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一路指引着我


【明慧网2003年4月13日】96年初我开始学炼法轮功,当时修炼人经常在一起学法。有一天晚上集体学法时,下起了雷阵雨,学法结束时雨还没停。当时想自己挨淋没什么,可千万不能把《转法轮》淋湿了。我把书揣在怀里,贴身放好,确信不会被淋湿,骑上脚踏车回家。当走进一胡同时,对面来了一辆汽车,一下把我挤到了墙边,就在摔倒的一瞬间,突然一下扶墙站住了。我是一个年近50岁的妇女,摔倒的瞬间扶墙而立靠我自己是不可能的,我知道是师尊的保护,使我免去一难。

99年7月20日这场邪恶镇压开始了。通过学法,我明白一个理:我是师尊的弟子,修炼的是正法,是宇宙的大法,人间的这层法制约不了超常的法。最初的日子里,师尊的“常人不知我,我在玄中坐;利欲中无我,百年后独我。”、“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觉者”、“威德”)等法理反复展现在我的脑海里。外界的任何变化、压力,都不能动摇我坚修大法的心。所以,没有人敢来干扰我。同时我悟到是师尊用法指引我走过那段时光。

99年12月初我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宇宙大法不可辱,我要把我的心声告诉世人。“朝闻道,夕可死”(师父经文《溶于法中》,“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洪吟》—广度众生),一路想着法理,非常顺利地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我发出纯正的心声:“法轮大法好!”在那一瞬间没了世间的一切束缚,那声音惊天动地。警察一边向我这边跑,一边说声音太大了。……在北京被扣押期间,我一切都不配合邪恶,当时自己只有一念:只听师尊的,别的什么也不想。平静的对待所发生的一切。后来我开始绝食,在绝食的第八天,恶警们强行灌食。我当时想:你们没有资格迫害我,因为我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用舌头顶出食管,并把灌进去的那一点也吐了出来。我被恶警抬到床上午休时,眼前展现出非常漂亮的鲜花,一望无际,妙不可言。然后师尊(穿西装打领带的形象)慈祥地望着我笑,那慈悲,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当时真的是激动万分,师尊洪大的慈悲,让我感到羞愧至极,回想自己所做的,距离师尊的要求差得太远、太远。只承受了那一点点,师尊就这样慈悲于我。那一刻的心情无法言表,只有痛哭不止。其他同修问我为什么,当我告之一切,她们也禁不住泪流满面。

我向单位请了15天假,眼看就要到期了,一天下午,一位70多岁的女同修,大声斥责恶警:“我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以前一身病,走路都困难,修炼法轮功后,扛着30斤重的东西上楼一点都不累。这么好的功法,你们凭什么不让我炼。我在外面自由自在惯了,你们凭什么把我关起来?放我出去!马上放我出去!”恶警们被震慑住了,决定放她回去,并让我和另一位女同修送她回家(我始终没有说出自己的住址)。五个警察把我们送到了火车上,车要开了他们才下车。火车的终点站离我家15公里远,车到站是晚上10点多钟。当时我意识到不能乱花钱,正想着如何回家,一妇女走上前问:“谁去XX地?合坐一辆车。”就这样我非常顺利地返回了家中。

我堂堂正正返回单位上班,在单位里、在家属区和其他环境中针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用自己的言行证实大法。在此仅讲一下我对小孩如何洪法。小孩见到我,就追我,非常愿意和我玩,每当他们提出让我给他们做这做那时,我就说:“可以,不过我有个习惯,在做事之前,我得先背书,一背书啊,我就什么都会做,如果不背书,就什么都不会。”就这样,我九遍九遍地背《转法轮》中的“论语”给他们听,他们非常认真地听着,一遍一遍地数着遍数。就连刚刚两个月的小孩,都会非常高兴地、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我背书,好象是不肯落下一个字。

回顾我的平凡的修炼过程,正如师尊所讲:“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就在其中了。”只要听师尊的话,心性到了该到的位置,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真的不是要我们失去什么、承受什么,一切就在师尊的安排之中。以上是自己亲身的经历和体悟。层次有限,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