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文化的修炼内涵


【明慧网2003年4月23日】孔丘(公元前551~公元前479)字仲尼,世人尊称孔子,鲁国陬邑(zou yi,今山东曲阜)人。当若之世,周室道衰,礼崩乐坏,纪散纲乱,国异政,家殊俗,褒贬失实。为了挽救面临倾溃的世道,孔子深研《易经》之道与周朝之德,遵循《易经》的天地人之道,带领众弟子整理了《诗经》、《尚书》、《春秋》等典籍。孔子道深学广,一生弟子众多,不过孔子的志向是道,他教授弟子的是仁义等,弟子们觉得孔子说的德都是无法企及的高远,更何况“道”了。

孔子之道,庄重深沉。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弟子端木子贡喟然慨叹:“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论语·公冶长第五》)弟子冉求说:“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论语·雍也第六》)

而孔子所说的道,就是《易经》的道。今天我们所知道的儒家典籍,几乎全都不是孔子本人写的,弟子们自己去记录整理,留多少是多少,“述而不作”就是指的这件事情。真正孔子留下的文字是对《易经》的整理,就是我们今天知道的《彖》、《象》、《系辞》、《文言》、《序卦》、《说卦》、《杂卦》等七篇。如有机会,以后我们专文讨论儒家学说和《易经》的深刻联系。

孔子尚在的时候,弟子们就不能领略道德的真实内涵了,等到了孔子去世之后,弟子们所能言说的更是所剩无几。《汉书·艺文志》说:“当时弟子各有所记,孔子既卒,门人相互辑而论纂,故谓之《论语》。” 《论语》是一部语录体的散编文集,零星记录了孔子和弟子的一些言行。

尽管如此,《论语》仍然对中国的历史和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且其还影响了全世界。对亚洲周边国家的影响自不待言。十七、十八世纪欧洲大思想家莱布尼兹、歌德、堵哥、克斯奈等都曾极度推崇儒家文化。伏尔泰甚至提出“全盘华化”的主张,他认为人人都该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座右铭。罗伯斯庇尔把这八个字当作自由的道德标准和道德的最后界限写进《人权宣言》和《法兰西共和国宪法》。

儒家学说是根植于道德和修身的。

孔子曰:“君子怀德,小人怀土。”(《论语·里仁第四》)儒家弟子,首先就要按照君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孔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从,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 (《论语·述而第七》)当师父的,看到弟子们总是喜欢舍本逐末、浮游于表面的时候,都是十分忧心的。

我的理解,修德就是修炼。那么孔子这里说的德是怎么回事呢?孔子曰:”中庸之为德也,甚至矣乎!民鲜久矣。” (《论语·雍也第六》)按照中庸的做人标准来要求自己,就可以达到有德了。孔子还说了:“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礼记·中庸》也就是说,要达到有德,就要处理协调好和天、人、地的关系,敬鬼事神礼人。可能有人会反驳:孔子是不信鬼神的,根据是“子不语怪力乱神” (《论语·述而第七》)和“敬鬼神而远之”。 《论语·雍也第六》第一句话的正确句读应该是“子不语怪力、乱神”,用今天的话说就是那些狐黄白柳和跳大神的,这一点看看《礼记》就足够明白了。后一句话的关键在于“远”字,这个远字是祭祀的意思,同样意思的还有一句话,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论语·学而第一》)就是说丧礼和祭祀要严肃而且隆重。所以“敬鬼神而远之”的意思是对鬼神的敬意要用祭礼(祭祀)来表达。而且,这个“鬼”是先人灵魂的意思,并不是那些个乱七八糟的鬼魂。祭是一种礼节,就象过去的人互相见面了作个揖完全是一回事,只不过是对鬼神的方式跟对人的方式不同罢了。孔子不是还说了吗?“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跑到别人家的祠堂里磕头作揖,准是拍马屁攀高枝去了。

闻义则从,闻不善则改,这不就是向内找提高自己吗?还有,孔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论语·里仁第四》)趋善去恶,遇见什么事情都能想到看自己,即使不知道修炼是什么,那也无疑是“不修道已在道中了”。作为修炼人,我想我们都能够体会到,孔子为什么对弟子们担忧了,修身必须是扎扎实实地做到的,做不到就等于白学差不多了。

那么怎么算作好学呢?孔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论语·学而第一》)兢兢业业地跟随有道行的人,不断修正自己,才可以被称作是好学。学以致知,那么什么是“知”呢?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论语·雍也第六》)这压根儿就不是我们今天学习的那种知识。还有一句话,孔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论语·为政第二》)意思是能够不断悟道,能够不断提高自己的人,才可以有资格去做老师。仅仅是“满腹经纶”是根本不行的,那只是一个大书袋子罢了。

敏于事而慎于言,“三思而后行”(《论语·公冶长第五》)。说的话要先过脑子,这就是修口了。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先再三想一想,根据道德仁恕标准衡量衡量,这不就是修炼人的过滤自己的思想念头,排除私心杂念、后天观念对自己的干扰和带动吗?

很多人都用“春秋大义”、“微言大义”来奉承别人的文作。孔子之作《春秋》,皆是灾异之事而没有著其事应,盖慎之也。因为大道廖远,可不是单单为了给人启示的。君子见其变,则知天之所以谴告,恐惧自省内修而已。圣人慎而不言如此,而后世犹为曲说以妄意天,此其不可以传也。春秋大义,在所不言,在敬神畏天,在有自知之明。

总体上讲,《论语》等儒家典籍重点放在了教导弟子们敬天事神,如何从行为上符合做君子的标准,还讲了一些如何从行为上判断小人的依据,却没有具体讲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一方面这是人类道德标准下降造成的理解不了,一方面是因为以前真正修炼的东西不准这样留给人的,一方面是过去的修炼全都是副元神修炼。