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奔驰的列车上……


【明慧网2003年4月21日】那一天,和我们在一起的一位同修中午出去后就和我们失去了联系。为防不测,我们把一些事做了必要的处理。晚上,我们从侧面得到了证实,同修已出事。稍许忧虑之后我们平静下来,我没有离开这座城市的意思,因为第二天是我在这座城市一家公司第一天正式上班,我知道那里有有缘人等我去救渡,我发正念加持同修的同时清除另外空间一切敢于迫害我们的邪恶,不准它们得逞。

第二天、我按约定去上班,我以勤奋敬业在上班的第一天就给老板和同事留下了一个好的印象。

下班回来我提着自行车刚走到我们住的二楼拐弯处,就听楼上很喧闹,一看我们的房门大开着。听见一个人在里面询问我妻子什么……。我一下反应过来:恶人找来了。我冷静了一下,迅速折转身,提车下楼,出了院门,这下注意到院子里停了一辆黑色轿车,应是恶徒开来的。我想,先在院门正对的地方看一看,等他们出来。

院门正对有一排商店,我把车停在最右边的一堵墙那儿。这时其中一店铺的老头突然冲我喝斥几句,叫我走开。我看我的车并没挡着谁,心里有点难受,但想,叫走就走吧,于是把车推着往出院门的左边走了几十米,回过头,就看那黑色轿车出院门往右边开走了……。我这才意识到是师父安排他叫我走开的呀。

我重新进去,但防盗门里面的木门也锁上了,我打不开,这时对面邻居的女主人出来,对我说:刚才公安局来人把你们谁谁谁都带走了,你屋里该没什么吧?这家男主人是派出所的,而女主人呢,好奇心强,喜欢打听隐私。我平静的对他们说:“谢谢你告诉我,我们没有做任何不好的事,屋里也没有什么东西。”我下了楼。

怎么办呢,我边走边想,心里也为同修难过,一下冒出一个念头:离开这里,北上。一摸身上还有点钱,够车费,可身上什么都没带呀,但又一想,怕什么呢,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不管怎样,先去吃一点东西再说,我到一家面馆要了一碗面。我吃着,心里忽然想起我打工那儿,就这么走了吗?不行,我得堂堂正正的去辞行,这不是一个讲真相的好机会吗?我骑车到了公司找到了老板夫妇俩,我对他们说:“我很想在这儿继续做下去,但很遗憾我可能不得不离开这儿了。”老板夫妇很吃惊,急问:为什么?于是我就把我们的情况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们,并把大法遭受的迫害的真相也讲了出来。老板夫妇非常受触动,对大法和我们深表同情,只是对我们的安全担心,我说我准备北上。老板主动问我钱够不够。我心里一阵感动,是啊,他们对危难中的大法弟子表现出来的善念善行会给他们带来多么美好的未来……。我成全他的好意,另外多一点盘缠路上也宽裕一些,就借了100元〔后来不久我通知家人就去及时的还了这笔钱〕。

在到车站的汽车上我动了一念:希望在火车上我周围都是善良的人。

到车站的时候,牌子上写着:所有到第二天北上的车次座票均已售完。这段时间正值开学,很挤。我想:站着也没关系,难道我还怕站一宵吗?就这时,有一个小伙子过来喊:谁买票?我一看正是我想坐的这趟车的座票啊,7:45开,现在7点十几分了。两张,我买了其中一张:x号车10号座。

到了车上,一中年妇女带一小孩,坐在10号座上〔10号靠窗〕,我把票给他们看,中年妇女对我说:“小伙子,让我小孩坐靠窗吧。”我笑道:“好啊。”坐下来她对我说:10-12号座票是他们昨天就买好了的。本来小孩的父亲也是要一起走的,但临时有事走不了,今天上午10点多钟他们把票卖给了票贩。我心里很感慨:早上10点到下午7点过,这么长时间,我这时赶来就卖在我手上,票这么不好买,真是巧啊,是师父安排你来得救来了的啊。

对面座位的两个女孩,皮箱看样子有些沉,她们准备把箱塞到座椅下。我对她们说:我帮你们放行李架上吧。我在行李架上给她们腾了一个空,把这个皮箱放上去码好。她们连声对我说谢谢,我看得出来那是发自内心的。对座靠窗是一个长头发的小伙子,我开始对他没什么好感。

列车启动,向北驶去。我和“邻居们”交谈,知道中年妇女的丈夫是在这座城市服役,她们母子俩是来探亲的,这下回去了。对面两个女孩是师院的大学生,开学了去报到的。那个小伙子原来是美院的毕业生,现在搞装潢设计,同时兼职营销策划。我给他讲了我原来看过的一个笑话:说有一个人要到美院去,但找不着路,有一个人告诉他说,你到了哪儿哪儿如果看到长头发的男生多起来了,就说明美院快到了。笑话讲完,他们都笑了起来。我又和他们聊了聊学生时的趣事什么的,气氛很愉快也很和谐……我知道这是我给他们讲真相前所需要的,但是以什么方式把话题插入呢?

我们隔座全是警察。我一上车时就注意到了,心里开始不免有些障碍。理智也告诉我在这个环境中讲真相还不能太张扬,不过我有一个很坚定的意识:就是不管怎样一定会有一个好的切入点的,师父会帮我的。也不着急,先看一看吧。列车行驶途中,外边也不知是谁,掷了一个硬物,“啪”的一声,将隔座警察坐的那扇车窗击中,破了一个洞四周也裂开了。我忽然悟到:破除邪恶的障碍呀!我发正念清除控制那些警察的邪恶因素;清除一切敢于障碍我讲真相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同时清除周围这些人头脑中装着对大法不好的观念……。

那个美院的毕业生很热情,给我们这些“邻居”一会儿吃这样一会儿吃那样。又把公司营销宣传的一些小礼品给我们展示,后来又摸出一把印有商标的礼品圆珠笔硬要一人给一支。我接了一支,我想起今天上班前一位同修给我买的一本工作笔记还在衣兜里呢,我拿出来试笔……脑子里一下明白我该怎么做了。我用笔在本子上写了三个字“法轮功”。我拿给他们一一看遍,我说:“你们知道吗?”

他们一下全紧张起来,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正对我的那个女孩,完全就是惊慌失措,下意识的四下张望,脸胀得通红,坐立不安。我心里一阵难过:那些邪恶把这些善良的人蒙蔽、毒害至深!……。我迅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同时发正念清除迫害他们的邪恶,我语气适中的、镇定的给他们先讲了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对面那个女孩终于还是坐不住了,把杯子拿上打水去,我知道她是为什么。我继续给另外的人讲着:我身心的巨变〔刚开始美院毕业生猜过我年龄,在得知我真实年龄时对我很年轻的样子感到吃惊。我当时告诉他说,等会儿我会告诉你为什么的〕,这下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才有这样的年轻面貌。还有我们在社会各方面都在做好人的事实等。我想我坚定而又祥和的心态,有理有据不可争辩的事实,震撼了他们明白的一面。他们从最初的慌乱中平静下来,静静的听我讲……那个打水的女孩回来了。我注意调整我讲话的内容,尽量使她感觉压力不那么大,中途我又插一些她们感兴趣的内容,气氛逐渐的又恢复到刚才的那种轻松和谐的状态。

列车在轻快的前进,真相也是越讲越明,到后来我看到他们脸上都洋溢着理解的笑意,再没有了紧张和无由的恐惧。我后来善意的把我开始看到他们的样子讲给他们听。中间那个女孩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我们原来不知道……。”我为这个纯朴善良的女孩感到由衷的高兴。

那个美院的毕业生在其他人睡去后,还和我谈了很多很多。我不仅告诉他更多的真相,也谈到了对人生的一些认识。我鼓励他:独立客观的思考和看待他所接触的周围发生的一切事物,不带观念,不盲从和轻信封闭的一言堂的宣传,更不去人云亦云的说、做那些不好的事,我告诉他那是一个生命真正的智慧。我看得出他眼中流露出的信任和尊敬,我想我开始的以貌取人那真是人的观念。

一夜的旅行,列车到达目的地。临走时我与他们一一互道珍重,美院毕业生拍拍我的肩:“大哥,我希望你们越来越好!”

我知道,一个头脑中装着“法轮大法好”的善念的生命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

* * * * *

事情发生在2003年2月中旬,当时不久我曾把一路经历写下来过。但后来流离失所,稿子放在一处没带上。今天发正念时把那一段经历写下来的念头油然而生,提起笔,写出来证实法,也与众同修互勉。其中我悟到:在紧急关头,如果一个大法弟子心中充满的是对师父的正信,能够明白一个大法弟子所肩负的责任和使命,放下自我从法上认识法,把正法与救渡众生的事摆在首位,一路就有师尊的呵护,就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会成为令邪恶胆寒、宇宙中坚不可摧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