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迫害 堂堂正正走出万家劳教所


【明慧网2003年4月15日】我是一个退休职工,是黑龙江法轮大法修炼者,于1996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修炼以后身心受益,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心性得到极大的提高,从内心感到法轮大法好,我能修炼大法是我今生的最大福分。修炼必修心,法轮大法直指人心,让我们提高心性,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而且教人向善,做思想道德高尚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我正是按着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

2000年2月,只因我说还炼法轮功,派出所不法恶警就强行把我送进拘留所,这也是我第一次因炼法轮功做好人被迫害到拘留所。就在春节的前一天,就是因为说炼,30多名大法弟子遭到非法拘禁,而且没有任何手续。在拘留所住的是冰冷的屋子。我们是修炼人,必须学法炼功,因屋太冷,没有被子盖,根本睡不着觉,便很早起来炼功。刚开始炼,一帮管教就大打出手,边打边骂,我们没炼成却遭到一阵毒打。从那以后,只要背法、炼功,恶警就用各种手段折磨我们。恶警张XX、杨XX用小白龙(一种浇地用的硬塑料管)抽打,用棍子打,我们每人身上都伤痕累累。他们还用手铐子把我们扣住双手锁在铁窗上,一站就是几天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大冬天用冰冷的凉水浇我们,从头浇到脚,被子、衣服都湿得水淋淋的,然后开窗户冻我们,这真是人间的地狱。为了不让恶警再迫害我们,大法弟子整体绝食绝水。绝食6-7天,经历了种种魔难,最终赢得了炼功环境。但是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们要求立即无罪释放。最后一直非法关押70天之久才放人,并索要1000元保释金。

6月,听说在拘留所里大法弟子绝食有生命危险,我和好多大法弟子去看望她们,并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派出所恶警又非法强行将我送入拘留所,同时还拘禁了好几十个大法弟子。这次拘留所所有大法弟子整体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回家,再一次绝食抗议。绝食四天要灌食,我们齐喊无罪释放不灌食。所长领着全所管教从我们屋开始拽人,可是一个也没拽动,因为大法弟子已经形成铜墙铁壁。没办法,它们把110警察调来。我们就是不配合,但它们人多势众,有的是从地上硬拖走的,有的是几个人给抬走的,连踢带打,整个看守所乱成一片,连喊带叫。就在灌食期间,天空电闪雷鸣,下起大雨,灌食结束雨也停了,连刑事犯都说迫害大法弟子天都怒了。那几天天特别热,再加上灌盐水和玉米面,口干舌燥,身体象冒火一样烤着,还有恶警的踢打,身体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我们绝食抗议十天,最后所长答应我们提出的条件可以研究。在这黑暗潮湿的监舍里又被关押45天才被释放,公安局索要“保释金”1000元,厂公安处索要3000元。

11月,我心里带着坚定的正念去北京正法,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开“真、善、忍”横幅,高呼:“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被天安门广场恶警绑架,关进前门派出所大铁笼里。因我不报地址和姓名遭到残酷的折磨。天黑时,警察用大客车把我们拉到很远的北京郊区什么地方,其中我们四个女大法弟子被不法恶警关在男重犯的屋里,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在那黑暗邪恶的地方呆了1天1夜,后被送到驻京办,9日晚我单位来人接走到单位。由于自己当时怕心出来了,就写了一个不进京的保证[注],单位公安处索要3000元罚款才放我回家。

2001年1月单位公安处勾结河东派出所又一次让写保证书,我坚决不写。因我不放弃修炼,又一次被非法送入市第一看守所。50天后被非法判劳动教养1年,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分到洗脑班被包夹强制洗脑,不让接触大法弟子,不让上饭堂吃饭,囚禁起来。队长、管教、叛徒整天围着你说个不停,目的是让你放弃修炼。这时我心中只有一念:有师在,有法在,你们谁也动不了我。我头脑中不停地背法,背经文,背《洪吟》,时时在心中告诫自己主意识要强,心要正,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决不背叛师父。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一定能闯过难关。这样她们的轮番轰炸在我这儿不起作用,都被义正辞严地揭穿,谎言、欺骗在大法的威力下败下阵来。在劳教所里我时时以法为师,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不怕苦,一切艰难险阻都踩在脚下,很快闯出洗脑班,和大法弟子在一起。

3月末全体在万家劳教所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写诉讼,要求无罪释放,但是检察院的人不受理,对法轮功不讲法律。我们开始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绝食几天后,狱警又开始迫害灌食,我们坚决不配合。医院的男恶警和囚犯就大打出手,专往头部、脸上打,满口出血,打蒙过去了,还是不放过,硬是插鼻管。因他一插我就嘴里吐出来,他们就用恶毒的手段,鼻子插管用手巾捂住嘴,那一瞬间真上不来气了,感觉要死了,那时真的是师父在帮我,心里呼唤不能死,突然它们手都松开了,险些被迫害死了。我们绝食承受着身体上、精神上种种极大的痛苦,确实感化了许多管教,唤起了她们的良知,承认我们都是好人。这时我们就给她们讲真相,告诉她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这样绝食抗议坚持了二十几天,我们每天都在心里背法,破除邪恶对自己的迫害,悟到在劳教所多呆一天都是对我们的迫害,决不消极承受,要公开学法,炼功。一班好几个管教整天不离屋看着,再加上房间还有监控器,只要一屋有炼功,全楼管教都来制止,并大打出手。因为炼功,他们把我关进小号禁闭,一关就20多天。那里管教更邪恶,整天让你光着脚站着,那里阴冷潮湿,一点阳光进不来,吃喝拉撒都在那不足两平方米的小屋里。我既然是修炼者,在哪里都要学法炼功,我坚持炼。它们就把我双手用警绳绑起来,吊在门上。我说你绑不住,绳子动一动就松开了。我多次炼功被绑,这时我心中想着师父,念大法,力量倍增,千难万险挡不住我,我该在法上提高上来,修出大善、大忍、大慈悲心,多和管教接触,讲真相。大法弟子都是无辜的受害者,你们管教也是谎言宣传的受害者,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告诉她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大法弟子坚强的意志、金刚不动的正信正念令邪恶迫害在我身上不起作用,这样我从小号闯出来了。

6月中旬,在七大队被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都面临着严重的迫害,大法弟子坚决不配合恶警的要求,什么走队列、报数、劳动,全部否定不参加。接着恶警又开始一场残酷的迫害,体罚、打、骂,一切无耻的手段都来了。6月19日,狱警让每个大法弟子填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叫嚣不写的就让到新成立的男集训队。大法弟子没有被吓倒,反而更加坚定大法,坚不可摧,坚决不写保证。由于整体都不写,只有个别几个人写了。这时鲁、史两个恶警所长凶相毕露,叫嚣要采取最严厉的迫害行动,从老三班下手。6月20日晚,老三班三名同修被迫害致死,具体情况我们都不清楚,因为封锁消息。老三班同修的死使邪恶的迫害有所收敛。我们不参加劳动,整天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一直被强迫坐在塑料小板凳上,被严加看管。天气又非常的热,好多大法弟子身上都长了脓包、疥和干疥。我脚上也长了脓包,不能走路。后来全身长脓包、疥、干疥,每日浑身如针刺般痛痒,晚上睡不着觉。邪恶使绝了招儿迫害我们,就是要毁掉我们的意志,达到他们逼迫我们不炼的目的。可是我们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是坚定的正法粒子,无论邪恶怎么迫害都动摇不了我们金刚不破的坚强意志。在极度痛苦、难以忍受的情况下,我坚定的发正念彻底清除破坏我身体的邪恶因素,清除了身体的一切败坏物质,身体恢复正常。2002年1月我闯出了万家劳教所。

现在在万家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还在受着邪恶残酷的迫害。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必将受到历史的审判,善恶必报。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