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因上访想说句真心话就遭到如此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19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在19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诬陷、迫害法轮功后,我于1999年10月21日进京上访,想为大法说句真心话,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正法,镇压是错误的。到了北京之后,由于没有找到信访局,我便和同修一起去了天安门准备休息一下,当时有一个便衣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回答是,就这样我被推上了警车,拉到北京前门分局派出所。

当时派出所已经有100多名大法弟子,很多大法弟子被打,我们被照相之后又被拉到北京宣武区的一个派出所关押到半夜12点多钟不给饭吃,后来沈阳驻北京公安办事处来人把我和同修拉到驻京办,关到一个套间,房子里面能有五、六十人,大法弟子只能站着、坐着,其中还有抱着小孩的弟子,根本不能睡觉,就是这样公安驻京办的还要我们每个人交50元住宿费,伙食费另算,当时被非法关押4天。当时我们大法弟子想,我们上北京来上访的,可是还没为大法和师父说一句话就被关押起来,心里实在是太难受了,于是我们弟子经切磋、商量决定于第五天集体冲出驻京办。当时跑出来的能有上百人,由于找不到信访办,我和同修坐车又来到天安门广场,大家想一起打坐,炼功,但这时的天安门广场到处是便衣、军警、警察疯狂搜查我们跑出来的弟子,我们就又在北京住了一宿。

第二天清晨我和同修又要去广场,走到人民大会堂附近看见有弟子打出“真善忍”和“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们特别激动,这时警察用手机叫来警车把大法弟子围了起来使劲抢横幅。为了保护横幅,我和同修冲上前去使劲抓住横幅不松手,这时又过来很多警察拼命打我们,当时同修的手、脸都被打破了,警察使劲往车上推我们,但我们就是不上车,这时两个警察用拳头使劲打我的头和脸,我感觉头和脸特别的大有点变形,但我还是手抓大法横幅不松手,就是不上车,后来两个警察把我的胳膊背到身后拽住我的头发在人民大会堂押了一圈回来硬把我给推上警车,又拉回到前门分局。

我不报姓名。恶警把我关到地下室,提审我的警察看我怎么都不说姓名,便在我身后一脚给我踢倒在地,然后给我戴上手铐在地上使劲打我,当时我的脸、眼睛肿的很高,头发被拽掉了一把。两个恶警使劲踩在我的右腿上,可是我却一点都不感觉痛,因为当时一点也不怕,心里只有法,所以我想这又是师父为弟子承受了,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提审的警察说你既然来上访为什么不敢说姓名?我说:“我们还没等反映情况你们就把我们打成这样,我若说了姓名你们还不知怎么迫害呢。”他说:“你说姓名我就一定把你说的话向上级部门反映。”我说:“你就告诉江氏政府说:我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法轮大法对社会百利无一害,如果政府继续一意孤行那失去的将是民心。”就这样他把我说的话全部记录下来,说他一定上报,就这样我也说了姓名,没想到还是被他们给骗了。

报了姓名之后又被送驻京办招待所关押了三天,三天只吃了两顿饭,睡在水泥地上,没有被褥,每天还要收30元的住宿费,三天之后用大客车将我们大法弟子两个人一个手铐拉回到沈阳收容遣送站,其中车费是每人400元。

在收容遣送站我又被关押了6天,每天住宿、伙食费是30元,当时公安逼家人让我写“保证书”,我没有写,我想上访没有错,大法是清白的,我不能背叛师父,于是我又被送到沈阳市公安局拘留所非法关押了15天,伙食费每天15元。

在这期间公安派出所、办事处又到家里搜书,我和父母一直生活在一起,我母亲80多岁由于惊吓、思念我离开了人世,之后我家电话被监控,警察、政法、办事处等人无故到家骚扰,分局派人到家里搜查。我只因为上访想说句真心话就遭到如此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