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集团剥夺了我们讲真话的权利 信访办成了抓人办


【明慧网2003年4月20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江氏集团从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以来,我们为了行使公民最基本权利,于720当天到省信访办上访,陈述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可信访办“关心”的是我的姓名、地址和单位。他们打电话通知单位来阻拦我。7月22日那天我又去了省委,可他们把我们赶到一个学校,说是解决问题,可一进大门就被关在里面,不准随便出入。并诱骗我们写姓名、地址、单位。我说我是来上访的,不是只为留姓名、地址的。信访办里已留过,意识到又是圈套就没再写。

这时看到当权者调来了武装警察对来访法轮功群众连推带打,往学校院里关,那天我初次看到江泽民犯罪集团的卑鄙邪恶的嘴脸。我们的善心、诚恳、信任招来的却是野蛮无理、威逼与迫害。7月22日下午3点单位逼我去看造谣、诽谤的电视报导,我说那是假的,他们说那也得看,真是从上到下乌云压顶。公安局、派出所、单位形成了对我的监视机构,交书、逼写脱离保证,否则不让上班,完全剥夺了我的最基本权利。几年来泱泱大国成了邪恶专横、胡作非为的场所。

2000年5月初我们去了国家信访办,公安便衣就在门口堵着、拦着。我说为法轮功上访,我们联名写了上访内容,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等,可里面二道门没开,我们把联名信贴在门口处,大门外的那些看守联系车准备把我们抓走,可没等车到,我们早已堂堂正正离开了那里。其实信访办在720以后成了“抓人办”,根本不起作用。

2000年6月19日,我们走上了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恶警发现奔来抢夺,我们就在广场上炼功,恶警举手立刀式往胳膊上砍,还把我们一起的一位同修踢出了很远,连打带骂把我们拖入警车。我们不报姓名,就把我们送到朝阳区看守所,在我们绝食绝水数天的情况下,被号长逼着当人梯,踩肩膀、坐板、拖地等。后来当地把我们找回后又关押了48天,放出后单位派人监视,克扣工资的理由是怕去北京。

2000年12月31日中午我又到了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刚到就遇到便衣盘查,我没理它们随手打开了“真善忍”横幅,四五个恶警扑过去抢夺,我挣脱着往前跑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前面恶警堵,后面恶警追,将我绊倒在地,警棍在头上乱打,强拉进警车。我看到一名十岁左右的孩子被一满脸横肉、凶狠异常的恶警往脸上猛跺一脚,瞬间孩子面部就是一只紫脚印,它们还大骂不止,已失去人性,这就是光天化日之下天安门广场发生的事情。

我被关到北京大兴看守所,又转到当地监视关押。我绝食抗议于2001年1月2日被释放。

2001年春节前夕,江××为了达到更加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目的,不择手段,编造了“天安门自焚”的闹剧,又一轮的血腥恐怖开始了,我刚放回家恶警就又想抓我,我不开门,它们就找到我女儿学校不让女儿上课。女儿不配合邪恶,拉着我走出了家门,从此逼得我流离失所,无法照顾十几岁的女儿。

2001年6月底由于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在没经过任何正当手续的情况下被非法强行劳教我二年,因检查是心脏病恶警才未得逞,但仍被非法关押半年之久。

2002年6月2日,江氏集团追随者通过查询跟踪又将我强行抓捕,面对那些凶残得意的面孔,我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慌忙用手堵我和另一同修的嘴,强迫我们在刑拘证上签字,被我拒绝后,它们就自己做手脚,强行将我关在市第一看守所,2个月后被转入洗脑班,强迫写所谓的“三书”,不写就无限期关押,直到洗脑班解散才把我们陆续放出。

更有甚者它们把我患有精神病的外甥女也抓进洗脑班,因她同派出所片警说了几句真话,也说大法好,也遭到邪恶的迫害,恶警真是丧心病狂,无孔不入。

我姐姐炼功前体弱多病,炼功后象变了一个人,7月20日后她到北京为了向政府向世人说句“法轮大法好”就被当地非法劳教三年,至今仍在非法关押中。

计经委的一位同修因在2000年3月两会期间给全国人大写了一封信,陈述自己炼功受益,及大法真相,就被单位开除了公职,监视居住半年。2001年7月被绑架到女子劳教所劳教3年。还有省出版局的一位大姐,单位领导怕她去北京上访,影响自己的前程,把她反锁在屋里至今一年有余,出门有保安跟随,将她家电话切断,不许与外界联系包括家里亲人。

江泽民犯罪集团之所以这样残酷地迫害我们,只因为我们修炼真善忍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高尚的人,无私无我的人。

大法伟大,师父慈悲啊。我们受益无穷。做为大法弟子我们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没有错。江氏利用国家机构布置了从上到下层层迫害系统,建“610”盖世太保机构超越于法律之上,任意迫害修炼者,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甚至迫害致死,江××造成无数人间悲剧。

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们坚信江氏集团作恶多端必会受到天理的惩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明白法轮功真相,识破江××灭绝人性的本质及残忍手段,早日将江××犯罪集团送上审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