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36)

【明慧网2003年4月12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正念闯进劳教所送师父新经文

一次,我在发正念清除邪恶时,突然一念想:应该到劳教所去救大法弟子,让他们用正念闯出来。我发完正念后,直接去了劳教所。路上想:只有我一个人好象很孤单。后又一想:不对,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不是我一个人来了,还有师父和另外空间的佛道神、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因为我做的是一件最正的事。

看到劳教所的楼,我心里告诉里面的大法弟子们,到你们该闯出来的时候了,邪恶的铁门关不住你们,因为你们是神。我走到大铁门前,门关着,正在这时,我回头一看来了一个人是工作人员,他告诉室内的劳教人员开门,他进去了。我想:机会来了。开始有点怕,犹豫一下,进不进?马上出一念:闯进去。刚走进铁门的工作人员往我这边一看时,我当时一念:看不见我。然后我跑了几步,到了教育队楼内。这时,我把心调整好,开始上楼。一边上楼一边想:我进来了怎么出去?又一想:既然师父让我来的,一定能行。可上楼时还是浑身有点发抖,心里怕被抓被打。后又一想:这么想根本不对呀,这不是在求吗?在承认邪恶势力的迫害吗?把这不好的一念清除后,我又出一念“闯上去”。浑身不抖了,心里也不怕了。闯上半层楼梯,又继续上时眼前又有一铁门,心想:这层铁门怎么闯?到了铁门前往里一看,我丈夫正蹲在地上修电线。我把他叫过来,把事先准备好的师父的经文交给了丈夫,并告诉他要发正念,说了几遍后我下楼了。走到窗户那儿,那两人问我:“怎么进来的?”“不知道。”“还不快出去。”随后,我走出了劳教所的大门。

继续往前走

一天晚上,我到一个村里撒真相传单。撒完后我骑着车子往外走,准备到另一个村子去发。快到村办公室的时候,听见一个人说:“撒传单的、撒传单的。”我抬头一看,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手里拿着几份传单。我心中默念正法口诀,没有理他,继续往前走,他在我后边大声喊:“截住他!截住他!”我往右边一看,从大队办公室里出来六、七个人,我丝毫不动心,心里发着正念,这几个人眼睁睁目视我离去。我想到他们既然看到了传单,我便连发正念不准他们拾传单,妨碍他人看到真相,要让有缘人看到传单并广泛传看。

正念的作用

一天晚上我从同修家出来,往大街一拐的时候,看见东北角松树下站着一个人,我知道是监视的。我边走边发正念,我刚拐上公路后下了车,一抬头看见有人骑自行车追上来了。我想我不能在这里消极承受,我又骑车走,他随后追来。我俩并行,我心中默念正法口诀。天气很冷,我穿的衣服有帽子,他探头想看清我的模样。我发正念:“让你看不清。”我继续走,心里发着正念。他问我:“伙计,你哪里的?”连问两遍,我一言不发,我发正念:“定”,他还跟着我,我又发正念:“让你跟不上。”同时,我骑的越来越快,他离我也越来越远。前面是一个交通岗,恰好是红灯,一辆集装箱车停在那儿,我故意从车左面走然后向右拐(实际我应该直接右拐弯),拐过交通岗,我回头一看没有影了,便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地甩掉了他。

管教的转变

一大法弟子在劳教所用慈悲唤醒了管教的善念,管教经常咨询大法弟子他应该怎么做。大法弟子告诉他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有一天,该管教喝了点酒,就问大法弟子是不是要度他,大法弟子告诉他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心存正念将来就能得度。他哭着说,XX党太狠了,并双膝跪倒在大法弟子床前,泣不成声。五进宫的劳教人员说,我算服了法轮功了,这么多年我还从来没见过警察给人下跪的呢。临别前夕,管教问大法弟子还有什么要叮嘱他的,大法弟子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