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志不移修正法 历尽苦难志弥坚


【明慧网2003年4月17日】1999年7.20我为法轮功上访后,于7月25日凌晨我被当地派出所从家中带走,同时抄家,扣押大法书籍及汽车、手机等。在派出所关押期间,我坚决不写所谓的“保证”,同时利用各种条件向警察、看守及其他在押人员讲真相、洪法,用纯正与善的表现证实着大法,不给邪恶任何可乘之机。两天后我被转到办事处,他们再次强迫写保证,我坚决抵制,再次声明进京是公民的合法权益、上访是宪法赋予的权利和义务。后来我乘其不备正念走脱。五天后,我从办事处领回汽车和手机。

1999年8月初,公安分局因我帮助过流离失所的大法学员而反复盘查我,使我不能正常工作从而被迫离家出走。

1999年10月12日,我在北京的街道上被便衣盯梢、盘查,后由本地公安分局接回关在第一看守所。我绝食绝水十八天,表示对警察这种非法行为的抗议,期间恶警对我戴自制的手铐(又叫“棒子”)、脚镣,强行灌食。11月我被转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石家庄劳教所剥夺我正常与家人接见的权益,不准我炼功学经文。

2000年3月“两会”期间,我再次绝食绝水十二天,并书面表达对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的抵制。7月20日法轮功被迫害整整一周年了,我们法轮功学员在集体吃早饭的途中,在劳教所操场正中打坐、打手印,被恶警阻挠。我被抬回宿舍铐在铁栅栏上,并非法延长劳教期限三个月。9月中旬,劳教所在搜查大法经文的过程中,我坚决抵制,当场揭露江氏政府欺骗愚弄百姓的本质。劳教所又借故延长我劳教期一个月,并关禁闭十天。

2001年我被转送到河北省高阳劳教所,一入所就对我体罚、打骂、电击、双手铐在地墩上四十八小时。恶警杨泽民威胁道:“这是土的,还有洋的哪,压老虎杠子、钉竹签……”我始终没有畏惧,后来恶警也就放弃了对我的折磨洗脑。二十多天后,又将我送回到石家庄劳教所,始终被单独关押,不让与其他大法学员见面交谈。

2001年底,我又被押到保定劳教所。保定劳教所把三间宿舍改为刑堂,为了封锁消息,用棉被把窗户封住,一般人员不得靠近。在那里,坚定的大法弟子被轮流单独关押,由劳教犯人看守,恶警授意犯人随意侮辱打骂大法学员,并且不让睡觉。如果有不愿接受恶警指使、不愿无故伤害修炼者的劳教犯人,就会受到恶警打骂,处处充满了邪恶恐怖气氛。在那里我被迫十三天罚站,不让睡觉。

2002年11月,劳教到期了,我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关押三天后,转送到街道办事处。我始终抵制他们要求的所谓写“保证”,就是坚定修炼,三天后我回家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