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40)

【明慧网2003年4月17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正念正行的大姐

“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这是同修大姐去北京天安门正法打横幅曾喊过的肺腑之言。大姐从天安门正法归后,一直在起着大法一粒子的作用,她无论去到哪里就把真相讲到哪里。火车里、汽车里、商场、广场、菜市场和她所有接触的人中,都留下了她讲真相的殊胜圣洁的身影,每每救度了一个众生她总是感到万分欣慰。她每天去做好师父教导的三件事中,把救度众生当做一件快事、一个乐事。记得一个寒冷的冬天,我和大姐一起出去正法,我俩各自带着几十份传单、不干胶。大姐虽然年近半百,但走起路来脚下生风和小伙子一样,我咋追也赶不上她的脚步。很快她手里的不干胶做完了,可我还一张没做,大姐全要了过去,我只能尾随她撒些传单。几十个不干胶大姐全张贴出去。我望着夜幕下大姐正法身躯觉得跟前是位伟大的正法神。

师尊在《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指出:“我不是耶稣,我也不是释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万个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的耶稣、释迦牟尼。”大姐不愧为师尊的好弟子,令同修们折服。几天前,她出去贴真相,被便衣跟踪,二恶警企图抓捕她,大姐正念洪法讲真相引来了很多围观人,恶警愣是动不了她。后来来了一大群警察,恶警们大打出手。大姐坚如磐石没有屈服,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她的喊声又引来众多的围观者。因当时地点是该县的轻工市场所在地。无数的在场目击者,见恶警打伤了大姐的面颊,满脸流淌着鲜血。但大姐仍在不断的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这阵阵的喊声惊天动地,震慑着邪魔烂鬼,振奋着所有围观者的心。恶警们胆寒了,疯狂的用棉袄蒙住了大姐的头。大姐为真理、为救度众生而不畏生死的伟大壮举,成为佳话很快传遍了我县的城乡各地。百姓们纷纷竖起大拇指赞扬大法弟子的伟大。

大姐被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她坚修大法,不配合邪恶,一直炼功并绝食抗议到笔者写稿为止,大姐已七天滴水未进。恶警正以残忍的手段插管灌食。大姐正在时刻承受着这非人的迫害。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协助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姐的一切邪魔烂鬼。祝愿她早日正念闯出魔窟,重新回到伟大的正法洪流中。

真相条幅飘满山,上万游人得真福

我们地区的风俗是每年端午节这天,无论男女老少全然登山玩水,游览观光。
2001年端午节前几天,我们几个同修商议,要在端午节那天把大法真相条幅挂满旅游区,让上万游客明白真相,得到救度。因我熟悉去旅游区的山路,我担当起了这一使命。

五月初四的晚上,天刚黄昏,我和一位老年同修带着60个条幅和十余张粘贴徒步奔往我县依山傍水的旅游胜地。刚走出几华里,我们发现前方有巡警车辆。警车停在路心,探照灯转着圈地晃。我们只能穿越庄稼地,抄近道奔走。夜幕下我们小心翼翼尽量不踩禾苗。我们找到了一条通往山上的乡间小路。顺着羊肠小道登上了崎岖的山路。跨过一座山头又一座山头。我们心中默念师尊《威德》这首诗:“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大约半夜时分,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我们一路健步登山,一路挂横幅。神奇的是我们登山如走平道。不知不觉,我们到了山峦顶峰。这时条幅正好挂完。我们迎着阵阵吹来的山风,把上面写有真相标语的粘贴贴在山顶的巨石、庙宇上。真相做完后,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又翻过两座小山,顺利的找到了一条下山的路。返回家中,天已大亮。达到了预期的正法目的,我们感到万分惬意。

五月初五,天刚拂晓,旅游区便满山是人。整个上午足有上万的游人。登山的游客们,一群一队,人流如潮,络绎不绝。满山遍野的游人均见到了垂柳上、青松上,绿葱葱的树林中披红挂彩的大法真相条幅时,无不惊心动魄感慨万千。游人们纷纷说道:“法轮功还是好,江XX是镇压不住了。”“法轮功真伟大,黑灯瞎火上山洪法,真了不起。”“昨晚法轮功来了多少人,条幅挂满山?”“早晚得给法轮功正过来。”

老百姓出门就见喜

2002年春节期间,为让更多的众生在春节走亲访友中出门就见喜得到救度,从年前二十八便开始全力正法。

二十八晚上,一同修在电线杆上用红油漆写正法标语,写出去5华里远。三十晚上六名同修分四组行动,有2名骑自行车去偏僻村子撒传单、真相光碟、小册子。有一名同修去镇所在的附近挂条幅,有一名去邻镇区域撒传单,有2名在本地撒传单。初一这天,有2名同修去邻镇撒传单。初一晚上,有2名同修贴出自己写的标语40~50张。

“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法轮功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法轮功”“拥护大法有福破坏大法有罪”等正法条幅、标语在我们方圆十里八村遍地可见,四处开花。老百姓果然出门见喜。

花甲老人正法志坚

有一位年已古稀的老同修,我就称他大叔吧。一次我和大叔夜间出去做真相返回时我还想走小路,大叔对我语重心长的说:“我们是神,这大路许人走,更许我们神走。”我想:他悟的在法上。我俩就从大道安全的走回家。从此我们正法返回时,总是走大道,总是安然无恙。

有时正法材料接不上,大叔就买来彩色纸张,红黑墨水挥笔书写真相标语。他虽文化低,但能写出许多标语“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好”“还师父清白”等,大叔经常用面粉煮成浆子,把标语牢牢地贴在醒目的水泥电线杆上,恶警抠不掉,标语能保持好长时间。大叔挂出去很多条幅。他虽然70多岁的年龄,爬起树来如同小伙子,把大法条幅挂在高高的树冠上。有一个“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恶警们摘不下来,一直高高的挂在树上半个多月。大叔贴出去的真相,撒出去的传单很多。有时他们睡醒一觉就出去做真相,白日里照常下地干农活。家人看他身强体壮,全都夸口称赞。在他的带动下,老伴、大女儿、小女儿都走了出来,助师正法。大叔经常跟老伴说:“师父给我们的好处,我们无论怎么精进,也是回报不了的。”

我流离失所后,大叔失去了正法的伙伴。但他以法为师仍在不断的正法讲真相,做的比以前更好了。他对同修说:“真相资料有多少我要多少,给我多少我都不嫌多。”大量的条幅、不干胶、传单、源源不断的传给大叔,大叔不辞劳苦,一直用心在做。在如同大叔这样的同修不停地助师正法的情况下,我们那一带的大法真相一直保持着遍地开花的好形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