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疾病愈 进京上访遭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19日】转眼之间,又到了阳春三月。回首往事,我的人生道路和人生观就是在1997年3月发生了最使我惊喜的变化。

由于职业原因,经常上夜班,落了个职业病,上夜班有时一晚上都不能休息,造成了神经衰弱、高血压、经常头痛头晕,有一次头疼的大哭小叫的,真是难受得生不如死,当时把我爱人给吓坏了,就带我到医院检查,还做了脑CT,结果啥病也没检查出来。虽说自己是个大夫,可是对自己的病也束手无策,只有在犯病的时候,依靠药物来控制。就在这次病痛的时候,我脑子突然有一念:人活着怎么这么苦,这些苦到底从哪儿来的?百思不得其解。就在这一念发出没多长时间,一个朋友给了我一本宝书《转法轮》,从此我喜得大法。

记得小时候,有一段时间经常有一种感觉,好象直觉在告诉我,在很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我,有一天我一定要找到她。自从读了《转法轮》回想起我的人生路上上演的一幕幕画面竟让我思绪万千,一下子就觉得师父讲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所以不管邪恶怎样疯狂迫害,都没一丝一毫动摇我坚修大法的心。

在第一次看《转法轮》时我正在上夜班,很巧那晚上没一个病号,很安静,吃过晚饭晚上6点多钟我就坐在值班室的床上开始看书,看到凌晨2点多钟,把整本书全看完了,一下就被书中阐述的高层法理所折服,也解开了时时萦绕于脑中的关于人生的许多疑团,使我的人生观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看完刚把书放下准备休息时,师父就开始给我清理身体,排出很多黑东西,排完后躺在床上真是轻飘飘的,真正尝到了没有病的滋味。以后就接着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我的修炼就象行云流水一样既轻松自然,又普通平凡。似乎没有什么观念阻挡,也无思考过程,一下就接受书中所讲,并自觉按着书中讲的去做。

1999年7.20,可谓晴天霹雳,我被一下震住了,不知所措。7月23日我们单位领导到区里开了个会,回来就让我交大法的书,我当时虽然情绪低落,但头脑清醒,我有一念天书不能交,即使你不让我上班我也不能把天书交给你们,以后领导就再也没逼我交书。1999年10月,邪恶势力对大法的镇压一步步升级,我感到大法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受邪恶摧残,伟大的师父遭受诽谤,大法弟子在受着屈辱,可我这个大法受益者应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我的心灵深处却有一个声音:不能向邪恶跪下,应该站起来。经过思考,我们几个同修2000年6月一起去北京上访,结果到了北京,我们几个还没到天安门,就在外地同修们租的住处被恶警抓到,非法关押在丰台区拘留所。那些恶警们真是邪恶至极,对大法弟子既打又骂。第一次提审,一个高个子恶警对我就大打出手,但是当时我也没害怕,接着又来一个恶警开始伪善的对我利诱、欺骗,我还是没报姓名。回到号里后,看到一位同修的手被恶警用烟头烧了个大泡,有的还被电棍击。因为以前根本没见过这样的邪恶场面,所以越想越害怕,到第二次提审的时候,怕心就出来了,结果报了地址、姓名。在北京丰台区拘留所的人间地狱关了6天,被驻京办接走,在驻京办地下室又关了3天,被单位派人接了回来。(注:去北京接我的费用都是家里承担,共花了4000多元)。

接回后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一个多月,由家人花了一万多元钱,替我写了份所谓的“保证书”,将我放了出来。由于去北京上访,单位炸开了锅,因为单位就我一个是炼法轮功的,2001年春节邪恶又制造了“天安门自焚”案,目的就是为了欺骗群众,为了更进一步的迫害法轮功。结果单位领导在上边的压力下,被欺世的谎言蒙蔽着,多次让我参加他们的所谓学习班,我最清楚邪恶的学习班是什么。我为了不让领导受难为,我就辞了我20多年来心爱的工作。

尽管我已把工作辞掉,可是还没能摆脱邪恶的迫害,江泽民政治邪恶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到了疯狂地步,一到逢年过节或是它们所认为的敏感日就不择手段的疯狂抓大法弟子。2002年春节前夕,我想:我已经辞职,不会再有麻烦了。结果在我不注意的情况下,又被副镇长(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多次到我家骚扰)带着派出所的两恶警晚上8点多钟在我家大门口藏着,又非法把我绑架到了拘留所。在非法关押期间,也就是2003年3月10日,在拘留所右脚踝骨被摔骨折,即使这样邪恶也没及时放我,到3月28日才放我回家。在这期间它们还让我公公到单位开工资单(因公公是区里的退休干部),拿我公公的退休金做保证,才办了保外就医手续。

在家休养期间,分局恶警仍不罢休,指派我户口所在地的恶警经常到我家骚扰,有时打电话骚扰,使我们全家人工作、学习和生活都不能安稳,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造成的。

我要控告江泽民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希望国际法庭早日把江泽民押上审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