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疾病痊愈 依法上访遭受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21日】我是安徽省的大法弟子,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肾炎,鼻窦炎,细菌性阴炎,附件炎,胃肠炎等)难以治愈。1998年6月一个早晨,我在烈士陵园锻炼时喜得法轮大法,信奉真、善、忍,做好人,经过一年的修炼,身体得到净化,思想得到升华,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也明白了作为一个生命的真实意义。

正当喜悦之余,突然江氏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7月20日深夜有许多老学员被绑架,电视上大搞栽赃陷害,当时我觉得我是法轮功其中的一员,就应该走出去说一句真话(也是亲身受益者),就这样我去了省政府门前,已有许多学员在门前人行道边上等待请愿,恶警把所有的人都抓到车上送到岗集非法关了一天(当时抓了十几客车)。

7月23日晚上我刚到家,当地政法委就来人骚扰,从那开始至今家里再也没有安宁过。

99年10月22日,因为省里一直没有回音,并说这是中央江××的指示,我们也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去了北京,也只是想去和领导说一句真话,10月26日,我在天安门被公安非法抓捕后,从天安门分局转到北京棒球场,不给吃、喝,就连上厕所也不行,到了深夜,又把我们送到拘留所,在那里审了我们几个小时后关到号房里(当时十几间号房关的都是我们学员,有老有少)。那天深夜突降风雨,气温下降到零度,在拘留所里号房里就是一个光水泥台,没有一丝铺盖,不许说话,就叫躺在那光水泥台上,当时我们穿得很单薄,冷得不行,可那些恶警们还把风扇打开扇我们。我被关了三天没有吃喝,有个同修因说话被戴上手铐,又打又骂。

10月28号北京公安打电话给当地公安局通知接人,公安局找到我丈夫叫他一起去,一切花费都叫我丈夫拿,他们在北京吃、喝、玩了几天,使我家蒙受经济损失几千元。

11月2号从北京到当地公安局非法审讯我们一天一夜,他们为了从我们身上搜刮钱财,前后在我身上搜了五遍才罢休,3号下午把我和另外几个同修非法关押十五天。

2000年3月因早晨去外面炼了半个小时的法轮功,就被早已盯梢的公安围攻,当时他们开来四辆警车并拿了摄相机,大肆造假上报领导请赏。这次又非法关押我们六个月,在看守所里,白天干活,有时半夜也叫起来干,那时我孩子正当高考,家里人心身上都承受了很大的伤害,好端端的家庭被江氏迫害的七零八散(当时被抓的有李永珍,张永珍,周巧仙)。

2000年10月16日,因我去同修家,刚到公安,我就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还有张永瑾)。

2001年2月17日,因我和另两位功友写了一封信给检察院,要求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深夜公安局的王××带来九个警察,两辆警车,闯进我家又将我非法绑架送到看守所关押二个月后,因找不到罪名,检察院宣布无罪释放,检察院人还没有走,公安局一科的潘×,赵××拿着劳教书非法宣布判我劳教两年。当时我不服也没签字,公安局也没有通知我家里人就非法把我送去劳教,同时送去的还有其他五位同修。

劳教所看我的人都是些吸毒,卖淫的人。白天黑夜四个人轮看,晚上不到十二点不让睡觉,(其她劳教人员都可以睡觉),每天找一些人接连不断的给我强行洗脑,不给休息,给我洗脑的人被蒙骗还浑然不知。

痛定思痛,在2002年元月27日,我被丈夫取保所外执行,六月份在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后公安局,派出所一伙人多次到家还想非法绑架我,在十六大期间抓不到我,它们把我丈夫搞到公安局,逼迫他写保证(他不是炼功人),就连不炼功的人也受到迫害。

2003年2月17日,我的解教期到了,丈夫去替我办理仍不给办,在3月5号期间,公安又派人在我家门口蹲坑,逼得我有家不能归,颠沛流离,在大陆遭受残酷迫害的同修千千万万,我只是千百万个家庭的小小一例。

我们希望国际法庭匡扶正义,及早把江××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