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邪恶 助师正法


【明慧网2003年4月17日】98年我病魔缠身,风湿性心脏病,心衰多年,每天离不开药,整天无精打采,稍一活动就心慌气短。不能正常工作。正准备去外地做心脏手术时,一个大姐向我推荐了法轮大法。当时感觉功法很好,但因工作忙,没精力等借口没坚持。后来我家门口成立了炼功点,才开始了我的修炼大法之路。

炼功的第二天,做抱轮动作时我就开了天目,看到了另外空间的许多景象。我信心大增,同时身体也迅速好转,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当看完三遍《转法轮》时,随着思想的升华和世界观的改变,我意识到这真的是一部天书,能使人真正地修炼上去。感激的泪水不知流了多少,师父的慈悲救渡改变着我的一切。差一点与大法擦肩而过,想起来真是后怕。我在心里对师父发誓:无论遇到多大的魔难与艰险,我的心决不会与师父分开。没有任何力量能使我放弃宇宙大法。

没想到刚得法一年,国内形势突变。公安系统开始疯狂镇压,真是“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心自明》)面临修炼环境发生的巨大变化,丝毫都没有改变我修大法的决心。我照常在家学法炼功,遇到熟人,就从自身的改变证实大法,告诉他们大法是最正的法。当权者迫害大法是错误的。还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联名上书信访局,澄清事实。当我第一次接到明慧网资料后,悟到应该采取各种方式助师正法,向世人讲清真相。于是想办法印资料,到各家各户去散发。也采用寄信的方式把资料寄往全国各地。

2000年9月底,我觉得应该去北京证实法了。我把我分管的工作安排好,就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10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和全国大法弟子一起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我们将手臂紧紧地挽在一起,不配合邪恶的抓捕。最后还是在拳打脚踢中被拖上了警车。在车上我们全车大法弟子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在宣武看守所被恶警欺骗说了地址,被当地驻京办事处带走,送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在看守所我向警察、犯人洪法,揭露邪恶的谎言。用我们修炼后身心的变化证实大法,同时用宪法有关条文证明自己的被迫害和关押完全是错误的。几次提审,我都没有向他们妥协。后来家人、同事、领导轮番劝我,由于学法不深,又有很多执著心,最后违心地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

回来后,单位领导让我写“认识”,写“保证”,否则不让上班。我向他们洪法,我说:“修炼真、善、忍没有错,这条路我一定要走到底。我什么都不会写,我宁可为坚持真理而付出一切,甚至生命。”同时我在网上发表了声明,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失去工作后,家人和亲朋好友人人指责我,他们都觉得因炼功失去这么好的工作太可惜,对我施加压力,甚至以断绝关系等苦苦相逼。当时我真想离家出走,又觉得不对。师父说:“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转法轮》132页)我清楚地知道,作为修炼人在闯关的时候,就应该做到无怨无悔,以苦为乐。我虽然失去了收入可观的工作,失去了常人所追求的优厚待遇与名利,但我得到了我千万年都在寻觅的东西——宇宙大法。这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是一个不修炼的人永远都不可能得到的。

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心性的升华,自己进一步认识到了这是邪恶对我及全家的迫害,更是对大法的迫害,我们应该站出来捍卫大法、捍卫师父。我开始向家里人由浅入深地洪法。逐渐地家人改变了原来的态度,并开始支持我,后来在我讲清真相中,家人也帮做了许多工作。

2001年8月底,因资料点被邪恶破坏,我被举报。当时家里放了很多资料,这天我有预感,确切地说是师父点化,感到资料必须转移。还没来得及恶警就来了。当时我正好不在,回来时他们在楼下站着,其中一人跟我上楼,看我进了家门他就下去了。我丈夫说:“刚才有几个男人来找你。”我想,决不能配合他们。于是我就发正念,提上资料到楼下推上自行车从他们面前堂堂正正走了出来。回头看看,他们几个还定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当时我心态很稳,没有害怕的感觉。正如师父所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

恶警没有抓住我,就气急败坏地对我家人施加压力。几次搜家,深更半夜到家骚扰,不让我爱人上班,逼交1万元钱,最后逼的没办法,我爱人与我办了离婚手续。

中共十六大前夕,恶警更加疯狂,连我亲属家都不放过。曾几次到人家家骚扰,人人过关,甚至连一个是十几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叫他们人人写保证,保证不给我提供住宿,生活费,日用品,衣物等等。好好的一个家庭被拆散了。

我流离失所后,四处为家,不管在何时何地我都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2002年2月4日,是我们地区“法轮大法日”。当天凌晨3点,我们好几个同修去高速公路,立交桥上挂横幅。当时正是数九寒天,我们顶着刺骨的寒风,一边发正念,一边调整自己的心态。当时我真是激动万分,作为正法时期弟子,能和正法时期同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们这么好的助师正法的机会,我从心里感到无比的幸福和殊胜。我能做主佛的弟子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想到这些,我感到自己高大无比,我们就是能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唯我独尊的大法弟子。我们做的是救度众生、清除邪恶的最神圣伟大的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任何邪恶都动不了我们。

我们发着正念到了目的地。铁栏杆有3米多高,男同志都很难爬上去,没想到我们一跃就爬了上去,铁栏好象一下短了一节。这样我们顺利地把两条六米多长的横幅挂好,安全返回。回来后我又和一个功友把一个横幅挂在了检察院门口。因为我们对大法有一颗坚如磐石的心,有在大法中修出的纯善与慈悲,所以心态纯正而坚定。正如师父所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再认识》)

2002年底,因邪恶的镇压,有几个地方的资料点被破坏,资料非常紧张。为了让边远偏僻农村的大法弟子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和让那里的有缘人能够明白真相,我都是尽快地给他们送去。两会期间路上盘问搜查,形式很严峻。有的同修说先避一避,过几天再送。我想起师父讲过的话:“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想到这儿我决心已定,毫不犹豫地踏上了几百里的正法之路。

背着几十斤重的资料徒步行走,以理性和智慧穿越了交通要道和多个盘查路口,顺利到达目的地。当时心里只有一念:一定要让同修尽快看到师父的新经文,让有缘人尽早看到真相资料。我感到背上的每一份真相资料和光盘都是那么珍贵,联系着千万众生,有什么能比众生明白真相更紧迫更重要的呢?相比之下自己这点苦算得了什么呢?几年来无论敏感日,还是冰天雪地,风雨无阻地把资料及时送到边远地区同修的手中。

我平时从不放过讲真相的机会。有一次在出租车上我给司机讲真相,小伙子听后,对我们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很感同情,对江氏政府表示不满,并主动接受真相资料,说愿意了解大法。我们分手时他把我送下车,我走出很远回头看他还站在那里凝望着我,从他的表情我感觉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几年来,尽管遇到过很多艰难险阻,都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正信正念走了过来。也悟到了很多法理和许多神奇的故事,就不一一讲述了。

大地在复苏,越来越多的良知被唤醒,越来越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随着正法的推进,也有越来越多的众生即将被救度。我深知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身负重任。我们做的每件事都是那么神圣而伟大,我们将继续紧跟师父,在正法的路上更加勇猛精进。让我们以师父的新经文共勉:“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圆满你们的史前大愿吧!”(《师父的新年问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