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讲清真相与活传媒


【明慧网2003年4月9日】在正法的最后关键的时刻,急盼得救的生命众多。个人以为,我们在讲清真相时应充份运用大法弟子的智慧,最好能有像师父挥手之间就完成正法一样的气势,只要对方愿意看我们的传单或听我们讲,我们就可以在短时间达到讲清真相或抑制邪恶的效果。但是我发现在面对面、打电话,或是网路聊天等这一类与常人直接沟通的方式中,我们虽然花了很多的时间及心血对可贵的中国人讲清真相,可是效果经常是很有限的,也就是说我们经常没有得到他们的共鸣或认同,有时变成单方面的提供真相讯息而已,因此当谈话结束之后,他们对我们所讲的话,往往还是半信半疑,甚至是一头雾水或不敢苟同。

为什么会这样呢?讲清真相有这么难吗?可贵的中国人真的有那么难度化吗?

师父说:“但这样做旧有的一切都不会理解,但我做得到,不管理解不理解,救度要紧,破一切阻碍,力解万难。”(《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大法弟子是不是也应该要像师父一样,做到“破一切阻碍,力解万难”,进而更全面、有效的讲清真相呢?以下提出个人的看法与同修交流:

思想基点是为私、为我,就难以摆脱“讲真相”的框框。

个人以为,我们如果是以“看到自己的差距与不足”、“可以去掉自己的怕心”,或者是“能够跟上正法的进程”等等因素投入正法工作的行列,那么基本上还是离不开一个“私”字。从法理中理解,这种思想的根源是妒嫉心和争斗心。那么这种心态在具体做事时,就容易产生急躁的情绪、容易重量不重质,进而忽略了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的重要性,因此就算再苦、再累或做了再多的大法工作,可能也只是停留在“讲真相”的阶段而已。

反之,如果我们思想的基点是为了救渡众生的话。我们自然就会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要怎么样讲才能让他知道真相?要用什么方式才能让他听到真相以后就不再动摇、就不会在正法结束后被淘汰了?人的愿望是很主要的,在这种前提下,我们就会对众生的得救负责,也会以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去讲清真相。

正如师父所说:“人眼中看到的东西都是不变的,可是在神的眼中看这一切是变的。”(《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为我、为私的思想和常人是在同一层次的,要以常人的这一个层次,去改变人心、讲清真相就很难;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是佛、道、神的思想,思想层次提高以后,“一切尽在眼底了”,要讲清真相、救渡众生就容易多了。

二、没有一条主线去贯穿,“一会儿说东,一会儿说西”,就达不到好的效果。

在讲清真相过程中,当对方不理解或不愿意听时,大法弟子往往会一而再、再而三,锲而不舍的尽量救渡那些被谎言所蒙蔽的生命,可是我发现当对方愿意和我们对话时,我们因为心里没有准备一套使人信服的说词,就会使对方不容易理解和接受,也使得救渡众生的事受到严重的阻碍。

前一段时间,我太太花了一笔钱去听了几场的演讲,事后她认为值回票价、获益良多,也改变了她许多固有的观念。我们经常会发现对于自己朝夕相处的亲人都很难动摇他们,那么是什么力量能使一场演讲就可以改变一个人呢?个人以为,演讲除了提供与主题有关的资讯之外,说白了就是两字--“说服”。演讲人为了要使听众信服、接受他的观点,在上台演讲以前,就已经精心筹划一篇方方面面都考虑周全、无懈可击讲稿或说词了,也就是说他事前已经下了一番准备工夫了,所以结果才能使人改变固有的观念,才会有人不惜金钱和时间去听一场好的演讲。

这还是说服一般人就须要花费一番心血才能够达到目的,那么对于长期被谎言蒙蔽的可贵中国人讲清真相,我们能仅仅是提供真相的讯息,而不稍加“说服”吗?

三、从常人“似是而非、言不由衷、不讲信用”的话中超脱出来。

在讲清真相中还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对于对方的质疑,有时因为无法在短时间内做出适当的回应,也会使我们的努力功亏一篑。

师父说:“其实我告诉大家,你不要太重视常人说的话,很多常人是不理智的。……甚至于对他的亲人、恩人说话都是似是而非、言不由衷、不讲信用的,不为任何后果负责任的。所以你不要把它当回事,要救他就要叫其理智起来。”(《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我在警界服务,未修炼以前在外勤单位服务时,经常会捏造一些不实的案例,吓唬、吓唬当事人,使他说出有利于案情侦办方向的话来。也就是说,常人说的话不一定是真话,这时我们如果被对方的情绪或“似是而非、言不由衷、不讲信用”的话所带动,那不就象放弃主意识后,没有一条主线去贯穿,摸不着边际的一会儿这、一会儿那一样吗?

在对常人讲清真相时,除了较具代表性或会阻碍他看到真相的问题,我会有事先准备一套使对方能够“理智起来”的说法之外,其他无关紧要的问题,我的作法是一般不给予具体、正面的回答(甚至不予理会),尽量以“旁征博引”或带有一般性、普遍性的答覆,这样做不但有说服力,而且可以避免另有用意人故意挑我们话中的语病,或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具体、适当回答对方的问题,而影响了证实法的大事。所以对于对方的反应,我经常是给予简短的回答后,就继续进行“说服”了。

四、避免无意中讲高了,使对方产生抵触情绪,阻挡了他们得救的机会。

师父说:“你在讲清真相中,你超越一点人的道理的时候人就接受不了,所以你们在讲真相的时候,一定不能讲高。……尤其是有些政府官员,你去跟他讲这些,他是搞政治的,他满脑子都是政治,根本不会相信的,那不等于是你不但没救他还往下推了一把吗?是不是?”(《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江氏集团对大法的诬蔑、造谣与陷害,使许多的被蒙蔽的百姓误认为法轮功学员是因为痴迷、迷信,才会做出自焚、自杀及许许多多不好的事情来。如果这时我们再向他们谈到讲我们对高层次的认识或大法中超常的现象,对方可能就不相信了,这种心理就会形成一堵挡住他了解真相的墙,那么就算我们提供再多的真相讯息,讲得再好、再有哲理或逻辑性,对方可能也听不进去。

个人在警界经长期观察发现,警察因为接触的大部分是社会的黑暗面,对人性比较不信任,平时总会不自觉的怀着职业性的疑心与戒心去看待周遭的事物。所以我们如果对他们讲到佛、道、神等,他们经常就会变得不理智、态度强硬起来了,甚至好象被他抓到了什么把柄似的,破口大骂起来了。紧接着就陷入了“你们炼功的谁走出五行了,你们谁不在三界了”的质疑或争论中,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不但没救他还往下推了一把”呢?

五、“讲真相”与“讲清真相”之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师父说:“大法在国际上的形势他们看到了就会到国内去讲,跟他们的亲人、朋友去讲,他们就是个活传媒。”“另外一点啊,你救的那个中国人,他本身也会去说,也给他立功的机会,因为在这场迫害中人都犯了罪,都在这场迫害中推波助流了,助长了那个邪恶的气焰,所以呢,会给他赎罪机会。他们知道真相了也会到处去讲,那就是在赎罪了,所以大家尽量去做。”(《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在我的工作单位里,台面下或不适合公开谈论的消息往往传的特别快,可能一、二天就传开来了,大概不出一、两个礼拜就人人皆知了。同样的,如果我们能使知道真相的人再去告诉他们的亲朋好友,让真相就像当年大法在中国大陆洪传一样迅速传开来,那么得救的生命将会是多么的可观啊!我想也许镇压早就停止了。

那么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够使对方成为“活传媒”呢?怎么样才能给他有戴罪立功的机会呢?我认为前提是要其能相信我们所讲的话、所提供的讯息完全是真实的,才可以达到这个目的。如果他虽然表面相信我们的话,可是心里还有一丝丝的保留或怀疑,那么可能也只是他一个人或亲近少数几个人得到救渡而已,无法真正达到“活传媒”的效果。所以相同的时间,讲得不好可能不但没有救渡对方,反而推了他一把。讲得好,可能今天对一个人讲清真相,明天也许是二、三个人,后天五、六个人,就像一颗石头投到水面后涟漪所产生的扩散效应一样,一直传播下去。

个人以为,每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应该问问自己:我是在“讲真相”,还是在“讲清真相”?

以上是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