在绝食期间,恶警吩咐犯人一天给我灌四次食,就这样持继了几天,我的脸变成了“倒金字塔”形,嘴里都烂了。随后一天就不灌了。可是八日二十六日早上,恶人又给我灌食,十一点左右终于灌完了。恶警叫我去办公室问了我一些问题,企图达到迫害大法的目的。他看我是孩子以为是突破口,这次被非法关押我又没报名字,他想恐吓我:要无限期关押。然后又骗我:“只要说出名字就放人。”我有点动了人心了就说“可以,不过我要和家人直接联系。”她说了一些不准的理由:什么“强制机关的民警不能带手机上班;放在一处保管;办公室不准安电话。”这时我看见外面恶警正拖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去灌食,听说是鼻饲,我有点感到不对、有点怕,不想承受迫害,就报了名字和父亲的手机号码,我刚说完对面的电话响了,叫它对桌的同事接电话。这时我知道我被骗了,又不想再被迫害就从窗子迈出去了〔请各位相信我绝不是自杀,看守所就象迷宫一样,又隔着桌子,我没戴眼镜不知是楼上,又非常想破除邪恶对我的迫害〕我落地前后头脑非常清醒,那一瞬间我看到地下躺了一个和我长相一样的人,这一瞬间大概有一句话的时间吧,我回去了,回去后感觉身体剧痛、然后我心里说:“师父,我不能死,我的使命还没完成。”又背“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我感觉我的腿、胳膊都能动了,可是总有一种痛、无法言表。这时向我跑来几个人看我是否还有气,一个干部说:“送医务大队。”“不,马上送医院。”另一个声音说。到医院后怎么也查不出我伤在哪儿了。一个女恶警急了说:“给她打两针,只是昏了而已,抬回去。”医生说:“不行!再查一查。”才发现我后背的脊椎错位了。是“骨一、骨二〔医学专词〕而且是神经性骨折。”刚把我放在病床上,马上就给我戴上死刑犯的手铐和脚镣。这期间我拒绝输液,邪恶指派武警、民警还有护士分别按住我,给我输液、铐、绑我的四肢,还有医生给打针,打完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每天如此,他们每天迫害。它们说一直输到我吃饭或我饿死止〔我床边就有位十四岁的大法小弟子在绝食,可它们就是不放人,一直输液终于在十月十七日被迫害致死。〕这五十多天的绝食中,它们不断地迫害我。虽然那么久没吃饭,可二十多天后我可以下地小便了,医生就把尿管取了,可是没几天它们借口我不输液又要插,五十几天就有三次。十月十五日我吃了饭,十月二十一日,恶警又把我送回了看守所,一月底才放我,而且是家长去找的说:“没成年的孩子居然这么迫害!如果年前不放人就打官司!”这才放我。可恶的是:把我送回当地后,恶警又硬是强迫我亲戚写了“三书”才释放我,你看它们多邪恶!后来才听说我在医院里时,恶警早就已经知道我的身份,可就是不放,从十六岁关到十七岁才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