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姐妹被逼流落在外 父亲在惊吓中去世


【明慧网2003年4月18日】我刚开始听说法轮功时,当时我什么也不信。后来发现妹妹和妹夫修炼法轮功后的变化特别大。我妹夫没修炼前经常酗酒、赌钱,夫妻俩常打架,现在他们变得这么好,让我很吃惊,到底是什么力量使他们俩如此巨大的变化呢?前后判若两人。1999年1月1日我开始看《转法轮》,我一口气看完,觉得非常好,书中写的都是教人怎么样做好人的。再重看发现真是一本宝书,越看越爱看,明白了人生的真实意义。身体也开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此我思想轻松、精神愉快。知道怎么去关心别人,善待他人,尽量用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事事向内找,努力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道德高尚的更好人。

1999年7月20日,政府突然开始镇压法轮功,我感到非常震惊,不理解,怎么能把教人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的好功法定为“非法”哪?上访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我决定进京去讲清真相,于是我与另两位同修一起去了北京。因不知道信访局在哪,就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在那里我们看到了很多大法弟子,了解到警察抓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第二天我们又去了前门,碰到了我们家乡的两位同修,了解到家乡警察还在抓人。第三天我们再去前门,我与另一女同修同行,看到一些人坐在那,想去了解一下情况,刚要说话,就过来几个便衣不问青红皂白连推带打就把我们推上了警车,拉到了丰台体育馆。一下车看见整个广场都是被抓的大法弟子,他们把各省市来的人分开,让各地来人押回,有的恶警一来就凶狠地打他们的地区的大法弟子;我和另一同修也被押回,之后我们就被街道主任送回家去了。

  1999年10月,政府对法轮功打压升级,我再次进京上访。我在去信访局的路上又被抓住,一个警察一上来就打我两个耳光,嘴里还说着脏话。许多人被警察不分青红皂白毒打一顿,有被强迫做‘飞机式’,有的被逼双手高举贴在冰冷的墙或玻璃上,面壁罚站、不让吃饭。第二天我们被直接押回本地公安局审讯,然后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期间,警察不断地提审,有的警察还打人,就是逼我们写保证书放弃修炼,不然就判刑。家里的亲人听说要判刑,就急了连哭带喊地劝说我们写,为了交保释金让我们出去,家里人东挪西借地去凑钱,最多交一万元,普遍交5000,没钱的也得交1000----2000元;有的就是交了钱也不让出来。当时被非法判刑四年的有二人,三年半的也有二人,被送劳教的先后有40多人,现在还有20多个没放出来,另外有一位怀孕的学员也被劳教,不知现在情况如何。

2000年7月12日,因为我们当地有99名大法弟子在上访信上签字,结果多数被拘留,我也再次被拘留,不写保证不放人。我不写保证,被警察扣押下来强迫办洗脑班。我们就跟他们讲真相,其实他们多数人都明白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但是由于上面的压力他们不得不这样做。到第三天他们看我们还是坚持不妥协,最后只好交给街道处理,这样街道主任就把我们送回家去了。回家后也不得安宁,街道、派出所、公安分局、镇领导经常去我家骚扰,连家里的亲人都受牵连。

2000年12月末,新上任的政保科科长等5人到我家抄家,翻出《转法轮》和手抄经文,还有一盒磁带,为此我又一次被拘留。警察让我在拘留证上签名,我一看是以扰乱社会的名义,就说:“我在家扰乱什么了?”我拒签。在这期间家里人到处打听,了解到,因我几次进京上访,恶警要送我去劳教。家人很着急,也逼我写保证,由于各方面的压力,我一时承受不住,没有做到真,违心地写了保证[注]。回到家里特别难受,想到从7.20以后到现在有上亿的人被无辜地迫害,而江泽民搞一言堂,电视、电台、报纸、新闻媒体不断地造谣、污陷、黑白颠倒,使国内外大部份世人受到蒙蔽。作为大法弟子不能看到无辜的人受蒙骗,我一定要说真话去讲真相。

2001年9月22日晚上8点多,我和一名同修在发真相材料时,被警察抓住,被带到派出所。这里的警察非常凶狠,连夜押我们回去抄家,翻箱倒柜,但什么也没翻着,结果连找到的一根细细的红布条也作为罪证,带回去反复审问。他们对我拳打脚踢、扇耳光、用矿泉水瓶打我的脸、用警棍打、用电棍电。有一个恶警击打我的残腿,嘴里还说着脏话,打得我满脸青肿,都变形了,痛苦难忍。直到凌晨四点左右,他们打累了,也没问出来啥,后来他们各自睡觉去了,只留一名警察看守我,把我用手铐紧紧地扣在暖气管上。我想不能让他们再继续迫害我,我一定要出去。我想着“让看守睡着别醒”,后来那看守真的睡过去了,我轻轻一撸手铐,手就脱出来了。跟着我轻手轻脚打开房门,走出来一看,大铁门锁着呢,转身看见食堂的门正开着,我就进去了。打开窗户一看,还有一道防盗铁栏,我继续使用大法赋予我的超常能力钻了出去。可是外面还有很高的围墙,猛然看到围墙底下刚好有一堆土,就登上去,顺着墙头走到隔院一个铁门处下去了,就这样我终于逃离了魔窟。

另外那位同修则被连夜送进拘留所,听说她被打得更惨,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后来还被投进邪恶的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判了一年劳教。而我从此被迫流离在外。可是警察还不放过我,到处抓我,通缉我,连家里的亲人和亲戚都受牵连。我妹妹一家三口(他们一家也是修炼人),因此也被迫流离失所,使得70多岁体弱多病的老父亲没人照顾。警察还经常半夜到我家骚扰,每次去都把我爸吓得不行,我父亲本来就有病在身,又十分担心我们会出事,由于他们经常连恐带吓,致使他的病情急速加重,于1月16日在冤苦中去世。可怜的父亲连女儿最后一面也没能见着就这样死去了。当天晚上我和妹妹冒险去看了父亲最后一眼,家里人怕我俩被抓,不敢让我俩多待,就这样我和妹妹只得含泪离开了死去的父亲。

是谁剥夺了我与家人团聚的权利?是谁剥夺了宪法赋予我上访的权利?是谁剥夺了我人身自由的权利?使我有家不能归、父亲病危时不能尽孝、孩子得不到母爱、夫妻得不到团聚?是江泽民政治集团为了自己的私利,用手中的权力干出这种株连九族、破坏人民家庭幸福、违背人伦的行径,必将受到国际法庭的判决和历史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