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环境


【明慧网2003年4月22日】

部落的毁灭

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生存的环境。生命形形色色,环境有大有小。
每个生命都因为生存而存在,因为存在而思索。哪个生命都有自己搞不懂的迷,每个生命也都有自己坚信的真理。简而言之,对于那个生命还认识不到的事物,或认识不全的更大的环境,或更微观的环境,就是他的迷;言而简之,那些习以为常,熟视无睹的现象,就会成为一些生命所认为的真理。
而生命的最大的弱点在于──对于超出其所认为的真理以外的事物,往往是极力排斥,不予相信。
井底之蛙,盲人摸象都是如此。
我今天要讲的是另一个故事。

“爸爸,世界上有人吗?有那种聪明绝顶,无所不能的人吗?”机灵鬼问。
“别听它们瞎扯,哪有人,谁见过?”一个活了一千多天,经过了三个冬天的蚁王对儿子说道。
“你就老爱琢磨这些希奇古怪的问题,告诉你,谣传所说的人,大概就是屎壳郎吧,我曾经见过的,它长的很大,披着厚厚的,坚硬无比的铠甲,一使劲能滚动一座山。它居住的家又大又深,那年,我在一座山上玩,就听轰的一声,那座山就被它滚到了那黑黑的洞里,当时我差点被它吃掉,真是九死一生啊,幸亏我命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逃了出来。”老蚁王再一次不无自豪地又提起那段往事。
“得了,快去干活吧,快下雨了,多准备点吃的,告诉它们把那个死苍蝇搬进来,把洞再挖深点,把大门封好。”老蚁王吩咐道。

这是一户平常的农家。
夕阳西下,鸟归巢,鸡进窝。一家人正在吃晚饭。
“爸爸,宇宙中有神吗?有那种大智大慧的神吗?”刚上小学二年级的儿子聪聪问道。
“哪有神,谁见过?别听他们瞎说,好好吃饭。”父亲漫不经心地说。“所谓的神就是人们想象的,人们把解释不了的自然现象,都说是神干的,纯粹是自欺欺人。”
“我春天栽的那棵果树,树根底下有一个大蚂蚁窝,明天你有工夫端盆水把它冲了,要不时间长了果树会被它们弄死的。”父亲吩咐道。

一家之主说的话,无意中被趴在地上的大黄狗听到了。第二天,大黄狗闲聊中把这话说给了鸭大姐,多嘴的鸭大姐很快把这话又告诉了小蜜蜂。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还真就小蜜蜂能和蚂蚁们沟通,平日它们处的关系也挺好。于是小蜜蜂很快就把这话通知了蚂蚁王。谁知蚂蚁王听后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只客气地说了一声“谢谢”,就自顾自地忙去了。

蜜蜂与蚁王的谈话被站在一旁的机灵鬼听到了,机灵鬼就赶紧催问父亲怎么办,蚂蚁王不耐烦地训道:“就你幼稚,啥话都信。我不早就跟你说了吗?哪有人哪?咱们家的北面不知哪来那么多的米粒,赶紧去抢点,去晚了被别的蚂蚁搬没了。”“还有,还得把窝挖得大一点,咱家又要添丁加口了。”

机灵鬼撞了一鼻子灰,气囔囔地去通知上面的吩咐。在搬米粒的过程中,它把刚才蜜蜂的话又讲给了几个要好的朋友,朋友们都犯嘀咕,最后一合计,蜜蜂阿姨的话虽然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以防万一,干脆咱们出去躲一躲吧,另觅安身之所,于是几个同伴在搬米粒的过程中就溜掉了。

蚂蚁王得到消息后气急败坏地说:“谁发现了它们马上通知我,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它们。”



又过了几天,又是吃晚饭的时候,儿子从书包里掏出一份传单,一边递给爸爸一边请功似地说:“果树下的蚂蚁窝今天被我端水冲掉了。”

“我今天在路上拣了份传单,有些字我不认识,爸爸念给我听听。”

爸爸接过来默默地看了起来,看完后把传单放在一边,还是默默地吃饭,儿子问了几句,也不做声。

一旁的妈妈把传单拿过来认真地看了起来,看完后跟儿子说:“这上面说,上一次人类是因为大洪水而毁掉的,诺亚方舟的事是真的,美国考古学家已经在一座山上发现了诺亚方舟。”

“这上还说,让人们记住真善忍,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人善良的本性,只要记住真善忍,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妈妈,我记住了真善忍,我一定会有个美好的未来吧?”

“会的,孩子,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