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4.25


【明慧网2003年4月18日】我们到警察指定的地方坐下,刚看了几页书又有几个警察过来喊:“起来!起来!跟我们走,到前面大院去,首长在那里接见你们。”于是我们跟着警察从南往北走,走了不到200米远,就看到对面也由几个警察带领着大法学员从北往南走来。当两队学员接近时,就让我们原地坐下……后来才知道这些警察把我们这些善良的修炼人指挥来指挥去,让我们从东走到西,从南走到北,原来是把我们带进罗干等人所设的陷阱里去。
* * * * *

我和先生从1996年9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至今快7年了。我们亲身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亲身体验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也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我为中国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使身体健康、心灵升华而感到高兴。

可是,由于法轮大法太正了,所以使得那些不正的和不够正的人感到不自在,因此,不断地造谣、诬陷、攻击法轮功。早在99年7.20大规模镇压前,他们违背自己制定的三不政策,开始在报纸、电台、电视上不断出现批判法轮功的文章。1996年中国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发出通知,不准出版法轮功的书籍,使得中国盗版法轮功书籍盛行。公安部还对法轮功进行秘密调查,早就想欲加之罪。对于这些现象我们多次向国务院信访办、中国新闻出版署和政府官员写信,反映这些情况,希望得到妥善解决。但是,这些信件如石沉大海,而像何祚庥这样的人更是变本加厉,不断挑事。使得有些地方不断出现不准法轮功学员炼功,没收学员的书、罚款等不法行为。

何祚庥没有任何学术成果,靠投机政治当上滥竽充数的院士。其人在科研上毫无水平,却精于哗众取宠、投机政治。以前他曾根据XX党的意识形态提出些无知、荒唐的“理论”,沦为笑谈;也曾充当政治打手中伤他人,令人不齿。如今,阶级斗争早已过时,凭真才实学做科研,何祚庥没有这个能力,于是他摇身一变,充当起所谓的“科学卫士”,抡起“科学”的大棒打击教人向善的大法。尽管何祚庥这次打着维护科学的幌子,但很显然他仍然是当年阶级斗争中的那个不学无术的政治打手,站在权势和主流文化的一边打击无辜,为独裁政权的野蛮迫害推波助澜。这种人实为“科痞”。

1999年4月,何祚庥又在天津一本杂志上发表文章歪曲事实、诽谤法轮功,当学员去交涉时,不但问题得不到解决,还出现了公安抓学员、打学员、关押学员的事情。他们还对天津学员说:你们去北京吧,北京才能解决问题!我们几位同修听到这些情况后,决定去国务院信访办反映情况。

4月25日早上5点钟我们就起了床,坐出租车到了府右街,打听信访办的具体位置。这时已有学员陆续到来,说话间警察就来了,盘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说:来上访的,是反映法轮功的情况。警察指定地方要我们坐下来,我们照办了。同修们越来越多,很快就把那块地方坐满了。我们一边看书一边等待,不久又过来几个警察比较凶,叫我们起来到对面去坐。我们到警察指定的地方坐下,刚看了几页书又有几个警察过来喊:起来!起来!跟我们走,到前面大院去,首长在那里接见你们。于是我们跟着警察从南往北走,走了不到200米远,就看到对面也由几个警察带领着大法学员从北往南走来。当两队学员接近时,就让我们原地坐下。我有点奇怪,怎么又不到前面院子里去了呢?!怎么还在这条街上呢?啊!也许学员太多,院子里坐不下吧!我也没有多想就低头看书了。

后来才知道这些警察把我们这些善良的修炼人指挥来指挥去,让我们从东走到西,从南走到北,原来是把我们带进罗干等人所设的陷阱里去,使他们能用来诬蔑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虽然大法学员越来越多,但是我们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每人捧着一本《转法轮》看,没有喧哗,站的、坐的都整整齐齐,把盲人道都让了出来,年老的和小孩都坐在队伍的后边。有的看书,有的炼功打坐,有的小声交流。有几个同修不断的收集用餐后的垃圾,他们把警察扔的烟头都捡了起来,还把警察吐的痰都擦干净了。开始时警察比较紧张,也很凶,后来看我们都是安静祥和的,他们也就放松了。有的警察开始和学员交谈了,有的借《转法轮》看,还有一位告诉我说:我妈也炼这个功,我也看过你们老师写的书!我们进行了愉快的交谈。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在我旁边还有两位看热闹的老人在争执不休,一个说:这肯定是有组织的,这么多人,来得这么快,纪律性这么强,像是通过训练的。另一个说:我知道法轮功没有组织,他们多数都是离退休的老人,自觉性高,而且炼法轮功首先要求做好人,做事先考虑别人。有组织还没这样好呢!他们俩谁也不服谁,我听了心里好笑。其实我们法轮功学员不需要人组织,都是社会、单位的普通一员,都在修同一部大法,修心自律。法轮功被冤屈了,政府不能公正对待炼功人,当然大家都会站出来讨公道。

八点钟前一直有架着照相机、摄相机的小卧车来来去去的拍照、摄像。八点多钟传来消息说,总理看大家来了,车子绕了一圈,学员们报以掌声。总理请了几个法轮功学员进去反映情况,并说:我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约十二点左右传来消息说:现在李昌、王治文等五个代表也进国务院反映情况了。我们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多钟代表们出来说:天津学员已被释放了,问题圆满解决了。这时我们安静而迅速地离开了现场。

后来听同修讲总理问李昌等代表:我给你们的批示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吗?代表们说:我们没有看到。学员代表们提出了三点要求:(一)立即释放天津被抓的学员;(二)给法轮功学员们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三)合法地出版法轮功的书籍。就这样,天津事件得到解决了。我为政府的开明感到欣慰,电视上也说政府从来没有禁止过任何功法,我完全相信了政府。每天继续集体学法、炼功。

然而,炼功点上却不时出现便衣、警车。听同修说,李昌、王治文等几个负责人也被软禁了。管片警察也通过居委会列出了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名单,并且输入了电脑。这些意味着什么?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是江氏集团在为进一步残酷镇压法轮功做着准备。事实上,7月20日深夜,恶人真的向法轮功、向法轮功学员伸出魔爪了,一夜之间抓捕了全国各地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我和同修们于7月21日又踏上了上访之路。

邪恶的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快4年了。随着镇压的逐步升级,江××下达了许多密令,搞了许多栽赃陷害,使用的酷刑集古今中外之大全。据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内部统计,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已经高达1600人,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不仅在国内,江集团还把它的恐怖迫害延伸到了海外,在全世界搞了大法弟子的黑名单。我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媒体、社团及有正义感的人们都来关注、制止江集团的国家恐怖主义,把他推上历史的审判台,早日结束这场人间的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