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坚定的正念破除邪恶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3日】我是1996年有幸得法的。在1989年修炼以前不幸患有严重肝病,经本市各大医院及北京302医院多方医治无效,对生活开始绝望。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师父的教导,做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好人,对社会积极奉献,对家庭尽己职责,对人生乐观向上,不久疾病康复。

就是这样一部对人类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高德大法在1999年7.20以后却被中国当权者江XX出于一己之私,无视广大法轮功受益者的呼声,发动了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灭绝人性的残酷镇压。现将我被迫害的事实陈述如下:

由于99年7.20以后信仰自由被剥夺,江氏集团控制所有国家的喉舌编造谎言欺骗中国及世界人民。在这种情况下,我本着对众生负责的态度于2000年10月份利用公休到北京上访,结果被天安门警察强行带入警车,送到分局转我到市驻京公安办事处,期间被搜身及辱骂后强迫朋友交2000元钱才放人。

后来,我向周围同事讲真相被厂领导知道后,在2001年3月份本单位书记指派一车间工人到我住处通知我到厂办有事,到后单位书记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我回答是,并向其陈述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理由。结果她不但不听,并限我在下午3点以前写出不炼功的“保证书”交到保卫科。我下午上班时,刚到工作岗位,保卫科一行二人就来取“保证书”,我拒绝写,他们到书记处汇报后,到我下班时,突然闯入七八个人不让我回家,让我到车间办公室睡觉,我坚决不从,并表达我修炼与上访的权利。保卫干部用警棍指着我说:“XX党说话了,打死你活该。”一直周旋到下半夜三点多我才回到住所,本车间五、六个人守在我的门口看着我。次日早7点左右,保卫科长带二名保卫人员及车间3~4人强行绑架我到市610洗脑班。9天时间内610人员强行给我洗脑,并以工作相威胁,厂里派6人看着我,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并被勒索罚款1500元钱。

同年八月三十一号我和另一同修到附近市讲真相,被当地公安人员强行带入警车到公安局后,五、六个民警对我俩拳打脚踢,另一个男恶警用脚猛踢我的胸部,因我俩坚决不妥协,恶警强行将我俩治安拘留,让我们喝生水,基本不给饭吃,半月后又转为刑事拘留,每天被强行干10多小时的活,睡觉也要在监室值勤。一个月后,恶警看到我俩不妥协,无招可使,便瞒着我骗去家属2500元,才放人。到家后,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厂领导哄骗我的妹妹做我的工作,要我上班。当时是国庆节,别人都公休,却不让我休,骗我说要我把拘留期间的工作日补一补。

就在10月11日这一天,我正在工作,突然厂保卫科一行多人,由车间副主任带领,围住我说书记有令要我去“转化转化”。我坚定地正告所有在场的人说:我本来是修真、善、忍做好人,你们要把我往哪“转化”呀,你们不要再迫害我了,我觉得应该转化的是你们。在僵持了10多分钟的情况下,保卫科一干事用手机把保卫科长叫来,开始动武。10多人挟持我从三楼到楼下,一辆红色面包车已经在楼下等着了,车上坐着厂领导、二保卫人员、二车间同事。我一看就跑,他们七、八个大男人往车上拖我都累得满头大汗,大约半小时后,他们把我穿的衣服扣子都撕掉了,围观同事100多人在场。上车后,我被绑架到了省610洗脑学校,接着又拉着我到劳教所医院查体,并强行抽血做各种检查。完毕后,要我上车,我不从。因二个保卫人员动不了我,厂领导就唆使该医院二个警察帮忙,一人抓着我的头发往车上撞,另一个用脚踹我的脸、鼻子,流了很多血,并猛踩我的胸部。到洗脑学校后,我不下车,该校一领导冷笑着对我说:“进来了就由不得你了,必须‘转化’。” 他们把我安排在楼底一套间里间住,里边一人看着我,外边一人看着我,窗外二个女警察监视着我,完全失去了自由,并扣我的工资供监视我的同事吃高档自助餐。第二天,我就被带到劳教所(该所非法拘押着多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把我分在一个班里,由十几个在强行折磨下被所谓“转化”了的人,不间断的胡言乱语,想说服我放弃修炼。

我看到这些昔日的学员被残酷迫害后内心的痛苦和长期失去自由的无奈,我看到她们内心深处未曾泯灭的良知还在,我便用大法的法理反过来唤醒她们的正念。仅三天就有人告诉我,她们是被逼迫去“转化”别人,有指标,要不就长期关押。邪恶之徒给我十二天的时间,要不就劳教。我心里牢记师父的教导,用坚定的正念,破除邪恶对我的迫害。我用智慧对劳教所恶警说:“你们突然把我抓来,我要求回去换内衣。”回去后,当晚正好是周六,我利用他们人松懈的一面,在下半夜三点左右,先发正念清除内外空间场的邪恶,并请师父加持,用神通把铁窗棂扒弯,爬出去跳墙(约5.5米高)并在墙上爬行50多米闯出了魔窟,从此流离失所至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