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气熏人 与精神病人同室监禁──我被劫持在沈阳市收容遣送站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4月17日】我是1996年5月得法,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没得法之前身体疾病缠身,比如;心脏病、类风湿病、胃病、颈椎骨质增生、便秘、眩晕症等等。医院去了不少,钱也花了不少,可就是病一点没少,越来越重,给家里经济上搞得很紧张。

就在这生死徘徊的路上,我有缘得到了法轮大法。学法以后,知道怎样做一个好人,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不知不觉身体的疾病痊愈,思想境界提高的很快,心灵也得到了净化,走路一身轻,心情愉快。家里人和亲朋好友看到我的巨大变化,都说法轮大法好,也想修炼

这时,天津发生了执法部门抓了法轮功学员,紧接着沈阳地区也出现了这种情况,一些(公安、街道办事处的人)每天都到炼功点上骚扰,不让我们挂大法的标记,有的甚至拍照,然后就开始抓人,抄家。1999年7月22号我就到了省委,希望国家机关放人,正面了解法轮功,给我们一个修炼的合法环境。我们都是和平请愿,没有口号,没有过激行为,他们不但不放我们的学员,还动用大批警察,和社会上的流氓对法轮功学员又打又骂,就连怀孕的妇女、抱小孩的也不放过。恶警把一位30多岁女学员,揪着头发往车上撞,把她强行拽到车里,还有一男学员被他们打的昏死过去,拖到车里躺在地上也不管。最后他们用暴力把我们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全都抓到车上送到了体育场,然后又把我们分批拉到了离市内很远的一个郊区篮球场上,不让我们动,中午也不给我们饭吃,暴晒了我们一天。下午他们就开始播放中央电视台“取缔法轮功”的新闻。

真是乌云压顶,一夜之间法轮功受到如此非法对待和冤屈,我们都心痛的哭了。晚上放了我们,我们回家后心里说不出的难过,这是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这么正的功法,使多少家庭和睦;使上亿人身体得到了健康,思想境界得到了提高,给家庭社会减少了经济负担;使多少浪子回头,从新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对社会起到了极为重要的稳定作用。

1999年7月下旬,我抱着对国家、对社会,对更多的人负责的一颗心到北京上访,想让政府重新了解我们法轮功,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可是上访部门已变成了警察局,凡是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就抓,我也被他们抓了回来,送到了北京的一个大体育场,登记查身份证。恶警还打了很多学员。然后,各地区公安把人带走。

我被沈阳公安人员带了回来,还有几位我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把我关到了沈阳市收容遣送站,吃了一个馒头,喝了几口菜汤,吃了两顿饭,就收了我40元钱。第二天,我们被非法提审,在那呆了一天,也没让我吃东西。晚上我又被带到了公安分局,警察跟我大喊大叫,我告诉他法轮功好,他就说了一些侮辱我师父的话,还扬言要把我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快到下半夜一点钟才把我送回家。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派出所警察又带来两个人说找我了解情况,我爱人没在家他们就把我带走了,把我送到了沈阳市拘留所,说我“扰乱了公共秩序”,把我关了起来。第二天,由一个女管教提审我,她很凶恶,让我坐板,监视拘留我八天。派出所警察又把我带回去,把我丈夫也给找去了,逼我写保证,写侮辱大法的话,我不写。是法轮大法、是我的恩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怎么能做出那种不仁不义的事呢,我不做,给他们气的够呛,要送我去马三家子教养院。我说我没有罪,我没犯任何法律,你们这是侵犯人权,他们没话可说,最后让我丈夫把我带回家。

又过一天,派出所户口员到我家让我写“思想汇报”,我不写,他就给我丈夫施加压力,让星期六一定给他送去。我爱人怕他们再把我关起来,就逼我写,我看到他被逼得厉害,就没有在法上考虑问题,敷衍着写了几句[注]。从那以后,他们经常骚扰我和家人,居委会主任和几个人经常到我家干扰我。1999年9月,办事处的书记和科长还有几个人又到我家逼我写“保证”。我不写,他们就把我由绑架到沈阳市收容遣送站,说办“学习班”。到了收容遣送站,他就把我关在一个大铁门里。一进走廊臭气就把我给呛得喘不过气来,一看水泥地上躺着一个妇女,身下一丝不挂,两条腿黑紫,往外流脓水,她得的是一种叫大钱疮的传染病,脏的都看不出模样来,满地都是大小便,无法下脚,原来她是一个精神病人。屋里还有十来个精神病人很吓人。洗碗、洗脸的水池子在厕所里,没有门,四个蹲坑。水池里面臭气熏人,住的房间是一个长条木板炕,窗户上基本没有几块玻璃,都是坏的。2-3个人盖一个破被,被子里外全是尿碱和血迹,呛得人不敢喘气。天气一天比一天冷,窗户也没有东西挡着,被风呼呼地往屋里灌,冻的大伙都直打冷战。精神病人白天晚上都不睡觉,一到晚上这些精神病人就把衣服脱个精光、一丝不挂的出来活动,又喊又叫的,一盆一盆的冷水往我们住的房间泼水。有的精神病人往我们的被窝里钻,大便了就用手去抓,抹的哪都是。我们法轮功学员就收拾,一天累得够呛也收拾不完,一天好象几十年一样。没有洗澡的地方,身子脏了就用一盆冷水擦一擦。吃的是一块臭咸菜,有的时候几个人分一块馒头,一碗见不到几个菜叶的汤。

在收容遣送站期间,1999年9月至10月,有48位女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里面,有20多人被同时用电棍电击过,打嘴巴子,手铐把手腕子都勒一道很深的印,肉都翻出来了。

1999年10月14日,我们就开始绝食抗议这种虐待关押,一个月了他们还不放我们。到十月十五日晚上,办事处的几个人和我们派出所的几个人把我们叫出来算一下伙食费600元。他们又把我押到沈阳市第五看守所市610办的洗脑班进行迫害。我是由办事处派的人看守我,白天、晚上都是有两个人包夹我,上厕所都看着,不让和别人说话。经常有公安局的人逼我们写保证。家属经常找他们放人,最后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逼着我丈夫写了保证,12月才把我放了。被勒索了1000元,到现在三年了也没还给我。

2001年1月,我到一位在遣送站曾经帮助过我的70岁的同修家去看她。刚一进去没说几句话,沈阳市某分局就来了几个人闯进屋里强行要带我们走,我们什么都没做,就被他们强行带走到分局,单个提审。最后把我们押到沈阳市拘留所,什么证据都没有,又拘留我15天。

到现在一到了敏感日,他们就来骚扰,打电话、敲门、监控电话,监视,就是到亲戚家串门,还得告诉他们。我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这就是江罗集团迫害我的经过。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