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四川女大法弟子四年来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15日】我以前是一个表面上幸福,其实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苦的人,那种苦难以诉说,概括的说,总是对人生有一种失望的感觉。

1997年8月1日我有幸得到师父传的法轮大法,才知道人生的真正意义和做人的目的,解开了我很多心结。原来我以前吃那么苦,真是为得法而来。我更应好好珍惜今天难得的机缘,在学法中我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的言行,身体得到了净化,性格开朗、家庭和睦,这时我真正体会到身体和精神的轻松幸福感觉。

直到1999年7月20日,出乎意料的是我们被剥夺了修炼和做好人的权利。我们只是炼功,努力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又不影响谁,更不干扰国家、社会和任何人,为什么不允许我们炼功?江犯一伙并在广播、电视上恶毒地诽谤大法,诬陷大法师父,编造谎言,蒙蔽了全世界的人,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不能袖手旁观,应该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要求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就这样我决定在2000年1月3日上北京护法,在驻京办,因为炼功被恶警迫害,让我们站在雪地上面对墙壁,做各种姿式,还要站得很直,北方的冬天寒冷异常,恶警们都冻得来回走动,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我们都齐声回答:“坚决要炼!”警察被冻得受不了了,就开始骂我们,并说了很多功法的名称叫我们去炼,我们说任何功法我们都不炼,只炼法轮大法。因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教我们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

后来我们被送到四川省彭州市拘留所,遭到乡政府陈良与派出所霞成述的毒打。这样的事情连续几次,我们上京护法的大法弟子都被抄家、罚款,我也被罚款1300元。2000年6月份,无辜又被关进派出所,在那里被叫到阳光很强处曝晒,恶警还说:“你要炼就站在那里吧。”

在99年7-20时更邪恶,恶警们把大法弟子叫到镇政府,只要说句不炼就可以放人,而坚持炼的,乡政府就写一张“法轮功顽固分子”的牌子挂在我们的脖子上,站在高板凳上,还要把两手伸直进行曝晒2天,还把我们几位功友用绳子拴在一起,挂上牌子游街,叫我们骂我们慈悲的师父,我们都齐声回答:“打死也不骂!”第三天又把我们带到政府大楼前强迫跪在石头上曝晒,然后问我们还炼不炼,我说:“要炼。”一个地痞流氓在我身上乱打,嘴里还骂着我,很多围观的人看着它折磨我们,心里很难过,就悄悄告诉我们:你们觉得好,就在家悄悄炼,何必吃这么大的苦。还有的人看不下去,就骂政府不管坏人,专把手无寸铁的好人拿来折磨。我们回答这些好心的人:“因为法轮大法好,对个人、家庭、社会,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们本身就是以真、善、忍指导我们修炼,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同化大法,证实大法,对大法有损失的事,我们绝不能做,你们的心情我们领了。”我们每天被晒得汗水湿透衣衫,跪了起来很久才能行走。

第4天又被叫到政府站高板凳,每天晚上在派出所睡在水泥地上,就这样恶警持续迫害我们一个星期。派出所霞成述和610的钟礼华尤其恶劣,只要我们坚持修炼,不管有人还是无人,就会招来一阵耳光,甚至在大街上钟华礼也要进行搜查,问是否藏有真相资料,我的行踪也被受到监视。在最痛苦的情况下,我更加坚信大法,坚信师父。

2000年12月底,同几位同修在讲清真相时被抓,遭毒打后送进看守所非法拘留2个月。2001年12月26日晚,610又到我家叫我去一趟,我不去,他们就叫来几个人强行把我抬上车,当时我女儿被吓哭了,我母亲和丈夫也惊呆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样被他们带到派出所,进去一看还有几位功友在,当晚610的陈良和初立青对我进行迫害,开始两人对我拳打脚踢,把我打倒在地,叫我给他们跪下,我不跪,坐在地上,他们又继续用脚踩我的头,扯头发,用警棍打我,打得我全身疼痛难忍时,我强忍疼痛站了起来,心中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直到他们自己住手,其他功友也遭到不同形式的迫害,在派出所绝食2天后,我们几位功友被送进彭州市治安拘留所,期满后,因不答应他们的条件又被关15天,每天打扫卫生,晚上住的是连腰都伸不直的楼梯间地上,随后被送到彭州市看守所非法拘留1个月,接回乡政府还不放人,为了反迫害绝食3天后回家。2002年4月被迫流离失所15天。

2002年7月30日晚,彭州市进行大规模抓捕,有的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有的被破门而入的恶警从床上强行抬走,还有的被恶警用欺骗的手段送进所洗脑班,我们是修炼人,是以真善忍指导我们行为,想把我们转化到哪里去?难道叫我们违背真善忍吗?我们无辜被迫害,我们没有错,于是我们就进行绝食抗议,其间610强行让我们盖手印,把我们送进精神病院戴上脚链子,睡在床上,强行给我们输液,又给我们照相,当绝食50天时,还被王东拿警棍打脚,当时我想到师父在经文“快讲”,于是,我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他们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对我迫害,逼迫我们听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谎言,我们不听、不配合,610就叫地痞流氓王东与罗科对我们疯狂迫害,把我们拖出去摔在地上毒打,一位58岁的女功友被他们打了30警棍,另一个功友也被打了20警棍左右,我也被他们踢倒在地,又踩又打,嘴唇被打烂了,还有几位男功友也被打得遍体鳞伤,有的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610还说:不给饭吃,等两天灌食。就这样反复给我们插管子灌食,经过多次折磨,我的头发掉了很多。经过这许多折磨,610还口口声声说我们不要家庭、不要亲人。610经常到我家进行骚扰,而且对我家人威胁说,只要我上北京,就把房子拿来抵押,家人为保全家庭,不得已逼迫我出外打工,流离失所,我家里还有70多岁的母亲和10多岁的孩子无人照看。

从以上的真实事情来看,是谁在危害家庭、社会,是谁在迫害我们,不让我们骨肉团聚,不一目了然吗?我们都是社会的一员,我们都渴望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我们呼吁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请伸出你们的援助之手,共同制止这场迫害吧!目前本地还有35名大法弟子被关在洗脑班,9名在精神病院,已有7个月了,还未放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