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镇政府歹徒多次绑架、毒打和勒索


【明慧网2003年4月20日】99年7月21日我和几个功友去北京上访,半路被抓,送进镇里洗脑班。在洗脑班被强迫上课洗脑,看诽谤大法录像,威逼写保证书,交罚款100元。

99年大秋时,因被拘留所关押的大法弟子家中无人收秋,我写了一封署名要求释放大法弟子和我炼功身心受益事实的信。10月1日镇里派人把我从家抓到县里洗脑班。在洗脑班我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不让睡觉、每天跑、单腿站、上课洗脑、看诽谤大法录像。10月4日晚县副书记带110警察迫害大法学员,副书记孙桂杰打我的脸,把手打疼了,还用两手撕我的嘴,还骂不堪入耳的话。其它的打手也跟着一起打,拽头发、踢、抻胳膊、踩脚,他们打完后又让我跪在两块砖上,110警察轮流打脸。强迫写保证,每天还要骂大法和师父。后交罚款1000元,37天后才放回家。

在2000年两会期间,镇政府人员到我家,问我还炼功吗?我回答炼哪,他们说为什么还炼,我说法轮大法好。第二天,镇里来人说到镇里谈谈,一分钟就送回家。把我骗到镇上一关就是一个月,后又把我送到县洗脑班。在洗脑班我们几十个功友一起学法、炼功,他们把我们分开,更残忍的对我们。捆起来吊着打。我被恶警绑架到公安局,带进一间屋里,五花大绑按倒跪在地上打我,并说这是工作。这次又被罚款2300元。

2000年7月4日晚,镇里数十人闯入我家,强行将我抓走。在镇里他们又多次打我,有一次把我打的昏死过去,关押5个月后转到拘留所,拘留3个多月后又将我们转到县洗脑班。在洗脑班我们集体学法炼功,绝食抗议要求释放。他们看我们人多,就把我们分到各乡镇,在镇里又派人看管。我们几人逃出洗脑班,从此我就流离失所。我在外流离失所5个多月,可是大秋到了,两个孩子小无人照管。他们迫害我还说我们修炼人不管别人,不要家和孩子。我想修炼没错,做好人没错,讲真相没错,我为什么不能回家,这样我堂堂正正地回了家。

我回家不久,2001年10月15日晚9点多,镇里闯入我家四男一女,不由分说就把我往外拖,往车里拽。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连拉带打,把我的衣服撕破并脱掉。我丈夫赶来看我光脚,衣服也被撕破脱掉,就让我回屋穿衣服,回屋后我问他们为什么强行抓人,他们不说,让我穿衣服我不穿,他们上来两人把我从炕上拖下来,头摔在地上,我当时就昏过去了。家里人和村里来了不少人,都说人都这样了你们还抓,他们说死了也得拉走。周围村里人和家人说:等好了你们再带走,他们一看不好说就打电话让110警察配合抓人。他们往屋里闯时,丈夫在门口拦着,他们强行把我和丈夫一起抓走,把丈夫送看守所关押38天,再敲诈2000元钱才放回家。我当天夜里被送进医院,当我醒来后天刚亮,他们又开车把我送到公安局。下车后我再次昏倒,公安局看我这样不敢留,又叫镇里接回。到镇里他们把我一人关在一间屋里,在水泥地上躺着,不能吃喝。8天后我被家人接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