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集体交流中共同提高


【明慧网2003年4月22日】集体交流是我们共同提高的一个很好环境。不同学员可能对法有不同的认识,存在不同的执著,碰到不同的问题。通过集体交流,使我们更加圆容地理解好法,更好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以前曾看到过其他地区集体交流的心得体会,在此也想与同修分享我们当地集体交流的一些心得。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1、抓住机会,不执著时间

我们办活动有的可能需要比较长的申请时间,如果对证实大法有好处,我们就应该做,有条件的就要去尝试,而不要执著于时间。时间过得很快,而且当我们有正念之后,也许事情本身会发生变化,突然申请过程就不需要了。有位学员她有一次经过一个图书馆,那图书馆有很多官员,媒体,当地民众去,但申请要等上半年。图书馆问她愿不愿意排队,她当时有点犹豫,但还是填了表。没想到一转眼半年就过去了,图书馆已经来了通知让她去办讲座。

2、正念讲真相,不抱有求之心

对常人讲真相的时候,我们不能抱任何有求之心。有时对常人讲真相时,当对方反应不好,往往容易有点感觉失望,即使表面上不表现出来。这是有求之心,也是对自己正念的不相信。师父说:“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你让它好它就会好;你无意让它好或心里不稳,就不容易正过来。也就是说正念要足。我真的在救度你们,我真的是告诉你真相,效果就会好。”(《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师父还说:“做得好与做得不好,那是大法弟子的事,世人他想选择什么,那是他的问题。”其实我们讲真相时,我们就已经在清除邪恶了,讲真相的效果不一定能在表面马上表现出来。如果我们只看当时的反应,那不成了“看不见的不承认,修炼界历来认为这种人悟性不好,被常人的假象迷住了”(《转法轮》)。讲清真相的过程非常重要,做好了能真正起到让世人得度的效果,我们不求常人中的任何东西,但真相讲清了,人们自然就会转变认识,这不是执著具体时期当中的结果而得来的。另外,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过程,需要耐心与善心。有的常人很恶,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也是因为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我们要做的就是尽我们的能力,能救度多少就尽量救度。

3、清楚自己的使命,不依赖常人

有时我们对政府讲真相,特别希望他们能讲出我们想听的话,希望他们支持我们,得到某种肯定,这样就等于忘记了自己的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把希望寄托于常人,不但效果可能不好,反而可能会造成障碍。一位同修讲真相,有一个常人很愿意听,他们成了朋友,但那常人的同事却不那么愿意接受。那同修想,也许这个明白真相的朋友能向他同事讲真相。但不几天这位朋友却被调离了那个岗位。他悟到自己不该有这个念头,应当是自己去把这件事做得更好,而不是有依赖常人的心。师父在费城讲法说到:“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也不应该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自然变化、外在的变化、常人社会的变化,或者是谁给我们的恩赐。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们尽量地对政府,其他团体讲清真相,但我们决不是在依赖他们。他们的任何做法是他们在为自己选择未来。对在政府官员、人权会议发生的不令人满意的事情,我们也要从自身找找原因,看有没有执著,看怎样能做得更好。师父说:“在讲真相中触动人根本问题的时候,同时感到大法弟子真是在救他的时候,我想人明白的一面就会表现出来。”(《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4、智慧讲真相,但不执著于常人中的现象

生活中的很多现象,都是我们讲真相可以借助的素材,非典型肺炎是最近讲真相的一个较好的切入点。以前有些人不太相信对法轮功的迫害,或觉得法轮功跟他们没关系,现在他们可以知道那些官员是怎样撒谎的,这种隐瞒又会造成怎样的切身后果。但我们讲真相时要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善,因为常人已经比较恐慌了,已经有人死于疫情,经济也遭受巨大的损失,我们不是在批评他们以前不听劝告,或者对他们的处境不以为然,甚至有其他不好的心,我们是真正地希望能帮助他们摆脱困境,救度他们。

对生活中的很多现象,我们也不能太执著,不能太依赖,否则,容易被钻空子,随便地用有时还会有反效果。战争也好,SARS也好,预言也好,那只是我们给常人的一点提示,是一个切入点。例如战争,很多常人,包括美国民众,可能并不支持,甚至反对,如果他误以为我们持某种立场观点,就可能在讲真相中造成障碍。很多预言都可能因为正法而被改变了,很多预言的事情不完全对,如果我们有时不慎重地用,反而可能让常人不相信我们说的。所以我们要看具体场合怎么用智慧恰到好处地讲真相。但不管碰到怎样的人,我们都可以让他们理解真善忍的好,去掉他们对我们的不好的想法,起来反对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这是我们的根本底线。其他的事情他爱怎么想,我们不去争执,我们对世间的事情没有立场。

5、破除常人的思维误区

中国人一想到跟官府有关的事情,就想到政治,我们应该让他们了解向政府请愿不是政治,而是公民的权利与责任。中国自古就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如果有不法官员迫害民众,杀人放火,当然应该用合法渠道制止。这怎么能用政治敷衍过去?人应该尊严地活着,在不公正的对待下,当然应该有说话的权利。我们没有任何其他目的,只是在反对迫害,捍卫作为人的最基本权利,最基本尊严。而且,现在邪恶迫害的是真善忍宇宙的原则,这不等于迫害每个人吗?打击人性最根本的东西吗?我们怎么能听之任之呢?

中国漫长的历史造成人们对统治者的洗脑自觉不自觉地认同。就象一个孩子,老爸一贯虐待他,他认为自己可以骂自己的老爸,但别人批评老爸时自己却会护着他。我们应该让人们明白,一个邪恶的统治者并不等于政府,邪恶的统治者更不等于民众。所以批评邪恶的统治者,不能等同于同时批评被其控制和压榨的民族和人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