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来世的一条蚯蚓”(译文)


【明慧网2002年5月2日】一双苍老的、关节肿大扭曲的手伸进装着土的罐子。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一次又一次地把大鱼网撒向大海。今天,他要用一根小鱼杆和钩子钓鱼。他的父亲曾经常请求住在云层里的上帝让他满载而归。他注意到,不向上帝请求的几天捕鱼就会很困难。因为他长得非常瘦小,他发誓要保存他的体力,常向上帝请求。这一着很灵。哪怕是渔汛小年他也撒网捕鱼。这维持了他和他家人的生活。有时快一点,有时慢一点,他的鱼网里总会充满了活蹦乱跳、丰富多彩的海鲜。当他的邻居们的粮食和蔬菜欠收时,他总有富裕的去接济他们。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总是那么平平稳稳的。

他的儿子和闺女搬到城里去了,他挚爱的妻子两年前去世了。但他依然每天仰面望着天空和她说话,她好象也会回答他。他们一起欢笑。他并不孤独。

这时罐子里发出了抓爬声。他可能惊动了什么东西,可能是一只蜘蛛。他以前被蜘蛛咬过,不想再被咬一次。他把罐子举到眼睛跟前瞅了瞅,又放到耳朵边听听。突然一样东西朝着罐边的阴影蜿蜒地滑行,在一小土堆边停下。他用一根小树枝轻轻地把土拨开。

躺在湿漉漉的土里的是一条大大的、苍白的蚯蚓。它的头的颜色更淡,象脓一样。它的两边各有一只蟑螂,它们油光光的暗红色的壳在土堆中很显眼。它们冲着老人爬了起来。那条老蚯蚓抬起了头,盯着冲着罐子往里瞧的那张脸。

“这是什么?”老渔夫咕哝着。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蚯蚓学着他的样取笑他。
那只大一点的蟑螂用尖尖的刺耳的声音叫道:“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可能在太阳底下呆得太久了吧,老人暗想。他冲着罐子里说:“不知道。我是在和谁说话呢?”
两只蟑螂开始大声地列举蚯蚓的头衔。
大一点的蟑螂说:“它是一个头号大国的领导人。”
小一点的说:“在它的国家里它的权力很大。”
大一点的说:“所有的富人都要讨好它。”
小一点的说:“它给了有钱人许多特殊的好处。”
大一点的说:“它把武器对准它自己的国家和别国。”
蚯蚓尖叫道:“全世界都怕我。”
老者脸上的表情显出他认出了蚯蚓。
他问蟑螂:“这是不是我们年老的领袖?”
“对,对!你一定要表示出你的尊敬。你一个老蠢物,什么都不是。马上鞠躬。”
他答道:“你真的想让我把你的罐子给扔了吗?如果我一定要鞠躬的话,这罐子就会掉进水里。”
“不,不!”蟑螂们抗议道。
“那好吧。”他答道。“既然我能直接问你这个问题,你回答我。”
“什么问题。”蚯蚓不屑地撇撇嘴。
“你为什么杀了那么多人,又把那么多人关起来?他们都是你自己的百姓。为什么?”渔夫问道。
“(因为)他首先得爬到最高位置上,”小一点的蟑螂说道。
“然后他得守着那个位置,”大一点的蟑螂插话道。
一道光线投进来,暖洋洋地照着老蚯蚓,使它精神起来。它爬起来(靠着蟑螂的帮忙)大声宣布:“我靠的就是这个!我是唯一的,我是伟大的,我是谁都不怕的。”
“是这样。”渔夫哼了一下。
他随即将手伸进罐子里,抓起这条伟大的、亮光光的苍白的蚯蚓。他用一个快速老练的动作将它牢牢地穿到他的鱼钩上。蚯蚓一边尖叫着一边急剧地扭动着,但无济于事。随着鱼钩漂到布满泥沙的水底,它的叫声也听不见了。
两只蟑螂爬到罐子口叫道:“你好大的胆子!你有什么权力把它弄成那样?”
老渔夫轻蔑地瞧着它们。突然他的鱼杆咬线了。他把整个注意力转向上钩的鱼。那是一条斗士。他很熟练地将捕获物提到岸上。
“天哪,天哪。”两只蟑螂发出痛苦的声音。“为什么?天哪,你为什么把这么一个伟大的人物弄成这样?”
老渔夫笑了。他轻轻地回复道:“谁让它是一条蚯蚓呢?”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